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促消费还需加力!低基数下前2月社零总额大增33.8%,餐饮收入仍下降

徐芸茜 2021-3-17 13:22:19

本报记者 徐芸茜 北京报道

作为拉动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之一的消费,在今年开年表现如何呢?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称“社零总额”)69737亿元,同比增长33.8%;比2019年1-2月份增长6.4%,2020和2021两年平均增速为3.2%。

3月16日,商务部消费促进司负责人表示,消费市场呈现恢复性增长,实现良好开局。

事实上,对比历年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可以发现,今年69737亿元的绝对值,创下有数据以来同期最高纪录。

“去年由于疫情的冲击,经济受到明显影响,单从3月份复工复产以来,经济开始快速修复,增速逐季回升。在经济修复过程中,虽然社零增速回落,必需消费品与可选消费品高位平稳,但内部结构都出现了分化,涨跌互现较为明显,前期同涨迹象逐步消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消费的回补已经逼近常态。”中泰证券研究所政策组负责人、首席分析师杨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尽管前两月社零总额增速大涨,但还不能说消费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比如餐饮消费,两年平均下降2%。

对此,商务部消费促进司负责人表示,受疫情影响,流通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依然较多,居民消费仍受制约,促消费工作还需加力。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形势平稳向好,各项政策措施落地见效,预计后期消费市场总体将继续呈现恢复性增长态势。

前两月社零总额大增33.8%

由于去年的低基数因素,今年1-2月消费的涨幅显得更加强劲。

受疫情影响,去年前两月社零总额同比下降20.5%,而后逐月回升,8月份实现正增长之后一路快速增长,去年12月份实现了4.6%的正增长。

今年开局社零总额继续延续了去年的增长态势。具体来看,1至2月份,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30.7%,比2019年同期增长7.7%。其中,限额以上单位通信器材零售额比2019年同期增长20%以上,化妆品、金银珠宝、汽车零售额比2019年同期增长10%以上。春节黄金周期间,一些电商平台杀菌消毒电器、运动健身器材等绿色健康类商品销售同比增长80%以上;海南离岛免税店销售额超15亿元,比2019年春节翻了一番。

为方便人民群众采购年货,商务部会同相关部门举办了网上年货节(1月20日至2月18日),全国实现网络零售额9057.6亿元。1至2月份,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0.6%,占社零总额比重为20.7%。在外地工作人员与家乡亲人互寄年货特产成为时尚,1至2月份,全国快递业务量同比增长1倍。

此外,“就地过年”带火本地游、周边游、短途自驾游,春节期间,北京、上海等城市郊区住宿消费额同比增长两倍以上。电影市场红红火火,春节黄金周电影票房达78亿元,创下历史同期最高纪录,1至2月份,电影票房比2019年同期增长超7%。

不过,今年以来受疫情反复影响,社零总额虽然在绝对值上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速也达到33.8%的高水平,但还不能说消费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数据显示,按消费类型分,1-2月份,商品零售62651亿元,同比增长30.7%,两年平均增长3.8%;餐饮收入7085亿元,同比增长68.9%,两年平均下降2.0%。

在3月15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对此表示,1-2月份,商品零售两年平均增长3.8%,餐饮收入下降2%,说明餐饮消费还是受到局部地区的聚集性和散发性疫情影响,消费潜力尚未完全释放。

“主要是接触性消费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比如餐饮消费还是受到一定影响。”刘爱华说。

促消费下一步如何发力

恢复性快速增长态势,是商务部对今年消费形式的总体判断。

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表示,今年的消费应处于恢复性的快速增长态势。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传统消费要升级,新型消费要培育,消费平台要创新,消费环境要改善。

而上述商务部负责人也表示,今年前两个月,消费市场延续去年四季度以来的回升势头,由于去年基数较低,社零总额呈现大幅增长。但受疫情影响,流通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依然较多,居民消费仍受制约,促消费工作还需加力。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形势平稳向好,各项政策措施落地见效,预计后期消费市场总体将继续呈现恢复性增长态势。

让百姓消费意愿增加就离不开消费能力的支撑,敢消费、能消费的背后是收入的增长、民生的保障。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充分挖掘国内市场潜力。在论及“稳定和扩大消费”时,李克强提到“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稳步提高消费能力,改善消费环境,让居民能消费、愿消费,以促进民生改善和经济发展”。

对此,商务部提出了四大举措。首先,传统消费要升级。传统消费“四大金刚”——家电、家居、餐饮、汽车,占整个社零总额的1/4。如新能源汽车,消费增长很快,一些地方逐步有序取消对购买的行政性限制,将会释放出消费潜力;又如家电,特别是节能降耗、绿色环保家电,也有很大的市场;再如农村水电条件改善了,家电市场在逐步扩大。

其次,新型消费要培育。疫情期间迸发出很多新型消费。网上消费占了社零总额1/4,且增速很快。新型消费生机勃勃、层出不穷。“我们要鼓励这些消费,培育这些消费。现在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我们希望通过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以及跨界融合,使新型消费能够带动消费、扩大消费。”王文涛说。

此外,消费平台要创新。就城市来说,要创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有些城市的步行街在提升改造,还有一些城市在打造特色商圈,鼓励建设“15分钟便民生活圈”。一方面是方便老百姓,更重要的是能够使消费下沉,解决消费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最后是消费环境的改善,尤其是消费网络要健全。这不仅涉及到商业网络,还涉及到流通网络。以农村为例,农村消费是个大市场,但面临着很多痛点和堵点,下一步要在农村消费方面发力,如乡镇要建立商贸中心,电商要全覆盖,使老百姓买得方便、买得放心、买得安全。对此,商务部将出台相关政策,运用市场化方式,鼓励和引导商贸流通企业下沉服务农村,扩大农村消费。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