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拜登或推3万亿美元基建计划 热钱是否会向我国大规模流动?

张智 2021-3-24 14:52:40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2月底,美国通过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救济法案,这是疫情暴发至今美国第三次开闸“放水”;水声未落,又被曝出拜登政府将筹备3万亿美元的“大基建”刺激方案。

当前,美国“放水”的金额已达5.7万亿美元,财政扩张规模与速度空前,财政赤字与债务规模创和平时期最高水平。国际金融协会(IIF)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美国政府债务规模近27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达128.6%,为有统计以来最高水平。预计2021年,在不增加其他可能支出的情形下,美国预算赤字将达2.3万亿美元。

与高额的赤字相对应,是美国以放水拉动经济的决心。

“由于实施了较大的财政刺激,美国在经济复苏中也有不错表现。拜登政府上台之后,特朗普政府的零和观念会转向双赢理念,所以人们对研发、投资、市场和国家的关系、教育不平等等问题有更为平衡的看法,这有利于经济增长。”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表示。

而此次拜登政府加大基础设施投入的经济计划,可以说是酝酿已久。分析人士指出,从美国第二大州得克萨斯州受暴雪侵袭,连续多日停电、停水、停网,不难看出美国落后的基建水平。

“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其他国家就会吃掉我们的午餐,我们必须加大力度。”拜登表示。

不过,中泰证券宏观经济首席分析师陈兴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刺激政策对美国经济复苏有点隔靴搔痒,同时,对应着大基建计划,拜登政府的加税计划也在酝酿中,这和历史情况相同。

当前,美元通胀已不可避免,接下来,美国怎样应对,才是重中之重。

大基建开启?

基建一向是拉动经济的有效手段。

一位知情人士称,拜登的财政刺激,旨在提振经济、削减碳排放、缩小贫富差距、提高劳动力素质,其中包括一项规模庞大的基础设施方案,有将近1万亿美元投入修建路桥、铁路、港口、电动汽车充电站、改进电网和其他电力行业设施。

一个背景是,美国的基础设施都起步较早,至今不少都老化或破旧了。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2021年发布的基础设施报告卡显示,美国43%的公共道路状况不佳或一般,61.7万座桥梁中的42%至少已有50年历史。

“新的基建方案总金额看似很高,但由于它覆盖的年限长达10年,因此每年平摊的金额并不高,每年2000亿美元-4000亿美元只相当于美国GDP的1%-2%。”摩根大通研报显示。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希尔曼也表示,基建不仅可以支撑起受创的美国经济,还将确保未来对中国的竞争力。在这场竞争中,经济和科技实力可能与军事实力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

尽管白宫相关人士已经出来“辟谣”,但多次印钞已经让美国民众的精神紧绷,对美国的通胀预期不断走高,甚至引发了全球市场的大幅动荡。

对于无休止的印钞导致的通胀预期升高,希尔曼认为,通胀压力在一些强大经济体中具有潜在的双赢效果,未来两到三年可以关注通货膨胀的问题,但并不需要过于担心,可以利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促进经济健康发展。

不过,美国财政政策过度扩张也可能将带来挤压效应。2021年以来,美国财政刺激计划规模将达2.8万亿美元,约占实际GDP规模的14.7%,远高于未来两年产出缺口总和的7.6% 。国会预算办公室(CBO)估计,2021年美国需要通过财政刺激填补的产出缺口约为600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财政缺口的问题只能通过发债来解决。当前,美国已经形成经常性账户赤字,在过去的几十年,美国基本都是保持2%-3%的比例。

但上述知情人士也警告,拜登要在增收、经济复苏、抗疫等多项任务中取得平衡,几项任务有时并不能并驾齐驱,要警惕在关注一项时,另一项的坍塌。

牵手共赢

对中国来说,美元放水,一方面将影响到汇率;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市场更稳定,大量热钱涌入。

数据显示,2020年,在全球资金流动总量减少超过40%的背景下,中国吸引了1630亿美元的外国资金流入,同比增长了4%,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投资国;今年1-2月份,中国实际利用外资分别为135亿美元、126亿美元,同比增加超过30%,其中2月同比增加近90%。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对此表示,中国需要在开放市场和防范潜在金融风险之间取得平衡,要鼓励正常的跨境资本流动,遏制大规模的外国资本流动。

不过,陈兴也表示,在本轮经济复苏中,中国货币政策调整和利率走势都领先美国。加上我国美元储备充足,美国各项政策对我国影响有限。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提出,世界上工业和科技大国之间、中美之间,积极的合作关系至关重要。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和科技在许多国家的迅猛发展,更突出了加强合作的意义及其重要性。

“中美两国要意识到竞争是不可避免的,采取建设性办法解决矛盾。美国自身在政治和经济发展上有强大的韧性,在创新等方面有独特的优势,但同时也应该意识到,美方无法改变中国的政治和经济体系,应该多关注中国的经济体系和贸易取得的进展。未来很长的时间里,中美都是世界上领先的国家,建设性的对话十分必要,需要两国彼此都在双边和多边问题上作出贡献,管理好各自的问题,并反思各自的行为,以包容和理解推动双边关系的实质性改善。”基辛格表示。

在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看来,中美两国的合作需要从国际体系和国际层面的角度出发,两国需要思考如何处理技术领域的竞争,尤其是新兴技术规则的制定。此外,中美需要思考如何共同维护和改善现有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避免基于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思维来推进国际秩序的构建。

“美国应该重新审视特朗普对华政策,如果拜登政府不改弦更张,反而把特朗普政策用来跟中国讨价还价,说明美国没有合作的诚意,特朗普的政策决不能成为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起点。”吴心伯表示。

在美国科恩集团董事长科恩看来,政治取决于谁能够设下好的基调,两国前任及现任领导人都有义务,为中美关系铺垫下良好的基调,促进两国在多领域的合作。让世界更加安全,更加繁荣,让老百姓能够生活得更好,这是两国要共同促进的目标。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