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心智障碍者就业的福音:支持性就业服务为需求方和就业对象搭建桥梁

文梅 陈柯宇 2021-3-25 17:49:37

魏来分享自己的工作经历

本报记者 文梅 见习记者 陈柯宇 北京报道

28岁的魏来是一名心智障碍者,目前在一家咖啡馆工作,她在这里有稳定的工资,也能记住常来喝咖啡的客人有哪些喜好。

参加工作后,她的生活发生了一系列欣喜的改变,不仅交到了许多新朋友,家庭生活也发生了一系列变化。“现在我爸妈比起前几年轻松快乐很多。平时爸爸有时间搞自己的收藏、妈妈也有时间游泳、学跳舞。我今年的目标是准备要个宝宝,等宝宝生完,我还想继续回咖啡厅工作。工作是我最快乐的事。” 她说。

这背后,是北京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的一支就业辅导员团队5年间持续不断的支持。但也有很多心智障碍者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幸运”的人生。

根据官方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约有1200万至2000万心智障碍者,他们在沟通表达、学习能力和社会互动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障碍。尤其是在2020年疫情的冲击下,心智障碍者就业探索经受挑战。

在此背景下,3月23日,好公益平台与北京市晓更助残基金会联合主办了主题为“疫情下心智障碍者就业服务现状、挑战和未来”的媒体研讨会,探究疫情影响之下心智障碍者就业的选择和出路。

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副理事长、重庆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许家成认为,一个企业如果能做到接纳心智障碍人士就业,一定是企业高层与一线员工都对做好这件事充满了信心和决心,且企业在接纳心智障碍者就业的过程中,非常需要专业的就业辅导员的陪伴和支持。

支持性就业为企业输送适合的人才

心智障碍者主要包括智力发育迟缓、自闭症谱系障碍、唐氏综合症,以及脑瘫癫痫等伴有智力发育障碍的人群,是一个比较多元的障碍人群。

一直以来,心智障碍者就业面临着多重困难与挑战。一方面,心智障碍群体就业需求不断增长。随着适龄青年人数逐渐增加,越来越多的心智障碍者家庭提出通过就业使孩子减少对家庭依赖、融入正常社会生活的需求;另一方面,社会普遍存在对心智障碍者劳动能力的低估,认为心智障碍者认知能力较其他障碍类型人士更低,有刻板行为和沟通障碍等,造成大量适龄心智障碍青年赋闲在家。

虽然国家在“十三五”期间出台了与残疾人就业相关的政策,现实中用人单位缺乏接纳心智障碍就业的经验,普通就业岗位与心智障碍者能力无法快速匹配,行业内辅助支持人员数量奇缺,政府对用工单位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税收要求严格等问题,成为心智障碍者就业探索之路上的一个个障碍。

晓更基金会理事长、融爱融乐总干事李红指出,系统性改善促进心智障碍者的就业,需要整个社会从“投资”未来和权利保障的角度“双管齐下”,系统发展以就业为导向的职业衔接教育体系;采取系统建立信息反馈和监察督导,减少、杜绝“挂靠式”假就业等措施,切实推进残疾人特别是就业困难的心智障碍者的就业及社会参与。

李红谈道,我们看到很多地区就业比例在上升,但这可能是一个残疾症就业,而不是真正的残疾人就业。从企业端来说,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越来越多企业无论出于法律责任还是社会责任,愿意开放机会给包括心智障碍者在内的广泛障碍群体。但是,面对不太熟悉的心智障碍群体,企业看不到他们的优势是什么,同时也缺少一个社会支持策略协助心智障碍者稳定就业。支持性就业,可以让需求方和就业对象更好的产生链接。

据了解,支持性就业首先是开放的融合就业,其次是实现了稳定的、真实的就业。就业辅导员的角色非常关键,支持面向两方:一是要面向就业服务对象去提升就业能力和满足岗位的能力和需求;二是需要面向雇主提供支持,比如协助企业内和这个心智障碍者产生联系的部门主管、同事,即企业内的自然支持者,了解如何与心智障碍者互动。

“系统性改善促进心智障碍者的就业,需要整个社会从‘投资’未来和权利保障的角度‘双管齐下’,系统发展以就业为导向的职业衔接教育体系;采取系统建立信息反馈和监察督导,减少、杜绝‘挂靠式’假就业等措施,切实推进残疾人特别是就业困难的心智障碍者的就业及社会参与。”李红说。

心智障碍者融合就业服务将迎重大机遇

疫情期间,国家民政部出台了一系列针对残障人士及其他弱势群体的社区救助保障制度。许家成认为,针对残障人士的服务重心将从“康复模式”转变为“社会支持模式”,既“社区化服务”有机会成为社区基层服务工作的重点之一。这意味着,后疫情时代的心智障碍者融合就业服务将会迎来重大的机遇。

李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心智障碍者者的就业仍然以技术含量不高、重复性的简单劳动为主,洗车、烘焙、酒店服务、超市零售等行业是他们的首选。高功能自闭症障碍者占据少数,他们的智力水平与常人无异,但在社交等其它方面可能存在一些障碍,就业需求就更高一些,要找到适合他的岗位便面临着更多挑战。”

尽管存在这样的现状,许家成认为,就业是每个心智障碍者都有的权利,这与他们本身的能力无关。“既然你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宪法》便保护了你所有的权利,同时《残疾人保障法》给你做提供了一个额外的保障。在这种情况下,支持模式可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视野。”

来自北京易车生活汽车服务连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超讲述了易车及易车与融爱融乐的合作,分享了他们在5年内接纳超过11位心智障碍员工就业的故事。2016年开始至今,从最初的怀疑、担忧到发现心智障碍人士的独有优势——关注力强、热爱工作、与同事容易相处......几年下来,王超得出的结论是:企业接纳心智障碍员工并不难。

凯茜于2016年1月16日加入易车生活,是易车生活的第一批青年就业者。最开始,凯茜只会擦轮毂,但后来他已经完全可以独立承担包含18个步骤的全车流程。甚至在新员工到岗之后,他还会承担一部分培训和互动的工作。王超评价道:“我们要求他擦五遍,他就一定不会少擦一遍,凯茜每天下班的时候会主动把垃圾带走,而且从来不迟到,是我们团队里面最稳定、最任劳任怨的一位老员工。”

对于保障心智障碍者的就业权利,李红对本报记者说:“希望国家在保障心智障碍者就业问题上,能够投入更多资源,更加重视就业辅导员这个角色。同时政府部门也可以通过像我们这样的社会组织,加大对我们采购服务的扶持力度。”

许家成则认为,针对心智障碍家庭的线上服务课程在疫情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将会促使一线城市中有实操经验的服务机构和专业督导,通过网络为全国其他地区的心智障碍者、家长、就业辅导员等专业热提供科普、培训和督导支持,从自主生活、融合教育以及支持性就业等方面让心智障碍者和家长都获得线上+线下更丰富、优质的服务和信息。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