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苏伊士运河被堵死的48小时:323万吨油船滞留海上,仍有船舶不断往里开

张智 2021-3-25 21:06:08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谁都没想到,仅仅一艘货轮的搁浅,就能给繁忙的国际航运带来一场重磅打击。

3月23日,台湾长荣海运集装箱船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在河口南端6海里处遭遇沙尘暴和大风,造成船身偏离航道并搁浅,猝不及防地将最繁忙的苏伊士运河堵死,造成运河双向大堵塞。

苏伊士运河对于世界集装箱贸易影响重大,连接的是全球多个经济重心,是全球贸易的动脉节点。若苏伊士运河长时间堵塞不能恢复,对于贸易的影响巨大。

据航运大数据亿海蓝(北京)数据技术股份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11点,苏伊士运河共有156条船正在排队中,其中运河北部44条、中部32条、南部80条;到了14点,拥堵进一步扩大,已经有165条船被迫排队,其中运河北部49条、南部84条,均较此前有所增长。

“目前看还没有大规模改道的,港外锚地船舶现在越压越多了。”亿海蓝一位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拥堵的船中,共有26艘油船、20艘化学品成品油两用船,大多为满载,合计载重388万吨,其中油船合计载重323万吨。受此影响,暴跌的国际油价应声而涨,给大宗商品市场再添了一抹不确定性。

不过,越是焦虑,进展越慢。尽管当地已经尽力清淤解救搁浅船只,但船讯网最新状态显示,至北京时间3月25日下午,船舶搁浅48小时后,该艘船仍然保持静止状态,船首向仍然没有改变,这意味着船的救援工作仍然没有成功。

被堵死的运河

苏伊士运河位于埃及境内,北起塞得港,南至苏伊士城,是连接地中海与红海、贯通欧亚非三大洲的重要国际海运航道,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运河。各类船舶从其中穿梭而过,运输各种货物,形成了繁荣的海运市场。如今,通过运河的船舶接近1.9万艘,平均每天51.5艘,净吨位11.7亿吨,全世界22%的集装箱从苏伊士运河通过,约占全球贸易的10%。

也是因此,当苏伊士运河骤然堵死,最繁忙的海运航线被迫中断,对海运市场冲击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苏伊士运河全长19.5千米,扩建后宽313米,深24米,最大通航吨位达到21万吨,一般的轮船根本无法把苏伊士运河阻塞住。但此次长荣集团旗下的“Ever given”号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之一,吨位达到20万吨,整艘货轮总长度大约为400米。搁浅之后,该船几乎是横亘在运河两岸,船头和船尾都已经搁浅,船首楔入一岸,从而“卡死”了整条双向航线。

据了解,埃及方面已经采取了拖引船牵引、挖掘船挖掘河道、试图让船头调整角度等多种方法,但都不见成效。当前,货轮甲板上堆叠的集装箱至少有9层楼高,如果一直无法将船清走,救援人员可能需要卸载船上的集装箱、抽走船上的压舱水和燃料,以减轻船体重量。一旦陷入这样的境地,就需要使用直升机将集装箱逐一卸载,时间将被大大延长。

按照此前相关埃及官员的说法,拖船的援助行动可能需要耗时两天。而不少海运专家表示,此次搁浅事件或许需要几天时间乃至数周来处理。但无论是几天,拥堵将大概率会继续增加。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马士基对此表示,旗下有7艘货轮受运河堵塞影响,其中4艘被堵在河道里,其余的还在排队等待进入河道。

亿海蓝提供给《华夏时报》的数据显示,当前,拥堵在苏伊士运河两侧的船舶没有明显的大规模改道现象,甚至整个红海,还有多艘船舶往里开。仅仅是3月25日中午3个小时时间,排队的船舶就增加了9条。

将引发连锁反应

作为全球至关重要的海运路线,苏伊士运河的阻塞,可能对全球石油市场造成连锁反应。数据显示,受苏伊士运河被堵影响,油价波动明显。

3月24日,布伦特原油期货收报每桶64.1美元,上涨3.66美元,涨幅逾6%;美国原油期货收报每桶60.86美元,涨幅3.46%,主力合约均创去年11月9日以来最大收盘涨幅。

按照亿海蓝数据显示,截至3月25日,合计有323万吨运量的油船被迫排队,等待运河重新畅通。

此外,液化天然气运输船也有6艘陷入拥堵,合计载重59万吨;液化石油气船9艘,合计载重37万吨。

在分析师看来,如果阻塞得不到解决,对美国来说是雪上加霜。此前得克萨斯州寒潮导致石油产量急剧下降,美国正需要大量的进口石油和天然气补充供应,加上天气转暖,疫情好转,人们驾车出行的频率有所增加,也带动了石油需求量上涨。如果因为拥堵导致原油供应不足,美国汽油价格可能再次飙升。依赖苏伊士运输中东石油的欧美炼油商可能被迫寻找替代供应渠道,比如绕道南非航行,但这将大幅增加运输时间和成本,有可能推高油价。

除了油价,散杂货也受到深远影响。亿海蓝的数据显示,当前,共有56艘散杂货船舶和35艘集装箱货船拥堵,合计载重共计795万吨。按照分析师预计,这些散杂货中,大概率包含着产业链上各个环节所需的物资,比如食品、家具、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以及当今正极度缺乏的芯片及涨势凶猛的大宗商品。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下半年,亚洲港口集装箱“一箱难求”,成千上万的空集装箱滞留在了欧洲和美国,直到今年才有所缓解。此次苏伊士运河拥堵,可能会使得集装箱短缺的情况再次上演。

全球产业链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便延迟仅仅两天,也会使供应链短暂中断,导致货物交付延迟。但现在看来,什么时候能清理走这个庞然大物,保障通航,时间还不能确定。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