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睿智医药的烦恼:净利润止步不前,董事长上任俩月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王瑜 于娜 2021-3-26 18:21:15

本报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3月17日,睿智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Z:300149,以下简称睿智医药)发布公告披露,董事长胡瑞连卷入其个人投资的吉林吉福参生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林吉福参)股权纠纷,涉嫌职务侵占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一时间舆论哗然。胡瑞连今年1月22日刚刚履新公司董事长职务。据天眼查显示,在任职睿智医药董事长期间,胡瑞连还兼任吉林吉福参董事长等一众企业的高管职务。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徐化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法有关于竞业禁止的规定,禁止董监高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任职公司同类业务,以防止利益冲突,但是非同类业务不受限制。也就是说,只要当事人达成一致,董监高也可以任职其他非同类企业的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睿智医药曾两度更名,之前名称为量子生物和量子高科。更名前公司主营业务是益生元产品,收购上海睿智后,开始发力CXO业务。但是从净利润来看,高景气度的CXO赛道似乎并未给睿智医药的业绩带来显著效果,2019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13.75%,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净利润与2019年持平。

业内人士表示,CXO行业二八效应明显,未来小型CXO企业在接单和议价能力上都处于弱势地位。

董事长涉嫌职务侵占

天眼查显示,胡瑞连为吉林吉福参的董事长兼法人。胡瑞连所涉具体案件目前还未披露。《华夏时报》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最近一次关于吉林吉福参的裁判文书是2020年11月发布,关于吉林吉福参公司与股东王玉良出资纠纷的再审裁定书。吉林吉福参公司对王玉良、马质朴的股东出资情况提出异议。而法院驳回吉林吉福参的再审申请。吉林吉福参与王玉良、马质朴“结怨已久”,该公司自2013年起就与王、马二人因一笔3250万元的担保合同进行长达6年的诉讼。

胡瑞连的案件目前还未有进一步披露,关于对上市公司的影响,睿智医药回应称,胡瑞连所涉事项与上市公司及下属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无关,上市公司及下属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不涉及需要承担责任的情形。目前董事长职务由公司董事、总经理曾宪维代为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曾宪经。

公告发布的次日,睿智医药股价重挫9.02%,报收11.60元/股。

净利润增长缓慢

值得注意的是,睿智医药曾两度更名,最早的名称为量子高科。

量子高科于2010年上市,当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益生元类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8年5月,量子高科收购CXO企业上海睿智,开始向生物医药方向发展,因此先后更名为量子生物、睿智医药。

睿智医药的主营业务分为两大部分:上海睿智的CXO业务和公司本身的微生态营养及医疗业务。2019年报显示,睿智医药整体营收13.28亿元,同比上涨33.19%,但是净利润仅为1.39亿元,同比下降13.75%。

其中,微生态营养及医疗业务受下游保健品行业需求下降的影响,收入下降20.38%。上海睿智的CXO业务净利润为1.90亿元,同比上涨3.41%。尽管优于公司其他业务,但是与其他CXO企业相比,净利润差距却在放大。以泰格医药为例,2019年净利润为8.42亿元,同比上涨78%。

上海睿智成立于2002年,属于早期布局CXO的企业之一。而目前市值排名靠前的CXO企业药明康德成立于2000年,泰格医药成立于2004年。

尽管成立时间较早,但是上海睿智这几年的发展速度却明显慢于一些同期企业。2020年正是CXO突飞猛进的窗口期,昭衍新药2020年净利润同比上升67%,美迪西净利润同比上升94%,头部企业药明康德净利润同比上升59%。睿智医药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净利润保持不变仍为1.39亿元。

高景气度的CXO赛道,似乎并没有给睿智医药净利润带来大的变化。而上一任董事长的关联方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还让这家企业屡收深交所关注函。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除了对睿智医药下发关注函以外,还对上一任董事长,及董事长母亲和妻子下发监管函,要求他们对关联方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此外,2020年8月,睿智医药向证监会提交了H股上市申请,不到半年时间,因为市场原因和公司发展规划,终止了H股发行事项。而如今,昭衍新药已经成为第四家A+H两地上市的CXO企业。

对于市值仅60亿的睿智医药而言,亟需在竞争激烈的CXO赛道上加速奔跑,而新任董事长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给公司发展再添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