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柠檬微趣二闯IPO折戟彻底“消消乐”,招商证券陪考“复读生”频失利 | IPO撤回之谜

王兆寰 2021-3-26 21:00:26

本报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近日,A股IPO现场检查中高比例撤回申报材料的消息持续发酵,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一句“并不是说这些企业问题有多大,更不是因为做假账撤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令市场的焦点再次聚焦券商,这一IPO环节的关键人物。

据同花顺iFinD统计,截至3月25日,今年的注册制IPO撤回与终止的企业有75家,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华泰联合等第一梯队的头部券商较多,平均超过5家。同时,以招商证券、国信证券等为代表的中型券商家数也达到4家以上,对于本就投行业务占比不大的他们,业务承压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撤回并终止的企业中,出现了不少IPO“复读生”,二次冲击上市却再次折戟,其中就包括以《宾果消消消》为核心产品的游戏企业柠檬微趣。

《华夏时报》记者最新获悉,由于A股的IPO上市材料审核趋严引发大批企业撤回并终止审核。一些着急的企业考虑去港股上市。目前,港股上市的通道已经出现拥挤排队现象,而从事港股IPO的中介机构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基于产能有限,一些券商港股IPO辅导的档期已经排到两个月以后。

同时,有消息人士透露,制度建设提上日程。上交所对于拟登陆科创板的生物医药、硬科技等行业的上市标准细则正在密集制定中,拟上市企业将会更加有据可循。

微信图片_20210326191716.jpg

微信图片_20210326191720.jpg

撤回为稳妥操作

面对IPO大面积撤回,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无论对于监管层还是IPO链条的各个环节,都应引起高度重视。

易会满日前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上直言,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从核准制到注册制,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角色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的首要目标是提高发行人上市的“可批性”,也就是要获得审核通过;现在应该是要保证发行人的“可投性”,也就是能为投资者提供更有价值的标的,这对“看门人”的要求实际上更高了。

易会满指出,目前情况来看,不少中介机构尚未真正具备与注册制相匹配的理念、组织和能力,还在“穿新鞋走老路”。

和诚咨询研究总监顾成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的IPO撤回导致的终止,只是一个短暂的现象。表面上,是注册制下IPO材料审核现场引发的监管趋严,实际上是上市企业和保荐机构还没有完全适应中国特色的注册制到底是何种模样。特别是券商并没有吃透相关规则,申报与监管要在一个水平。

顾成建认为,注册制不意味着放水和带病上市,一些企业自身的问题,特别是在第五套标准下的相关信息披露一定要完备,要主动发现问题,主动披露。注册制上市没有那么简单,信披要求是重中之重,不能着急。

在顾成建看来,对于IPO撤回,不用那么紧张,当各方都适应了,注册制下的IPO就会进入一个正常的状态。

一位刚撤回材料终止科创板上市审核的企业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因为监管对于注册制材料审查趋严。所以先暂时撤回材料,同时因为准备材料需要一段时间,因此终止审查。待材料完善后再进一步申报IPO,并不是就此不上市了,毕竟准备IPO是整个全公司都在努力的事情。企业本身没有问题,保荐机构也建议先撤回,随后可以再次申报。

“撤回终止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如果出现问题,需要配合监管层检查和完善。本来人手就有限,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确实耗不起,而且还要面对可能被处罚的风险。”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先撤回,慢慢改。对于新项目,从源头上加强就没问题了。

非头部券商承压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面对IPO撤回的企业中,中信证券、中信建投等头部券商保荐的较多。这被业内人士解读为,反正项目很多,撤回对头部券商的投行业务影响不大。不过,对于一些中小券商而言,影响还是存在的。

据同花顺iFinD统计,在2020年券商主承销商承销收入排名中,首发市场份额排行榜的前十名中,“三中一华”,即中信建投、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华泰证券位居前四位置,随后是海通证券、申万宏源、中银证券、国泰君安、国金证券、招商证券。而在此次撤回中,招商证券达4家,市场份额为2.36%。

可以看到,从招商证券2020年三季报看出,在收入结构上,招商证券的经纪业务占比最高,达到29%;其次为自营业务占比27%;其他业务收入占比20%,利息净收入占比12%,投行、资管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8%和4%。

据同花顺iFinD统计,今年由招商证券作为保荐机构的企业有4家IPO材料撤回并终止审查,包括上海拓璞数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恒伦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柠檬微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齐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中,柠檬微趣和上海拓璞均为第二次冲击IPO。

2016年,凭借《宾果消消消》闯出一片天的柠檬微趣首先选择了新三板,在登陆新三板不久之后,柠檬微趣开始朝创业板发起冲击。此次创业板上市未果,市场认为公司的基本面存在较大风险。柠檬微趣最大的问题无疑是产品集中度较高的风险。

在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宾果消消消》一款游戏产品,2017 年度、2018 年度、2019 年度和 2020 年1-6月,该款游戏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96.49%、74.43%、88.92%和95.17%。

同时,公司营业收入呈下滑趋势。2017 年度、2018 年度、2019 年度和 2020 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 38762.06 万元、33241.56 万元、34828.31 万元和 11223.15 万元。

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公司核心产品《宾果消消消》活跃用户数量有所下降。如果公司不能持续保持核心产品的吸引力,或推出受玩家喜爱的新款游戏,并取得良好的市场经营表现,则公司未来的经营业绩将存在下滑的风险。

对于此次IPO撤回并终止的原因是什么?公司的经营风险还是上市材料出现瑕疵?作为保荐机构招商证券是否存在瑕疵,未来是否有再次冲击IPO的计划?

《华夏时报》记者向柠檬微趣发送电子采访函,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得相关回复。 

“对于柠檬微趣等游戏企业的IPO又是另一个问题,前几年监管层对于影视、娱乐、游戏等行业的企业上市收紧,目前企业们觉得注册制到来,希望借势赶紧上,但是审查材料和信息要求更严了,所以出现了撤回。”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如是说。

作为保荐机构,招商证券在选择辅导企业的时候以什么指标作为考量?具体的标准如何?公司致力于在投行业务开启新的篇章,2021年,在注册制全面推进之时,投行业务未来的战略与规划如何?

《华夏时报》记者向招商证券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