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一个月撤回三家IPO申请,江苏“券业老二”保荐能力遭质疑,任泽平“空降”能否挽回颜面

包雨珊 陈锋 2021-3-26 21:46:29

见习记者 包雨珊 本报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推行全面注册制的背景下,IPO出现“撤回潮”。开年以来就有78家企业因撤回IPO申请而终止审核,其中科创板、创业板撤回的IPO数量分别为29家和49家。IPO高回撤率背后,不仅公司谋求上市融资的道路遇阻,券商的执业质量也备受质疑。

作为江苏地区的“券业老二”、由苏州国资委持股27.05%的东吴证券,其所保荐的3家企业在一个月内都撤回了在创业板IPO的材料。

这3家公司中有两家来自江苏本地,另一家来自浙江。

@9PV~I)07(_(AU%83FNF9UF.png

两家抽中现场检查后撤回IPO

据同花顺iFinD统计数据显示,东吴证券年内所保荐的3家IPO公司,即江苏恒兴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兴科技”)、江苏镇江建筑科学研究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建科集团”)和华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缘新材”)都在一个月内撤回了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

资料显示,恒兴科技主营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依托上游石油化工等大宗化工产品为原料,围绕有机酮、有机酸和有机酯产业链进行布局。恒兴科技原计划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4000万股,不低于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其中,拟募集资金10亿元,全部用于27万吨/年饲料添加剂、食品添加剂和环保型溶剂项目。

《华夏时报》记者就IPO撤回原因、毛利率增长等问题致电并向恒兴科技发去采访函,接通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不甚了解。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收到具体的回函。

而同样由东吴证券保荐又撤回IPO申请的华缘新材,主要从事玻纤复合材料及其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新型复合材料的专业供应商。

华缘新材原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发行不超过2386.666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原拟募集资金2.89亿元,其中,1.36亿元用于玻纤产品生产线智能化升级及产能扩建项目,5560万元用于研发试验中心建设项目,3720万元用于营销与服务平台建设项目,6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7年-2019年,华缘新材实现营业收入2.85亿元、3.05亿元、3.51亿元;实现净利润3798.85万元、3618.87万元、5308.75万元。

撤回的第三家为建科集团,原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发行不超过19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3.96亿元,其中,1.36亿元用于检测中心综合能力提升建设项目,6557.97万元用于全过程工程咨询能力的提升,1.49亿元用于预制构件产能提升项目,45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不少企业是在监管现场督导或现场检查之前就主动撤回申请材料,不免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东吴证券保荐的恒兴科技和建科集团就是这样的情况,两家企业的IPO申请于去年12月被深交所受理,但在被抽中现场检查后的10天便终止了其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而此次抽查源自中国证券业协会抽查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的第二十八次抽签仪式,从407家在2021年1月30日前受理的科创板和创业板企业中抽取20家进行现场检查。在20家被抽中的企业中,9家企业拟科创板IPO,另外11家企业拟创业板IPO。

撤回背后的问题

江苏本地的券商机构中,除了华泰证券,东吴证券整体实力可谓是江苏地区的“券业老二”。

加之近期前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选择加盟东吴证券,并拟出任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东吴证券可谓是“如虎添翼”。

但东吴证券一个月内所保荐的3家IPO企业都主动撤回了申请材料,在2021年以前也共计有11家由东吴证券保荐的公司发生过IPO回撤的情况,一时间不免让人猜测到底是公司本身的问题还是保荐机构业务能力问题。

而近期监管层的现场抽查后开出了不少“警示函”,从侧面反映出IPO“撤单潮”背后的乱象。相关券商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主要是因为保荐机构提交的保荐工作报告等材料存在问题。涉及的问题主要包括未披露发行人重要子公司涉嫌行贿的事项、提交的申报材料存在财务数据前后不一致、披露口径出现明显差异、信息披露内容前后矛盾、未履行豁免披露程序、擅自简化披露内容等方面问题。

对于在IPO审核之前就主动撤回材料的情况,资深投行人士,前保荐代表人王骥跃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撤回主要原因是材料质量低,赶时间赶进度没完全做到位就报了。而检查或督导也没有具体标准,做到80分、85分还是多少分能满足,100分又是个什么标准不清楚。如果查出保荐机构有做不到位的地方,就要受到处罚。为免于处罚,干脆撤回了。

他还表示,对于保荐机构来说,相当于短期内损失一单收益的机会成本,如果不是撤了之后不再谋求上市,影响不会太大。而对于企业来说,影响了上市进度,需要认真准备好再来。

据深交所发布的最新一期《创业板注册制发行上市审核动态》,深交所表示,对审核端作出严格规定,要求审核人员应于收到保荐人提交的问询回复或其他申报文件的5个工作日内,形成修改意见并告知保荐人,且原则上只能提出1次修改意见。发行人及其保荐人、证券服务机构回复问询都不超过3个月。

注册制不等于放松标准

记者查阅上述3家公司拟IPO的招股书发现,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条在创业板上市的标准,适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 年修订)》第 2.1.2 条的第(一)项上市标准,即“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 5000 万元”。

具体来看,恒兴科技2018 年、2019 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较低者为计算依据)分别为 6998.89 万元和 9933.06 万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为 16931.95 万元,不低于 5000 万元;华缘材料2018 年度和 2019 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 3234.44 万元和 5069.66 万元。

建科集团2018 年、2019 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 4827.57 万元、5461.41 万元(取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较低者),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为 10288.99 万元,不低于 5000 万元。

从推行的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来看,对有关上市公司市值及财务指标进行了改变。在创业板上市有盈利指标,正是这3家企业所采用的“5000万”盈利标准。注册制改革后“如市值不低于50亿元,且最近一年的营业收入不低于3亿元的,可以没有盈利要求”。

在上市条件方面,创业板较科创板门槛有所降低。科创板设置了5套上市标准,而创业板只有3套:一、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 5000 万元; 二、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 10 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 1 亿元; 三、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 50 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 3 亿元。

同时,不同于科创板,创业板IPO保留了涉嫌欺诈发行、虚假陈述或其他重大违法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相关责任人应予以先行赔付机制。

王骥跃表示,虽然IPO发行条件门槛并不高,但真正能上市的公司都远超过IPO基本门槛,压着门槛线能上市的公司可谓凤毛麟角。注册制实际并未放低标准,后续的监管层层把关,包括对信披方面的严要求。无论是科创板还是创业板,改革的目标都是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