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订单量骤降、市场份额被挤压,孚能科技“牛年不利”

翟亚男 2021-4-2 10:12:33

本报记者 翟亚男 北京报道

去年7月17日刚刚登陆科创板的孚能科技(SH.688567),并未因“动力电池第一股”的头衔而声名鹊起,反而遭遇流年不利,继被曝出上市首年业绩亏损、核心技术人员离职后,近日又因北汽召回事件收到上交所问询。

尽管孚能科技近日一再重申与北汽的合作仍在继续,与戴姆勒、吉利方面的合作也并未受召回事件影响。但作为软包电池龙头股的孚能科技,始终绕不过业绩下滑的话题。

北汽大规模召回

谁拖了谁的后腿?

2017年,孚能科技与世界500强北汽联合,签订了5年100万辆新能源汽车的战略合作协议,成为业内有史以来最大订单。当年,孚能科技便闯入动力电池市场前五阵营,从默默无闻的软包电池厂商一跃成为佼佼者。

但好景不长,从2019年开始,北汽新能源的采购量骤降。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孚能科技2020年度的主要客户与2019年度相比发生较大变动。其中,北汽集团系孚能科技2017至2019年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达到87.57%、 83.58%、47.58%。但是,2020年孚能科技对北汽集团的销售占比仅为0.14%,北汽采购额仅为158万元左右,同比下降99%。

而近期的召回事件,跟让外界对孚能科技和北汽的合作打上了问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北汽自3月24日起召回31963辆EX360、EU400纯电动汽车。监管总局发布的召回通知称,两款车型的部分车辆存在动力电池系统的一致性差异,在高温环境下长期连续频繁快充,可能导致个别单体电池电芯性能劣化,极端情况下引发偶发失效,引起动力电池起火风险。而这两款召回车型,均搭载的来自孚能科技的动力电池。

随后,上交所就此事的相关问题对孚能科技发出了问询函,孚能科技在回复中称,根据公司与客户此前协议的约定,公司将承担召回的费用,本次召回相关费用预计在3000万至5000万元之间,由孚能科技前期计提的质保金承担,不会对孚能科技2021年度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在召回范围内的消费者需凭借行驶证和汽车三包手册就近接受相应服务,预计将在2021年12月31日前完成召回。公告显示,2019年6月28日,EX360发生首次起火事件;2020年5月30日,EU400发生首次起火事件。2020年10月开始,北汽集团开始联系相关车主,由孚能科技配合进行电池检测和程序更新。

虽然孚能科技为此次召回事件全盘埋单,但北汽对这此事件的处理态度被指“不够诚意”。在东方财富网孚能科技股吧中,名为“孚能股东”的网友就留言:“德国人对产品的质量把关最严,戴姆勒能和孚能合作说明孚能产品优良。北汽属商战行为,经营不好找个垫背的,车子设计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上交所问询函中提及的“要求孚能科技补充披露北汽集团采购金额大幅下降的原因”一事,孚能科技称北汽与公司的合作仍在继续,目前没有产生收入的主要原因是在开发车型还未到达量产阶段,与本次召回事项无关。同时,该公司表示,目前孚能科技与戴姆勒、吉利方面的合作都在顺利进行中,并未受此次召回事件影响。

软包市场被挤压

“单腿跳”难远行

不管上述召回事件孰是孰非,但孚能科技业绩整体下滑是不争的事实。从2020年业绩公告看,孚能科技的表现让人咋舌。2020年,孚能科技营业总收入为11.29亿元,同比下降53.91%,归母净利润为-3.16亿元,同比下降340.64%,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5581.71%。

作为国内软包电池行业龙头,2017年到2019年孚能科技在中国软包动力电池和中国三元软包动力电池细分领域蝉联第一。但自2019年新能源补贴退坡开始,依靠电池高能量密度换取补贴对冲高成本的软包电池厂商受到负面影响最为明显。各家车企对动力方案的选择开始成几条路线分化,除了三元软包动力电池外,三元方形、磷酸铁锂方形逐渐成为新能源车厂的主流选择。同样,在国际市场,LG电芯的大规模召回、LG与SKI知识产权之争,以及大众对方形电池的倾斜,都对软包电池的市场份额产生了一定影响。

根据国内车企出厂合格证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软包电池装机量为9.2GWh,市场份额由2019年的8.5%下降至6.1%,装机量也减少了接近1.6GWh。2020年软包电池装机量前三为孚能科技(占比20%)、捷威动力(占比16.3%)和宁德时代(占比12.6%)。业务多线并行的宁德时代,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挤进软包电池市场前三,市占率增速达80%。

市场需求的分化、竞争对手的崛起,让业务线单一的孚能科技显得力不从心。而更让孚能科技感到喘不过气的,是合作伙伴带来的压力。对于2020年度亏损原因,孚能科技给出的解释是:公司前三大客户北汽集团、长城汽车和一汽集团占总销售额的85%,这三家公司的部分车型销售不佳,于是停止向孚能科技采购与该车型配套的电池包,采购下滑幅度约99%,导致2020年全年销售额下降逾20亿元。除此之外,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孚能科技针对海外摩托车客户ZERO的供货量也较2019年大幅下滑。

对于孚能科技的亏损,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吴辉认为,从本质上讲,企业业绩下滑还是产品竞争力的问题。事实上,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不仅供应商之间的竞争愈加激烈,一些整车企业也在拓展自己的动力电池业务。从这个意义上说,动力电池企业和整车企业之间的关系正逐渐变得复杂,双方既可以是合作伙伴,也可以是竞争对手。

“过去由于受制于电池产能,没有快速拓展太多的客户,国内客户通常会要求马上供货,产能如果达不到就没法供货,海外车企的产品供货通常是在3至5年后,因此当时更专注在欧美市场。”孚能科技董事长王瑀表示。的确,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崛起速度是国外无法比拟的,但在快速前进的当口,只有跟上大部队的节奏才能不掉队,不然被赶超就是分分钟的事。

编辑:于建平 主编:王大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