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江西玉山农商行去年净利润降至0元 不良率曾高达25.6%

王仲琦 冯樱子 2021-4-6 23:11:45

本报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不赔不赚。2020年,江西玉山农商行净利润分毫不差、恰好为0元。

信息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玉山农商行营业收入4.28亿元,同比增长13.67%;全年净利润为0元,同比下降100%。其实,这不是该行净利润首次为0元,早在2018年,玉山农商行的净利润就曾降至0元。

值得注意的是,玉山农商行的股权结构存在一定隐忧。该行前十大股东中,第一大股东江西玉恒集团三清实业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玉山县喜讯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并列第7大股东江西嘉鸣科技电子有限公司和江西博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均高比例质押其持有的该行股权。

此外,玉山农商行2016年7月改制后,其资产质量呈现下滑趋势。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不良贷款率为4.71%、25.6%和9.54%;同期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25.6%、34.03%和36.09%。显然,该行2018年和2019年不良率和拨备覆盖率全部无法满足监管要求,资产质量明显恶化。而2020年玉山农商行没有披露其不良的数据。

对于玉山农商行经营业绩下滑、不良超标和股东质量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通过电话与该行取得了联系。该行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向领导汇报后才能进行答复。”但截至发稿时为止,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全年净利润降至0元

2020年,玉山农商行资产规模继续保持扩张,其总资产91.41亿元,同比增加6.09%,总负债85.98亿元,同比增加6.44%。

伴随规模的增长,玉山农商行营业收入同步上升。截至2020年末,该行营收4.28亿元,同比增长13.67%。其中,利息收入是该行营收的主要来源。去年,该行利息收入3.41亿元,同比增加4066.56万元,增幅13.55%;金融往来收入7598.08万元,同比增加895.35万元,增幅13.36%;手续费及拥金收入456.36万元,同比减少12.12万元,降幅2.59%;投资收益609.22万元,同比增加160万元,增幅35.62%;其他业务收入67.9万元,同比增加37.85万元,增幅125.96%。

去年,该行营业支出3.93亿元,同比增加3613.59万元,增幅为10.13%。其中,利息支出17042.71万元,同比增加3371.56万元,增幅为24.66%;金融机构往来支出419.30万元,同比减支247.77万元,降幅为37.14%;手续费支出455.63万元,同比增加4.09万元,增幅为0.91%;业务及管理费10319.48万元,同比增支648.06万元,增幅为6.70%;贷款减值损失10848.58万元,同比增加4448.82万元,增幅为69.52%;其他业务支出34.81万元,同比增加1.8万元,增幅为5.44%。数据表明,2020年玉山农商行营业支出上升主要是受到贷款减值损失大幅上升的影响。

在营业收入和营业支出共同推动下,2020年玉山农商行实现利润总额34764457.07元,较2019年增加了69.42%。有意思的是,该行所得税费用不多不少,恰好也是34764457.07元,结果在减掉所得税费用后,该行去年净利润为0元。

记者注意到,2018年,玉山农商行净利润也曾出现0元的情况。2019年12月20日,玉山农商行在回复证监会“关于江西玉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意见”时称,“2018年净利润下降主要因利润主要用于计提拨备,以抵御风险;公司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要求编制报表,资产、负债、营业收入、营业支出的主要项目金额真实、准确、完整,财务报表能够真实准确地反映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结合相关数据看,该行在上述回复中提到的风险,就是不良上升造成的信贷资产质量下行风险。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该行不良率25.6%和9.54%,明显超过监管部门不高于5%的要求;拨备覆盖率分别为34.03%和36.09%;远低于监管部门120-150%的要求。

对于不良上升的原因,玉山农商行解释称,该行客户以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其他自然人、农户、个体工商户为主,自身经营规模小、处在生产链条的中下游,自身抗风险能力较弱;受国家整体经济增速放缓影响,导致资金回笼困难,进而形成不良贷款;受环保政策影响,原正常企业贷款客户因环保要求停产、搬迁,出现流动资金紧张和周转困难,导致未能按约定偿还贷款本息。

玉山农商行按照《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银行业信用风险专项排查的通知》要求,将本金或利息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调整为不良贷款,导致2018年不良贷款余额上升。此后,该行采取了司法清收、外包清收、员工认领等多种手段,加大了不良贷款清收处置力度,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率降至9.54%,但仍高于监管要求。

同时,由于拨备前利润用于计提贷款损失准备仍然存在缺口,使贷款损失准备没有足额计提,导致该行未达到监管部门关于拨备覆盖率的考核标准。

2020年,虽然玉山农商行没有披露不良的数据,但从贷款减值损失大增69.52%来看,该行不良或依旧承压。

多名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

玉山农商行前身是玉山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6年7月,经原江西银监局批复同意开业,同时核准周永清的董事长任职资格。当时,该行注册资本为29970.74万元,后经增资扩股,目前该行注册资本为33470.74万元。

2019年,改制后的玉山农商行迎来2家农商行的参股。当年12月27日,江西银保监局连发两份批复文件,同意江西龙南农村商业银行参股江西玉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00万股,占该行本次募股后目标总股本的2.78%;同意江西万安农村商业银行参股江西玉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00万股,占该行本次募股后目标总股本的2.78%。

至此,参股玉山农商行的银行股东已有3家。除了上述两家银行外,还包括九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20年末,该行前十大股东中有8家法人股东,分别为江西玉恒集团三清实业有限公司持股5.74%、玉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48%、玉山县喜讯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持股3.95%、九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11%、江西龙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99%、江西万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99%、江西嘉鸣科技电子有限公司持股2.80%、江西博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持股2.80%。

比较而言,玉山农商行2020年和2019年的前十大度股东变化较大。2002年,除了万安农商行和龙南农商行通过参股的方式跻身十大股东外,玉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该行第二大股东。而2019年前十大股东中的玉山县精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江西得尔乐实业有限公司、江西鸡山水泥有限公司、长沙恒旭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玉山县天源大酒店有限公司,在2020年前十大股东中已经不见了踪影。

此外,引人关注的是,玉山农商行共有16条股权出质信息,多名大股东位列其中。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行第一大股东江西玉恒集团三清实业有限公司将1800股权质押,占其持有的玉山农商行股权93.66%;第三大股东玉山县喜讯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质押1306万股,占所持股份的98.79%;并列第七大股东江西嘉鸣科技电子有限公司和江西博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持股分别持股质押900万股,均占比所持股份的96.15%。

通常来说,由于受到经济下行及自身经营失误等因素影响,个别银行的股东面临较大资金压力时,便通过质押股权获得经营资金,但银行的股权质押比例过高时,一旦到期无法还钱解押,质押的股权或将易主,会影响银行股权结构的稳定。

除了股权被质押,玉山农商行还与第一大股东江西玉恒集团三清实业有限公司陷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2020年12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显示,江西玉恒集团三清实业有限公司和玉山县志信建材有限公司一起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5085378元,而申请执行人就是玉山农商行。

记者注意到,像玉山农商行这样与其大股东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申请法院执行的案件并不多见。不过,在案件执行过程中,玉山农商行向法院申请撤回了执行申请。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