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VIPKID收缩战线:大米网校大班课收窄,重新聚焦核心1对1赛道

于玉金 2021-4-8 17:45:47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一度风光无限的VIPKID也开始业务收缩。

近日,有报道称,VIPKID大米网校全面收窄业务,不再做资金和人员支持,公司联合创始人张月佳已经重回集团,大米网校讲师、产品、运营等人员已经调岗或离职。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向VIPKID方面求证,其相关负责人并未直接回复仅表示,“2021年起,VIPKID为了更好地服务用户,聚焦核心业务,做强做大英语,对包括大米网校在内的部分业务进行了优化升级。”

大班课业务收缩

据上述报道称,大米网校目前已经全面收窄业务,不再做资金和人员支持;4月初此前负责大米网校业务的VIPKID联合创始人张月佳正式重回集团,再度接管销售团队。

2019年11月,VIPKID委派张月佳直接负责大米网校,被外界解读为VIPKID进入在线K12大班课和培优市场的重要标志。大米网校前身是VIPKID内部孵化的大班课“蜂校”和小班课SayABC产品。

2020年1月6日,VIPKID宣布旗下大班课业务正式更名为“大米网校”,这是专为小学生量身打造的大班直播课产品,主打英语、数学两大学科。与此同时,VIPKID宣布大米网校已获得腾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黑马纵横等机构8000万美元(5.6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

张月佳曾在去年8月透露,大米网校低价课到正价课的转化率达到18%,续费率达到75%,多项核心指标跻身在线大班课第一阵营。此前,张月佳还表示,大米网校未来有能力做到300万到500万学员。

只是好景不长,仅仅数月,大米网校就面临着收缩。而对于大米网校收缩,行业人士认为与大班课赛道激战不无关系,而VIPKID则起家于1对1赛道。

从2019年开始,大班直播课赛道就开始营销大战,2020年更是有过之无不及,也均获得资本支持。

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当年6月,作业帮还完成E轮7.5亿美金融资;作业帮的竞争对手猿辅导的融资更为疯狂,2020年3月,猿辅导获得10亿美元融资;2020年10月,猿辅导再次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2020年12月,猿辅导完成交割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跟谁学(GSX)于2020年12月28日宣布不久前的8.7亿美元定增融资已全部到;今年2 月10日有道向美国证券交易所(SEC)提交招股书,拟公开发行并出售 700万股美国存托股(ADS),每股ADS代表一股普通股。

但是从成立起就明确表态,未来不会考虑大规模广告投放,不会参与K12疯狂的“军备竞赛”。VIPKID创始人及CEO米雯娟曾于2020年1月表示,“我们会节约用户的每一分钱,真正让家长把钱花在学习效果上。”

重回核心业务

对于此次大米网校业务收缩,VIPKID对外表示是聚焦核心业务,做强做大英语,对包括大米网校在内的部分业务进行了优化升级。

曾经群雄逐鹿的1对1英语赛道格局也逐渐明晰,有人黯然退场,有人逆风前行。DaDa被教育巨头好未来收编后,在“教育江湖”没有了声音,曾经因菲教而遭遇诸多声讨的51Talk(NYSE: COE)却已早已实现盈利。

3月5日,51Talk发布2020财年Q4及全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51Talk2020财年Q4营收达5.35亿元,创历新高,GAAP净利润3180万元,连续五个季现盈利;2020年营收为20.54亿元,GAAP净利润为1.47亿元,成为行业首家全年盈利企业。

而曾经被视为1对1赛道一哥的VIPKID如今也难言好光景。在2019年10月宣布获得腾讯1.5亿美元E轮融资后,VIPKID就没有了新融资的消息,对这个曾以融资来促成长的企业而言是十足的坏消息。

万幸的是,没有融资的VIPKID也在寻找盈利的路径,VIPKID在2020年迎来了单位运营利润扭亏为盈的曙光时刻。2020年8月,VIPKID宣布,其单位运营利润(UE)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为正,90%的渠道首单实现盈利,获客成本同比降低45%,业绩保持持续增长。

对于如何保障大米网校的学生、家长的权益。VIPKID方面人士回复记者,“经过一年多发展,为了进一步提升大米网校的学习效果和用户体验,VIPKID决定将其英语产品与公司的英语产品矩阵进行有机融合,保障大米网校的英语学员能够享受到更加专业、品类更全的英语教学服务;同时,为了给学员更加多样化的选择,VIPKID将大米网校的数学产品与现有的数学思维业务合并成为‘数学工作室’。”

“此次产品升级旨在提升学习效果和体验,不会对大米网校的用户产生影响。未来,VIPKID将一如既往地完善教学产品和服务,更好地满足学员和家长的需要。”VIPKID方面人士还表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