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8大富豪婚姻+股票往事:资本让离婚加剧,还是离婚让资本难堪

谢亦欣 陈锋 2021-4-8 22:13:31


见习记者 谢亦欣 本报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巴菲特的名句一直被现实反复论证着真伪: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资不是买入哪支股票,而是选择和谁结婚。

富豪财富版图的变迁,总少不了婚姻和股票的身影。福布斯发布全球亿万富豪榜后,总会有“好事之徒”统计上榜富豪有多少财富是股票市值,多少人离过婚。2012年的一份数据显示,当年上榜的中国内地富豪中,二婚富豪人数高达10人,三婚1人。

一种悲观的观点认为,商业价值最大化下的婚姻关系脆弱又顽固:暴涨的资本加速离间着人心,婚姻弥留之际,利益又迫使人停在业已破裂的关系中。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无论是从“估值”还是从情感角度看,高净值人群都需对婚姻状态保持警惕。

高净值人群的婚姻故事中,时常有着诸多令人津津乐道的佐料:天价分手费,转移巨额资产,对簿公堂,婚前协议……那些普通人婚姻中难以出现的元素,催发了这样一个问题:是资本让离婚加剧,还是离婚让资本难堪?

天价分手费

康泰生物(300601.SZ)董事长杜伟民的分手费一度刷新A股记录。

杜伟民的发家史颇为传奇。1963年,他出生于江西贫困山区一个农民家庭,大学学化学的他毕业后顺利进入江西省防疫站,成为了一名检验员。9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大浪潮下,杜伟民毅然辞去稳定工作,成为了一名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疫苗营销员。

长生生物的销售经历改变了这个穷困子弟的一生。离开长生生物的他与曾在河南开封龙亭区卫生防疫站担任医师、副站长的韩刚君创办广州盟源生物,各占股50%。2001年,广州盟源生物以43.79万元购入长生实业0.68%的股权,杜伟民成为其小股东,收获了人生中第一桶金。

这为杜伟民入主康泰生物埋下了伏笔。2006年,杜伟民牵头完成了常药延申的重组,并改名为江苏延申,占股34.5%,此间江苏延申在疫苗领域迅速崛起。2008年,康泰生物面临重组,杜伟民通过产权交易所购买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成为康泰生物实际控制人。2017年2月,康泰生物上市,杜伟民担任董事长一职。

2020年2月,随着康泰生物宣布与艾棣维欣(苏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康泰生物股价涨近66%,翻了超五倍。5月,杜伟民向袁丽萍提出离婚,这位加拿大国籍,此前一直对公众保持低调的妻子突然被推至台前,引起了市场关注。

此时杜伟民57岁,袁丽萍49岁。作为财产分割的一部分,前者将其持有约1.61亿股公司股份转予后者。按康泰生物当时股价145.70/股计算,这笔“割让”市值达235.54亿元。

它打破了以往A股市场创下的任何“高价离婚”的记录。2016年,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离婚,转予其前妻市值约75亿元的股权,一举超越之前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袁金华离婚时创下的22.6亿元的分手费记录,当时被称为A股市场上最贵的离婚。故事的顶峰一环套着一环,接连被打破,现在看来,无论是22.6或75,加起来都不足超过235的二分之一。

暗流涌动的婚姻

涉及巨额财产分割的离婚案也并非都是一地鸡毛。前述提及的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袁金华,他与前妻王海燕的分手,就是一桩和平往事。

袁金华初期的人生轨迹与杜伟民类似,1950年,他出生在湖南省娄底地区涟源市,1982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取得工学学士的他第一份工作在湖南洪源机械厂。比袁长一岁的王海燕同样生长于这个南方小城,医学专业的她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妇产科医生。

这只是两人人生歧路的起点,改革开放才真正使这个家庭的个体命运走向了分岔。

1985年,袁金华从原工厂离职。四年后,他与原来在原兵器工业部认识的的梁稳根、唐修国、毛中吾一同创办了湖南省涟源市焊接材料厂。这间靠着四个青年借来6万块起家的工厂,正是三一集团的前身。

2000年,三一集团成立,随后十年间,旗下三一重工(600031.SH)、三一国际(00631.HK)分别于03、09年上市,袁也历经三一集团董事、三一重机董事、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等多重身份。三一集团是三一重工的控股股东,创立之初袁金华占股8%,三一重工上市时其持有其17380.93万股股票,占股比例为96.56%,到2011年末稀释至56.38%。

婚姻却在此时按下暂停。2005年6月,通过查阅三一国际的招股说明书可知,袁金华把自己在三一集团8%的股份,转出3%给予前妻王海燕。这句面无表情的表述中能刺中人的不是那慷慨的3%,而是“前妻”。无任何公开信息在前,它确切证明了袁金华夫妇已离婚。

2008年9月,袁金华将其持有的三一重工0.25%的股权,以1元的象征性代价转让给三一集团实际控制人梁稳根,此时他与前妻在三一集团的股份分别为4.75%和3%。

这3%让王海燕一举成为富豪。

三一集团名下持有多家公司,其控股的三一重工、三一国际为上市公司。经历了三一重工分红送股、三一国际在H股上市后,相关年报显示,王海燕持三一重工流通股4,281,311,012股,2012年5月17日市值18.02亿元;持其限售股16,211,696股,2012年5月17日市值2.2亿元;持三一国际22.5亿股,2012年5月17日市值2.94亿元。

与此同时一直未变的是王海燕的医生身份。据此前相关媒体报道,王海燕自2012年就已很久未来医院上班,工龄十多年的护士长表示从未见过她。相关人士透露,近年来王海燕都会参加三一重工的年度股东大会,与公司高管坐在一起的她向来沉默。与她分家、商业却不分桌的袁金华,被相关好友形容为“气质是地道的湘中农民,习气不是花花公子的作派”。

双方离婚没有惊动法院,是通过协议离婚的方式完成的:根据证券市场关于继承、赠予等非交易过户规定,对股份进行的价格登记,来完成财产分割。相比大多数同类高净值人群离婚案例,男方在过程中极尽所能转移财产,该方式来得风雨无声,事实上也最大程度保护了公司利益不受影响。

现行《婚姻法》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归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包括工资、奖金,生产、经营的收益,知识产权的收益,部分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等等。在2000年三一集团成立袁金华获取8%股权的时间点上分析,是年两人均已过40岁,于时间线上远处于两人婚后,因此被算作婚后财产。

离婚时双方有合法婚姻财产约定的,按约定执行。一方的特有财产归本人所有,夫妻共同财产一般应均等分割,必要时可不均等,有争议时需依法院判决。

此前相关律师公开向媒体表示,袁金华将三一集团8%的股份中3%分给了前妻,接近一半,虽然略少于法律意义上理应获得的均等4%,但也是可以接受的。两人的社交圈分别在医院和企业,在没有任何纠纷及怨恨下和平分手,也并无任何财产转移的痕迹,这已经算高净值人群处理离婚巨额财产分割问题时非常理性的案例。

在这起案子中,三一重工的股价几乎完全没有受到高管袁金华离婚事件的影响,对双方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2012年5月最新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王海燕以22亿元的身家成为当年新上榜的三位女富豪之一,总排名492位。离婚后的袁金华以35.8亿元的身家居富人榜333位,比2011年上升了7名。

苟富贵,“必”相忘?

中国企业家婚姻被服装首富周成建归结为“三段论”:门当户对、志同道合、精神交流。该论述显现的是附在个人选择背后的时代价值,它与社会经济的转型密不可分。中国企业家的辉煌一代生在“门当户对”导向的婚姻年代,于是亲密关系从“不志同道合”、“缺精神交流”开始崩解。

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赵丙贤,于1986年与其妻陆娟在部队服役时相识时擦出火花,两年后结婚。1991年赵丙贤成立中证万融集团公司,主做投资银行业务。2000年后该集团帮助5家公司成功上市,赵丙贤在行内声名鹊起,被冠以“中国巴菲特”名号。

这是赵丙贤财富急剧积累的十年,也是加码在他婚姻上一点一点的重量。2010年4月,陆娟提出离婚,并要求分割财产,她表示,丈夫创业是在结婚之后,因此创业的财产都应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相比于经受检验,在资本羽翼逐渐丰满时,时间带给一段婚姻更多的是磨损。真功夫董事长蔡达标与潘敏峰在1991年结婚,1994年真功夫成立,两人2006年离婚。这时真功夫已经是拥有400家连锁店、年销售十几亿元的本土餐饮企业。企业发家后十二年,也足够一段婚姻关系走向终结。

可能最贴近“糟糠之妻”的原配,是赶集网总裁杨浩然的前妻王宏艳。1995年两人结婚之后,王宏艳毅然陪夫赴美留学。2007年11月,两人回国与杨浩然其弟杨浩涌一同创办了“赶集网”,两年后赶集网收入上千万。正是在公司这迅猛发展的两年间,两人婚姻关系迅速走向了破裂。

2009年1月9日,王宏艳率先向美国法院递交诉状,要求离婚并分割在美国的存款和房产,杨浩然被指为规避财产损失,声称“婚姻关系早已无效”。王宏艳回国后发现,杨浩然在美国离婚诉讼期间已将公司股权转让给了其弟。

2010年8月,王宏艳起诉,请求法院确认杨浩然“恶意转让股权”无效。这对夫妇因财产分割问题打了离婚官司近三年——这比他们婚姻破裂的时间更漫长。

相比于杨浩然为规避财产损失放出的绝情一击,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双华的离婚案来得更荒唐。以350亿元身居2008年胡润中国富豪榜榜眼的他,当年正值43岁,2010年9月其妻宋雅红向法院提交诉状,要求离婚并分割双方共同财产。

杜双华拥有的日照钢铁资产当年评估值为450亿元,其整个资产近500亿。因涉及巨额的财产分割,该案被称为国内财产标的最高的离婚案,宋雅红称自己在起诉离婚时才知道自己“已被判离婚11年”。

与袁金华夫妇一样,离婚经由公告、年报间接向公众曝光的也不在少数。

恒逸集团董事长邱建林从小袜厂白手起家,后者不久发展为总资产150亿元、工业总产值超200亿元的企业集团,2010年,恒逸石化借壳ST光华上市。

2011年4月16日,ST光华发布公告,“基于大股东邱建林与其妻朱丹凤离婚,邱建林与朱丹凤已通过恒逸集团于2010年4月13日办妥(股权分割事项)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两人分别持有26.19%的股权”。恒逸集团总资产超200亿元,26.19%的股权价值将达50亿元。

北京蓝色光标董事长孙陶然与前妻胡凌华离婚之时,相关公告显示,根据当事人所签署的《财产分割补充协议》相关约定,分给了前妻4.59%的公司有条件限售股,按分割日蓝色光标收盘价30.29元计算,该1155.5万股价值1.67亿元。

相比于将家事示之于众后官司打得满城风雨,也有人将婚姻追求一转,洒脱进入了下一段关系。2007年TCL集团半年报显示,董事长李东生所持公司股份由1.22亿股减持到9756.24万股,同时十大股东中一名持2382万股的新进股东,正是李东生的前妻洪燕芬。

此后李东生选择了和普乐普(中国)公关公司的董事总经理魏雪结合。这似乎是该位董事长追求一段“志同道合”关系时的选择——魏雪既能为他提供婚姻上的情感支撑,也是能与他并肩的商业伴侣。值得玩味的是,李东生与前妻分割财产的消息,还是魏雪本人确认的。她表示,这价值将近1.2亿元的股票份额(按每股5元计算),是李给洪的财产补偿。

但精神交流的落地也未必天长地久,甚至还可能波及到公司正常上市。

2006年,王微在创立土豆网仅一年之际,与上海新娱乐频道知名主持人杨蕾结婚,当时被美誉为是跨越商业、娱乐的才俊结合。四年之后,杨蕾向上海徐汇区法院提出离婚财产分割诉讼,王微名下股权因此被全部冻结,其中包括土豆网95%的股份。这恰恰是在土豆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申请,前往纳斯达克上市的前一天。

土豆网的上市申请不得不推迟。2011年6月24日,两人协议离婚,杨蕾获得700万美元的现金补偿。

情感和估值,缺一不可的考量

对于企业家这类涉及巨额财产处理的高净值人群,从防范纠纷的角度看,婚前协议的设置对以后可能到来的婚姻变故可以提供处理上的便利,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事业发家后才出现婚变的夫妻,会容易陷入财产分割纠葛漩涡的原因。

婚前协议始终是一个远离大众的前卫概念,即使对高净值人群来说,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协定与否,主要还是根据每个人对财富、婚姻、感情的理解”。

除此之外,更切实际的是如何在现实情况下,去权衡这种商业与婚姻交织相成的利益关系。企业上市过程中,实控人应尽量保持婚姻稳定,否则可能会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进而影响企业经营的稳定发展。即使已经上市,法律顾问可能也会建议,企业家最好与妻子协商低调、隐秘地解决婚姻问题,将对企业的伤害降到最低。

硬币的另一面,还有往往被社会舆论视为弱势一方的企业家妻子如何争取合法权益的问题。在专业法律人士看来,男女双方都享有对夫妻共同财产的知情权,企业家妻子不可平时一副完全“置身事外”的姿态,发生离婚纠纷时再去“补课”。

许峰律师强调,无论是从“估值”还是情感角度,该类高净值人群都需对婚姻保持警惕。“估值”是指企业高管们从公司收益的商业价值,情感指的是市场将贴在他们身上的道德标签。情感本属于私人道德领域,他人无法干涉或评判,但刘强东当年的事件仍然重创了京东股价:公众视线内情感价值的粉碎,最终还是会绕回公司头上。

“这类人对比一般普通人,在婚姻这件事上还是略缺乏一定的处理自由。”许峰律师表示。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