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4月发改委审批固投项目873亿元 二季度稳投资持续发力

张智 2021-5-24 12:51:57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此前,挖掘机销量暴涨已经引发关注。

数据显示,2021年3月,挖掘机销售79035台,同比增长60%,刷新了中国挖掘机单月销量纪录,一个月的销量甚至远超2016年全年的销量(70320台)。尽管3月一直都是挖掘机的销售旺季,行业内也都根据投资情况预估了较高的增长,但这样的成绩依旧远超预期。

不过,进入4月,由于传统旺季提前+去年高基数,挖机销量增速有所回落,数据显示,4月挖机国内销量同比下降5.24%。与此相对应,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也有所下滑。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143804亿元,同比增长19.9%;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快速增长,同比增长18.4% ,均较于一季度有所放缓。

“由于去年4月我国基本从疫情中恢复,因此,今年的指标下降,一部分是受到基数的影响。”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的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CMF)主要成员王孝松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加码投资。

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新闻发言人金贤东表示,今年4月,发展改革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12个,总投资873亿元。其中审批11个,核准1个,主要集中在交通、信息化等行业。

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联合召开政企交流会,旨在宣介“十四五”期间中国吸引外资、改善营商环境和畅通产业链供应链有关政策,倾听跨国企业心声。“约谈”外企、加速审批,二季度稳投资各项政策持续发力。不过,王孝松也表示,二三产投资率相较而言并不高,市场信心仍亟待修复。

平稳增长

当前,随着一批交通、能源、水利等重大工程项目建设稳步推进,基础设施投资平稳增长。

从投资数据来看,1月份至4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继续稳定恢复;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8.4%,两年平均增长2.4%。其中,信息传输业投资增长42.6%,铁路运输业投资增长27.5%,水利管理业投资增长24.9%,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投资增长19.3%。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也陆续下达各省水利、农业项目投资,仅福建就有14多亿元 。

“总体投资虽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整体情况,但4月份从总投资来看,一季度稳步恢复,尤其制造业的投资剔除疫情因素之后,两年平均也已回到2019年的情况,这代表了我们的内生恢复动力在不断增强。”中国证监会中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谈从炎表示。

分项看,产业升级和转型是制造业投资的重要支撑力量,因此,科技行业、环保相关行业、医疗行业都有一个加速扩张的情况。而一些传统行业,经过不断地整合,利润率和利润水平有所上升,加上今年全球经济复苏状况比较好,投资也有了一定回升趋势。

特别是上市公司的一季度财报显示,不少制造业上市公司投资已经高于一季度水平,两年平均增速(剔除疫情因素)达到17%,高于2019年11%的水平。其中,新经济高科技行业上市公司业绩尤其突出。

而民间投资增速达到21%,高于平均值,这也是一个利好,说明民间经济活力得到了充分的激发。

“如果放长了看,未来几年制造业投资可能是慢慢走出低谷的情况。”建银国际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崔历表示。

“从短期来讲,各种利好会短期内会促使制造业投资提升;中期看,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基本摆脱了基建和房地产信贷拉动的形势。”谈从炎表示。

不过,谈从炎也指出,大宗商品对PPI的推升不容忽视,尤其在实体经济消费端还没有恢复到疫情以前的情况下,成本端又在上升,造成了企业两头受挤压的一些情况,这些因素在下一步经济恢复中尤其值得关注。

王孝松也认为,尽管高技术产业投资成为亮点,但相较之下,二三产业投资增长率略低,说明市场信心不足。

“随着欧美疫苗接种不断加快,今年三季度欧洲和美国都会实现群体免疫,中国出口产品的市占率能够维持在什么程度上,这是中国制造业企业在做决策的时候必须要考虑的一环。同时,双碳、碳达峰和碳中和,包括高碳产能退出以及清洁能源相关的投资,目前仍然缺乏协调细化的部署,这也导致部分企业现阶段不敢冒然投资。”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钟正生表示。

以政策对冲风险

在彭博首席经济学家舒畅看来,当前,中国经济三驾马车齐头并进。

其中,出口是很大的亮点。由于其他新兴国家受到打击,生产不能完全恢复,一些订单都流到中国来,这会让中国出口强劲的势头持续时间更长一些。

不过,全球制造业恢复是强劲和同步的。在过去一两个月,美国和欧盟的PMI都创了记录。在舒畅看来,如果美国的复苏主要是以服务业消费复苏为主的模式,可能其复苏的溢出效应比国内的估算小一些。

“中国GDP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的水平,是唯一一个达到低标准全面复苏概念的大型经济体。现在我们正在冲击更高标准的全面复苏,把去年的由于低增速的增长失去的GDP补回来。具体看各个行业,生产端特别是制造业恢复很快,已经达到了疫情前的增长轨迹;需求端修复还在持续进行中,和需求端紧密相关的服务业也在持续进行中。”舒畅表示。

在崔厉看来,未来,我国仍面临三个不确定性的风险,一是海外疫情,二是通胀预期,三是发达国家宽松政策的退出有可能引起跨境资金的非正常流动。针对这三个不确定性,她建议,针对疫情可能的短期冲击要有针对性的财政资金安排,特别是预留一些政策空间以便应对;针对通胀预期,货币政策在信贷政策、利率政策上面要有一些针对性的安排;针对跨境资金的流动,应该有一些短期对冲政策的安排,同时要加强市场建设。

“要加大财政货币定向支持的力度。比如,民营企业在工业增加值的增长中表现是一枝独秀的,出口表现、民间投资的修复程度也非常不错,但如果看数据利润,民营企业利润的修复是不如国有企业的。这会制约未来民间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回升的空间。这种情况下,财政、货币的定向支持政策应该延续。”钟正生表示。

在他看来,当前,中国货币政策的取向是“以我为主”。4月份美国的通胀数据超预期,市场担心美联储过早正常化,过早讨论并削减资产购买,甚至在更早的时点加息,这时候,中国货币政策要保持自己的节奏。

此外,他建议金融市场还要继续进一步加快开放。2020年,全球跨境直接投资几近“腰斩”,但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逆市增长,实现了引资总量、增长幅度、全球占比“三提升”,成为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

“从全球资产配置的角度看,人民币资产相对收益还是很高的,在金融对外开放的政策下,让大家觉得配置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国都是大势所趋。我们不用太担心大幅的、过快的资本外流的问题,即便未来美联储可能会收紧货币政策。只要继续推进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的开放,就会发挥‘鲶鱼效应’,对国内经济活力的提升也至关重要。”钟正生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