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在海拔4500米雪域高原上做公益是何感受?苹果基金会秘书长马帅:做公益需要与时俱进的专业度

陈柯宇 文梅 2021-6-1 18:22:21

本报记者 陈柯宇 文梅 北京报道

西藏的阿里地区地处海拔4500米的青藏高原之上,那里气候干旱寒冷,年均气温不到零摄氏度,全年大风天气超过半年以上,自然条件十分恶劣,90%以上的居民是藏族,并普遍信仰佛教,日常会话和文字是藏文。这里,正是苹果基金会第一个公益项目开启的地方。

2003年苹果基金会创始人王秋杨第一次自驾去西藏,中途停车休息时,看见路边有个10岁左右独自玩耍的小孩,便下车询问孩子为什么不上学,小男孩告诉她,附近没有学校,他上不了学。这句话让王秋杨愣住了,在又走访了几个地方后,王秋杨下定决心要给当地孩子们建学校。

如今,苹果基金会已走过18年历程,分别在西藏和四省涉藏州县开展了教育、医疗、文化和环保四个领域的公益行动,是目前面向藏区规模最大、时间最长、覆盖最广的5A级公募基金会之一。

日前,《华夏时报》记者见到了苹果基金会秘书长马帅,作为资深公益人,他向记者分享了在雪域高原上做公益的初心、特殊性和专业性等经验。

“公益组织,需要更多与时俱进的专业度,来让‘做好事’这件事变得更高效、更可持续、更具影响。” 马帅对本报记者说道。

教育是改变一个地区文化的基础

《华夏时报》:在西藏地区做公益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马帅:我们是在西藏阿里地区开始做公益的,阿里地区的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是一个有着“生命禁区”别称的地方,自然条件、交通条件等很多方面都很恶劣,2000年初从北京自驾去一趟阿里要十天到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拉萨到阿里1900公里路程,没有完整的公路,我们就把电线杆作为标志物沿着开,最初的物资是当地部队帮忙一车一车运输进去的。现在修了公路,开车时间缩短到了三天,但高原反应还是很严重,有一次我直接飞到了阿里,高原反应让我连续七天都没怎么睡觉。

仅是这两年我们去阿里做项目就经历了两次山体滑坡、一次泥石流,有一次山体落石甚至把送货司机的车舱都砸中了,而且当地没有专业抢险队,全靠民警、武警和当地驻军的力量去救援。所以说,恶劣的自然因素是我们做公益面临的最大困难,如果想要在高海拔地区做好公益,除了要有适应高原气候的身体,还要耐得住寂寞和辛苦,它和一般的去偏远乡村做项目相比,还是有一些不一样。

《华夏时报》:当初为什么选择从捐建小学等教育领域入手开始做公益?这背后有哪些考量?

马帅:西藏和四省涉藏州县的大部分地区主要还是以农牧业为主,近几年旅游业才开始兴起,由于牧区很大,在阿里上学的孩子们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住宿。最初我们开始在阿里建学校那几年,每年开学时,学校都要开着拖拉机去各家各户接学生来住校。但那时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支持孩子上学。曾经有一位母亲问基金会创始人王秋杨,“你把我家娃抓来上学,将来能当县长吗?”王秋杨当时被问愣住了。“上学到底有什么用”这个被我们看来是理所当然有用的问题,在牧区还在被质疑着,那里的学习和就业间的联系也并不密切,所以,我们从教育入手开始做公益,就是因为我们始终认为教育是让一个地区发生改变的基础,当孩子的眼界和视野开拓了,观念也就随之改变。

于是,2003年我们在阿里建了第一所小学——塔尔钦苹果小学,此后又捐建了2所小学,援建了一所中学。自2010年起,我们又累计投入2700万元,开始捐助西藏阿里地区藏医学校。希望在保护和传承藏医药文化的同时,兴办职业教育,为解决当地就业困难和缺少医务工作者的现实问题出一点力。

受到传统藏文化的影响,西藏的孩子虽然大学会考到全国各地去学习,但90%的孩子都会回到西藏去发展和建设西藏,这对西藏的发展也大有裨益。18年来,随着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努力和投入,西藏地区的孩子确实通过教育看到了更广阔的外面世界,将来这些孩子也会成为当地乡村振兴和发展的中坚力量。

可持续公益最好的方法就是认真和专注

《华夏时报》:苹果基金会在西藏开展的公益涉及教育、医疗、文化和环保,这其中最有特色的公益项目是哪个?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开始的?

马帅:因为我们所有的项目都在藏区,这就注定了我们的所有项目都有着和内地公益项目部太一样的藏区特色。但如果说文化特色最明显的,应该还是我们的文化保护项目。我们很多项目的开展都是在执行其它公益项目时,偶然发现了一些问题或困难而就此展开的,文化保护项目也是在这样的契机下开始的。

之前,在开展其它公益项目的时候,我们偶尔见到散落在乡村、洞窟等一些公共场所的藏文典籍,这些典籍就那样裸露着、散落着,经过我们进一步的了解,发现这些典籍不只包括经书,还有藏族的天文、历法、藏医、藏药、农业科技等各类书籍。看着宝贵的前人的文化心血被弃置或荒置,我们觉得非常可惜。

苹果基金会觉得,作为一个社会组织,我们应该充当政府资金和力量覆盖之外的、补位的作用,由此我们就开始了藏文典籍保护项目。其实这也代表着,在我们国家解决了温饱问题,覆盖了较为全面的教育、医疗等基础设施之后,作为公益组织与时俱进,把着眼点转而放到精神和文化层面,致力于解决当地老百姓关注和社会关切的一些问题上。

《华夏时报》:苹果基金会已经走过了18年的历程,您在做公益上有哪些经验和感悟可以分享?

马帅:做公益的思路和做企业的思路,其实有相近的地方:当你实实在在地帮助解决了一个人群的切实问题时,你就会成功,这对于企业来说是盈利,对公益机构来说是优秀、成功的项目。

藏区多在偏远高海拔地区,所以很多地方的基础医疗服务和内地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我们援建了8所村医务室,并配置了一些医疗设备,但硬件有了,软件尤其是专业的医疗人才还是我们当下的一个很大的困难。偏远地区基础医疗人才的缺少和流失,对当地基础医疗整体服务水平来说,仍然是很大的问题。所以如果能实实在在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高海拔地区的基础医疗情况,一定会有很大改观。

其次就是做公益需要专业。做公益,越来越不是一件只要有钱有善心就可以做好的事情。我们需要更多与时俱进的专业度,来让“做好事”这件事变得更高效、更可持续、更具影响。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