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华讯投资破产重整致天谷大楼搁置,欲引入投资人推动复工复建

张慧敏 2021-6-9 21:42:41

还未完工的天谷大楼。 张慧敏摄

本报记者 张慧敏 李未来 深圳报道

6月30日,是天谷大楼交房的日子。然而,交房前的一个月,天谷大楼业主收到的却是天谷大楼开发商——深圳市华讯方舟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讯投资”)破产重整无法按期交房的消息。

一份会议纪要中的内容显示,通过破产保护,华讯投资对于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不支付违约金。此外,如果华讯投资重整失败,进入破产清算,业主或将只能拿到已经支付房款的10%左右。

华讯集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天谷项目目前遇到一些困难,施工进度受到一些影响,现在管理人、政府、投资人、施工方等都在积极协调业主、债权人等各方,为推动复工努力,争取尽快复工,目前各方能否达成共识是尽快复工建设的关键。

资金困境

3月31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公告显示,华讯投资资金枯竭,无法承担在建中国(深圳)天谷项目工程的续建工作,已明显陷入财务困境。华讯投资主要资产即为该在建工程,而该工程存在变现困难的情况,且现状变现可能导致财产价值大幅贬损,已明显丧失清偿能力,上述资产明显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深圳市房地产信息平台显示,2019年7月15日天谷大楼获得预售许可证,批准面积约7.5万平方米,其中,单身宿舍993套,产业研发用房112套,目前,天谷大楼的300多套房源处于司法查封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业主都是与华讯投资签订的购房合同。《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不只一位购房者是与中间人签订的购房合同,购房者的房款则是汇入一个叫做“百富润信(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百富润信”)”的账户。有业主猜测,华讯集团在资金链出现紧张的时候,将天谷大楼抵押给了其他的公司,而百富润信是其中一家。

其实,天谷大楼的问题早有苗头。有业主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在2019年8月购买房子时候,天谷大楼就已经快封顶,与现在看到的样子相差无几。记者将2019年网络上天谷大楼的宣传图片与近日拍摄的图片对比发现,一年多前的天谷大楼建设进度和当下相似。此外,天谷大楼附近的村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天谷大楼一直没有施工。

值得注意的是,有业主质疑,天谷大楼在停工之后仍然在对外售卖。《华夏时报》记者发现,2021年1月,仍有多篇天谷大楼的售卖宣传文章在网络上发布。

华讯投资的财务危机也并非最近突然出现。天眼查信息显示,2020年1月,中建二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就曾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查封、扣押、冻结了华讯投资名下的银行账户、房产、股权等财产,保全金额以1.9亿元为限。《华夏时报》记者在天谷大楼项目现场了解到,中建二局即天谷大楼的建设方。

据悉,华讯投资的母公司为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讯方舟集团”)。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7月,广发银行深圳分行就曾与华讯方舟集团产生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华讯方舟集团为被告。

华讯方舟集团的上市公司为华讯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0687.SZ),于2014年借壳上市,主营业务为军事通信及产品。值得注意的是,华讯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自2016年以来就连续上升,2019年末,资产负债率同比增长61.57%至123.79%。连续亏损两年后,2020年6月16日复牌起,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华讯方舟”变更为“*ST华讯”。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深圳,烂尾的项目不多。如果遇到项目烂尾,购房者应该联合起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此外,还可以向有关部门投诉,得到一个明确的回复。宋丁还表示,如果是开发商资金出了问题,可能会比较麻烦,购房者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华讯集团近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天谷项目目前遇到一些困难,施工进度受到一些影响,现在管理人、政府、投资人、施工方等都在积极协调业主、债权人等各方,为推动复工努力,争取尽快复工,目前各方能否达成共识是尽快复工建设的关键。

然而,一份业主提供的会议纪要中显示的内容让业主很难放心。据悉,上述会议有华讯方、华讯投资破产重整管理人以及业主参加。其中,关于“逾期交房违约责任华讯是否承担”的问题,得到的回复是“通过破产保护,华讯不支付违约金”。此外,如果华讯投资重整失败,进入破产清算,业主或将只能拿到已经支付房款的10%左右。

天谷大楼营销中心。    张慧敏摄 (1).jpg

天谷大楼营销中心。 张慧敏摄

天谷大楼营销中心。      张慧敏摄 (1).jpg

天谷大楼营销中心。 张慧敏摄

招募投资人

有知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华讯投资之所以能够在其停工后将物业卖给业主,是因为华讯投资利用了监管漏洞。也就是说华讯投资把天谷大楼卖给自己注册的公司(下称“中间公司”),天谷大楼登记在中间公司名下,中间公司将天谷大楼卖给业主时,采取的是转移中间公司股权的形式,所以天谷大楼仍然登记在中间公司名下,这样的方式需要在房管局登记,房管局也就了解不到停工之后天谷大楼的售卖情况。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鉴于债权赔偿只能收回投入资金的10%,在要钱还是要房两者之间,大多数天谷业主希望能够拿到房,那么,天谷大楼何时能够复工?宝安区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回应称,建设方中建二局和四局于5月30日进入天谷大楼进行了检测工作,因为天谷大楼已经停工一年,需要检测天谷大楼目前的情况。但是对于复工的具体时间,华讯投资破产重整的项目管理人表示,只能在签订复工合同之时才能确定。

天谷大楼的复工的资金从何而来?5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华讯投资破产重整案共益债投资人招募公告》(下称“《公告》”)显示,天谷大楼项目正在招募共益债投资人,投资规模在15亿元左右,该资金将用于天谷大楼的复工复建。

天谷大楼的物业性质为产业研发用房和单身宿舍,产业研发用房在使用上与写字楼相似,而在宝安区写字楼空置率高企的背景下,天谷大楼是否值得投资?参与该项目的一位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将天谷大楼用作总部大楼,而不是单独出租售卖,其投资价值会比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华讯投资的总负债规模为143.61亿元,而其账面资产仅26.3亿元,货币资金仅771.2万元。在这样的背景下,华讯投资能否破产重整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那么,如果华讯投资破产重组失败进入破产清算,业主的资产是否能从破产清算中剥离出来?宝安区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回复称,这个问题没有想过,没有重整不成功的打算,目前的工作是围绕重整成功来进行。

宿舍还是“公寓”?

业主提供的销售资料显示,天谷大楼被称作“公寓”。《华夏时报》记者在多个网络销售宣传信息中看到,天谷大楼的在售物业为“公寓”。而深圳市房地产信息平台的预售信息显示,天谷大楼的预售产品中并无公寓,居住性质的物业类型只有“单身宿舍”。

据悉,在深圳,产业配套的宿舍需要以公司的名义购买,而商务公寓可以用个人的名义购买。深圳某中介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注册一个公司至少需要两个人,也就是说,该物业不能完全属于个人。

值得注意的是,位于天谷大楼旁的汇智产业园也存在将产业配套的宿舍宣传成公寓的现象。某中介平台信息显示,汇智研发中心的物业类型为公寓。此外,现场的保安和销售人员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汇智研发中心销售的是公寓,将在今年6月下旬开盘,均价4万/平,精装修交付,届时不提供参观的样板间。当记者次日再次向上述销售人员确认时,该销售人员则改口说上述产品为宿舍,需要以公司的名义购买。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除了上述两个项目之外,将单身宿舍宣传为公寓的项目还有阳基九方广场等项目。

宋丁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宿舍是和工业园区配套,商务公寓则是和写字楼配套销售,将宿舍宣传为公寓属于打擦边球,因为两者在政策上有边界。之所将宿舍当做公寓来对外销售,是因为深圳市不再审批公寓的建设,公寓将成为绝版,而且公寓可以配备燃气,这些利好条件能够促进公寓的销售。此外,宋丁还提到,目前的政策对宿舍的限制比较严格,需要在宿舍所在片区内的公司可以购买,而且深圳的宿舍大约有180万套,几乎是商务公寓的两倍。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