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连续增长12个月!5月进出口表现亮眼,专家提醒警惕出口逐季下滑

张智 2021-6-10 08:55:35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6月7日,厦门港第1000艘次“丝路海运”命名的航线船舶“西斯潘卢马科”号驶入泊位中。今年以来,“丝路海运”在厦门港已经完成超100万标箱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约25%。

尽管国内外疫情仍存在不确定的情况,但我国进出口却再创佳绩。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14万亿元,同比增长26.9%。这已经是月度进出口连续增长的第12个月了。

“从去年6月份至今,我国外贸月度进出口连续一年保持正增长。即使与2019年同期相比,今年前5个月进出口增速也超过20%。”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表示。

不过,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注意到,相比4月、5月进口略有下滑。5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环比下降0.4%,比2019年同期增长20.8%。其中,出口1.72万亿元,同比增长18.1%,环比增长0.2%,比2019年同期增长19.5%;进口1.42万亿元,同比增长39.5%,环比下降1.1%,比2019年同期增长22.3%;贸易顺差2960亿元,同比减少32.1%。

“由于消费品出口占比较高,海外主要经济体产能恢复、推动替代效应不断衰减,将持续拖累中国出口的表现,中国出口趋于逐季下滑,应关注结构切换。”赵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同时,国际大宗商品涨价也传导到了我国,部分商品进口价格提升,影响下游企业利润。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认为,随着我国内需变化和国外企业逐渐复苏,未来我国进出口或将稳中有降。

外贸依然向好

今年以来,我国对外贸易持续向好表现亮眼。

“这种增长幅度在世界范围来看都是高的,这既得益于我国一系列稳外贸举措,同时也受欧美等国家疫情缓解、市场逐步恢复拉动。”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解读数据时表示。

事实上,今年以来,我国稳外贸政策持续发力,高水平对外开放向纵深推进,国际经贸合作空间不断拓展,有效稳住外贸主体、增强内生动力。前5个月,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7.02万亿元,同比增长38.1%,占我外贸总值的47.6%,比去年同期进一步提升。同期,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国有企业进出口均增长20%以上。

一个亮点是,前5个月,我国外贸结构持续优化,质量效益不断提升。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32%、比重提升;机电产品出口同比增长31.9%,占出口总值的59.5%。其中,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手机、汽车等均增长明显。

同时,对东盟、欧盟和美国等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也有所增长。前5个月,东盟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我国与东盟贸易总值2.19万亿元,增长29.2%,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4.8%。欧盟、美国和日本则是二三四名。同期,我国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贸易保持较快增长。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进出口同比增长27.4%。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也在增长。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近期发布的全球贸易季度更新报告显示,得益于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出口表现良好,今年一季度全球贸易强劲复苏,商品和服务贸易总额同比增长约10%,环比增长约4%,略高于疫情前水平。

不过,赵伟表示,从出口来看,5月出口同比增长27.9%,低于预期的31.9%,也低于前值32.3%;剔除基数影响,两年复合增速为11.1%,低于4月的16.8%。主要出口商品中,除了汽车配件、灯具、粮食、箱包等商品外,绝大多数商品出口下滑。

从国别视角来看,5月对主要发达、新兴经济体的出口均较4月明显下滑,这与美欧等消费型经济体疫情持续好转,供需缺口加快收敛有关。

“美国方面,伴随疫苗大规模推广,工业生产修复显著加快;欧盟方面,疫苗加速接种带动疫情快速改善,主要成员国纷纷推动经济重启、提升产能利用水平。随着产能修复及财政‘发钱’等对商品消费刺激走弱,美、欧等供需缺口已进入趋势收敛通道。”赵伟表示。

“我们预计下半年我国出口大概率边际走弱,一方面是暂时性替代效应走弱,带动出口下行;另一方面是在没有全球性投资需求拉动、制造业资本开支大幅提升等逻辑支撑下,全球补库对我国出口的拉动有限。”李超表示。

内需拉动进口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进口表现十分亮眼。与今年3月进口增长27.7%相比,4、5月进口增速明显加快,从4月增长32.2%到5月增长39.5%。

对此,李超指出,进口回升明显与海外供给修复和内需拉动关系密切。随着海外供给修复配合低基数,我国进口增速显著回升。2020年二季度海外疫情开始大规模蔓延,全球供应链受到冲击,主要国家生产能力大幅下降,2020年5月进口同比为-12.7%,去年低基数对2021年5月进口有支撑。此外,海外供给波折修复叠加国内经济复位,推动了5月进口高增。

“剔除基础效应,5月进口两年复合增速10.61%,凸显出进口的强势表现。当前,进口逻辑发生变化,即从’海外供给’向’内需拉动’切换,目前来看随着海外供给的修复和内需阶段性的韧性,进口高增的预判已经兑现,我们预计5、6月将是全年进口同比高点。”李超表示。

不过,进口金额高企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在于,大宗商品价格继续走高。虽然5月国内黑色系金属出现大幅的回调,但价格依旧维持高位,而有色金属、原油等商品的价格则进一步走高。进口数据也显示,铁矿砂及其精矿数量同比增长3%,金额同比上涨105%;铜矿砂及其精矿数量同比增长15%,金额同比上涨99;特别是原油数量同比下滑14.6%,但是金额同比上涨105%。

好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尚未影响我国经济基本面。截至2021年5月,我国经济仍处于较强阶段,地产投资、工业、出口等数据仍表现不俗,调查失业率稳步下行,贷款需求相对积极,内需较为旺盛成为进口高增的重要动力来源。

在李超看来,从工业用电、物流运输和信贷等需求来看,克强指数2021年以来也继续表现积极,这意味着,我国内需拉动再次切换成为决定进口的主导逻辑,下半年进口将渐进回落。

“我国外贸仍然面临诸多挑战,但出口方面,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未来正式生效等积极因素影响,国际市场份额有望进一步扩大;进口方面,国内消费市场提质升级空间仍然较大,我国坚定推动对外开放、支持外贸发展的政策仍然会继续发挥作用。”同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庄芮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