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财信吉祥人寿再“换将” 新董事长如何破解增利不增收局面?

吴敏 2021-6-15 17:16:27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时隔一年半,财信吉祥人寿再次“换将”。根据该公司日前发布的公告,周江军因工作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经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选举程蓓为拟任董事长,目前拟任董事长的任职申请工作正在进行中。

据了解,程蓓来自于财信吉祥人寿大股东湖南财信投资控股,在财信投资控股担任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及总经理多职,自今年2月开始兼任财信吉祥人寿党委书记。而辞去董事长一职的周江军,目前的职位是“拟任总经理”,这一职位,在2020年7月唐玉明因个人原因辞职后,一直由周江军代行职权。

需要指出的是,近几年,财信吉祥人寿“换将”频率十分之高,2016年至今的五年时间里,已经四次更换董事长。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研究中心总监朱俊生告诉本报记者:“一般而言,一家公司的发展战略一旦确定需要持续的经营推动,有较长的时间才能实现战略目标,如果在较短的时间内频繁更换董事长以及高管,则有可能造成战略的不断变化以及经营思路的改变,不利于公司在审慎决策的基础上持续推动战略目标的实现。”

回顾来看,2016年7月,财信吉祥人寿首任董事长胡军辞职,调任湖南省政府金融办,原总裁周涛成为当时的临时负责人。2016年10月,周涛获批成为公司董事长。但周涛任职不过一年半时间,就因工作原因于2018年4月提出辞职。同年7月,由当时的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黄志刚兼任财信吉祥人寿董事长。

然而,不到两年时间,财信吉祥人寿董事长一职再次变动,于2020年1月迎来第四任董事长周江军。不过,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周江军辞任董事长,由程蓓接棒,若程蓓任职资格获批,她将成为财信吉祥人事的第五任董事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向本报记者表示:“不考虑长期履职到年龄上限的情况,并除去由于新出现的健康等个人的因素,频繁变更主要领导一般不利企业发展,至少从事后看是不利的。因为企业的人事及战略很容易多变,造成组织结构、考评标准、文化等的不稳定性高,损害高管及一般员工形成长期行为导向,还影响外部合作的持续性。”

资料显示,财信吉祥人寿成立于2012年9月,是湖南省首家保险法人机构,也是湖南省搭建的地方金融服务体系的业态之一,目前注册资本34.6亿元,第一大股东为湖南财信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33%。

在成立之后的七年里,吉祥人寿一直身陷亏损泥淖。净亏损额从2012年的7222.90万元,飙升至2017年4.55亿元,2018年亏损有所减缓,净亏7873.14万元。但在经历“七平八盈”的锤炼之后,财信吉祥人寿终于在2019年迎来了转折。这一年,是吉祥人寿2019-2021新三年规划的起步之年。同样也是在2019年,吉祥人寿完成增资,筹划换帅,实现首度盈利,净利润为0.23亿元。2020年,该公司净利润持续向好,盈利2.55亿元。2021年一季度,财信吉祥人寿延续盈利,净利润为2.12亿元。

不过,虽然近几年财信吉祥人寿净利润得到了较大改善,但却陷入“增利不增收”的局面。其保费收入连续三年大幅下滑,数据显示,2018-2020年,财信吉祥人寿保费收入同比降幅依次为47.83%、28.05%和7.36%。同时,该公司个险业务下滑明显,2020年该公司个人寿险、个人健康险和个人意外险业务分别揽收12.86亿元、3.69亿元和6051.93万元,分别同比下降13.46%、0.83%和2.52%。

另一方面,传统保险同比大缩水31.59%的同时,财信吉祥人寿分红保险与万能保险则分别创下30.08%和800.81%的同比增长率。而2020年财信吉祥人寿保费收入排行前五的保险产品,皆为分红保险和年金保险。

在业内人士看来,分红险及年金险可以在短期为公司带来可观的保费收入,但长期来看,不仅面临较高的退保风险,同时还面临未来的长期支付压力而要进行长期投资,“短钱长投”风险显现,而在当前利率走低的背景下,也有较大的长期投资收益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财信吉祥人寿的4000万股股权两次登上阿里拍卖平台,降价20%仍尴尬遭遇了流拍。具体来看,5月4日,该部分股权以4040.8万元的价格起拍,但最终流拍。5月24日,该部分股权又以3232.64万元的价格起拍,这相较于前一次的起拍价降了20%,却仍以流拍告终。

当然,流拍的原因或许也与这笔股权背后的纠纷有关。据了解,这笔被拍卖的股权来自于湖南嘉宇实业,为财信吉祥人寿的第五大股东,目前这4000万股已被冻结。冻结的原因则源于一起担保物权纠纷案。

2014年7月20日,何爱民与张建辉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张建辉向何爱民借款人民币3000万元,期限自2014年7月20日起至2015年1月20日止,月利息为2%。嘉宇实业以其所持有的吉祥人寿4000万元股权为张建辉的借款提供质押担保,并办理了质押登记手续。

但在经历过三次展期届满,张建辉仍未还本付息,何爱民将遂将湖南嘉宇实业告上法庭,并请求法院裁定拍卖、变卖被质押的4000万元股权。2018年,法院裁定准许拍卖、变卖嘉宇实业所质押的股权用以还债。

2019年10月,该笔股权迎来第一次拍卖,财信吉祥人寿原股东享有优先购买权。但在拍卖的时间段中,该公司原股东均未出手,直到竞拍结束前最后半小时天津艺龙互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艺龙”)开始竞价,最终以4040.8万元的价格成功拍得该笔股权。但不幸的是,天津艺龙因“不具备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规定的竞买资格”,这笔股权交易随后被撤销。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强监管的大背景下,近几年监管层对保险公司股权转让更为审慎和严格,对股东资质和经营等方面要求均有所提升,保险业的准入门槛实质性提高。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