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中原资产拿下河南省内首个个贷不良资产包,银行批量转让个贷不良加速

冯樱子 2021-6-30 18:19:45

本报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2021年初,《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印发。个贷不良批量转让市场一下热了起来,从业者甚至围观者都想在这场盛宴中分一杯羹。

到2021年6月初,已有4家银行7个零售类不良资产包在银登中心完成了竞价,涵盖信用卡、个人消费、个人经营等多种形式。

近日,河南省首单银行个贷业务“花落”中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此次为工商银行个人不良贷款资产包,批量资产共11户,债权合计436.6万元。

各类AMC进场角逐个贷不良资产包

近日,工商银行发布了2021年第5期个人不良贷款(个人经营类信用贷款)不良资产包转让公告。

这是河南省内银行首批个人不良贷款资产包,本次批量资产共11户,债权合计436.6万元,在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挂牌转让。经过多轮激烈竞价,最终由中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原资产)摘牌。

今年3月,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正式批复,同意中原资产参与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对于中原资产来说,此次获批意味着其可以在河南省区域内受让银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以及全国范围内批量受让个人不良贷款。

对此,中原资产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将以此次个贷业务为契机,继续深耕主业。同时他提到,中原资产将尽快设立不良资产投资基金,并加大与省内部分地市的平台公司的合作力度。

实际上,个贷不良资产处置的风口喊了多年,但资本进入不多。此前,个人贷款不良资产不得进行批量转让,对公贷款不良资产也只能以3户及以上的数目进行组包转让。

部分银行还曾因将批量个人贷款拆成小包进行转让等违规批量转让个贷的行为,遭到监管处罚。

2021年初,《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正式印发。《通知》拓宽了不良资产转让类别,也放宽了不良资产批量转让门槛要求。

市场一下子热了起来。从《通知》发布到首批试点项目成交,仅仅用了1个多月时间。

3月1日,在银登中心竞价的首批不良贷款转让试点业务共有6单,出让方为工商银行和平安银行。其中4单为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2单为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

其中,安徽国厚资产率先拿下工行个人消费信用贷款资产包。未偿本金1489万元的资产包成交价为360万,相当于2.4折。这是首次转让资产包中规模最大的一单。

业内普遍认为从银行批量转出的个贷不良已然是“硬骨头”,且没有抵押物做抵押,这会压低个贷不良资产包的价格。而当天竞标的激烈程度却出乎意料。

安徽国厚资产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公司较早地成立了相关事业部,而此次拿下工行个人消费信用贷款资产包“更多是为了熟悉业务,打通流程,打造品牌以及锻炼队伍。”

目前,已有中原资产、河南资产、安徽国厚资产、广西广投资产、北京资产、宁波金融资产、四川发展资产、重庆渝康资产、苏州资产等多家地方AMC已获当地金融监管局批复,参与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拿到个贷不良市场的“入场券”。

《通知》发布5个月后,参与批量转让个贷不良的银行机构逐步增多。银登中心数据显示,截至6月11日,已有包括140家国有大行(含分行)、143家股份行(含分行)开立了不良贷款转让业务账户。

“试验包”阶段即将终结

银保监会数据统计,2020年一季度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比2019年末上升0.13%,接近万亿市场规模。

个贷不良批量转让市场的巨大蛋糕,吸引了众多从业主体加速涌入,作为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主力军,地方AMC也加速跑步入场。

业内认为,商业银行零售类不良资产转让业务的重启,对于规范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化解金融系统风险、提高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具有重要意义。

而随着参与批量转让个贷不良的银行机构逐步增多,个贷不良资产包金额越来越大,银行批量转让个贷不良开始加速。除“几百万元”的“小包”外,一些“千万元”以上的“大包”也逐渐浮现。

6月15日,平安银行2期包上线竞拍,2期包全部为个人经营类信用不良贷款,债权金额5967.97万。其中本金2425.35万,利息3545.62万,93户560笔个贷不良债权,均已进入司法程序,且有部分查封房产,后续有参与分配的可能。

最后经过27轮的竞价,广西广投以248万的成交价竞得,相当于本金的1折。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资产包规模偏大,无论从参与的AMC数量还是竞价轮数都体现出该资产包竞争并不激烈,但1折的价格符合平安银行预期。

此外,民生银行广州分行拟转让的个人经营类信用不良贷款资产包未偿本息合计1862.68万元。

海南新创建金融市场部经理刘穆之表示,随着资产包体量越来越大,“试验包”阶段即将终结,个贷批转将步入正轨,此前业内预期从试水到正式开闸需要一个过程,好在并没有让市场等太久。

“资产包金额大,拿包门槛高,且动辄上千笔不良债权,AMC无法再像此前拿来试水、磨合的心态去争抢资产包,而是要切实从回收价值、周期、盈利等多个维度来考虑。”刘穆之提到。

经过5个月的试水摸索,个贷不良资产批量转让正逐渐步入正轨。对于个贷不良市场先行探路者而言,AMC更需要的是与上下游机构,银行、评估机构、科技服务商、处置方等,紧密合作,跑通个贷不良批量转让处置全流程,实现共赢。“我们希望和处置商成为共生关系,而不是伴生关系,没有甲方乙方,一起成长一起进步。”广投资管副总经理彭勃表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认为,批量转让试点的启动,为零售类不良贷款的风险处置开启了全新的空间,但从实践来看,相关制度仍有进一步完善和优化的空间,例如通知债务人是否存在明确简洁的方案;持续做好客户服务的要求有待明确;档案资料的交接要求有待简化。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