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丁磊糟心的2021年:网易三大业务“踩刹车”

于玉金 2021-9-17 18:14:18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一向以"低调"示人的网易(NTES.O;09999.HK)CEO丁磊在音乐业务上却总是一反常态,针对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一事,丁磊在9月1日网易财报电话会上隔空回应“我们看到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的公告,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

丁磊今年遇到的烦心事有些多。赴港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的网易云音乐突然暂停IPO计划,因“双减”政策冲击网易有道(DAO.N)被迫转型,“最挣钱”的游戏遭遇的监管持续加码。

当然这并不是丁磊最为糟心的一年,20年前,上市不久的网易便遭遇了自身业务亏损持续扩大,再叠加相关财务问题被停牌审查,股价跌至0.51美元面临退市的至暗时刻。那一年,三十而立的丁磊无意间找到的“救命稻草”网络游戏成为其业绩常青的密码。

如今,到了“知天命”年纪的丁磊面对动荡的市场或许心态上会更为平和。

游戏监管层层加码

游戏一直是网易支柱业务及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2020年之间,网易净收入分别为511.79亿元、592.41亿元及736.67亿元,其中在线游戏服务带来的净收入分别为401.90亿元、464.23亿元及546.09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一直超过7成。

2021年Q2,网易净收入为205亿元,同比增加13%,其中,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45亿元,同比增加5%,在线游戏的净收入增幅有所下滑。与此同时,网易仍在加大研发投入,网易2021年Q2的研发费用投入为34亿元,研发费用率同比提升3.36%至16.6%。

对于游戏业务净收入下滑丁磊似乎并不担心,他在财报中表示,“下半年起,网易推出了数款热门游戏,《永劫无间》吸引了全球游戏热爱者的广泛关注,《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手游已确定于9月9日上线。丰富的新产品将继续夯实网易游戏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9月9日,《哈利波特: 魔法觉醒》正式开服,游戏的网络热度和上线人数均较为火爆,首发当日仅7小时便登顶iOS畅销榜、位列双榜第一。

除了游戏净收入增幅有所下滑外,游戏监管的层层加码也挑拨着游戏从业者的神经。

9月8日,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会同中央网信办、文旅部等部门,对腾讯、网易等重点网络游戏企业和游戏账号租售平台、游戏直播平台进行约谈。此次约谈指出,各网络游戏企业、游戏账号租售平台、游戏直播平台要各网络游戏企业和平台要严格落实通知各项要求,不折不扣执行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的时段时长限制,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租售交易服务。

这是对此前发布有关部门发布的政策打补丁。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要求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六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而据记者了解,部分游戏平台的防沉迷系统被破解并非难事,不少未成年人在缴纳租号费用后就能绕开游戏平台的诸多限制。

对于未成年人游戏时长限制的政策将会有何影响,丁磊在财报会上表示,目前公司测算后该部分产生的财务影响不足1%。“主要因为网易游戏类主要产品为MMORPG等偏‘硬核’类型,公司未成年用户收入占比小,对此公司相关营收与递延收入稳定。”他解释。

不过,目前已经进入9月后半月,但今年8月仍没有国产网络游戏审批的信息。对于迟迟没有下发网络游戏版号,市场有声音认为,游戏版号将于防沉迷落实后再重启。

不过,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就算游戏版号暂停,对于头部的网络游戏公司也没有太多影响。“头部爆款还在,庞大的已上线产品库存能够支撑一段时间保持收益稳定。”他说。

有道被迫转型

当游戏业务面临监管,但未伤其根本之时,有道则在今年面临着教育行业前所未有的严监管而不得不转型。

有道成立于2006年,是网易旗下一家以技术驱动产品的教育科技公司,打造一系列大众学习工具产品,于2019年10月25日在纽交所上市。

丁磊曾说,“有道词典做了12年为无数的中国消费者创造了价值,但是我们赔钱了,没有商业模式,这就是很客观的问题。”而在上市前,网易有道找到了商业模式,并早在2018年就开始布局。2018年4月网易有道完成首轮战略融资并宣布all in K12 ,在K12领域的课程和产品上提速渗透。

2019年3月,有道CEO周枫表示:“2019年在线教育是网易的重点发力方向,有道已经成为网易教育业务的核心”。2019年8月6日,有道推出了在数理思维、阅读、英语、编程四大少儿教育赛道上的课程。

上市后,位于“第二梯队”的有道加紧追赶其他K12大班直播课公司,在2019年小试牛刀后,也曾在2020年扩大暑期促销的投入力度,请来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代言有道精品课,冠名、赞助湖南卫视多档热门综艺。为此,有道的亏损也在持续扩大。2020年,其净亏损为17.5亿元,前一年亏损6亿元,同比扩大192%。

不过,通过亏损换市场的商业模式在2021年戛然而止。今年7月,针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科教育的“双减”政策正式出台,《双减意见》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要求基本可以概括为,坚持从严审批机构;严禁资本化运作;建立培训内容备案与监督制度;严控学科类培训机构开班时间;学科类收费纳入政府指导。

8月31日,有道披露2021财年Q2净收入为13亿元,同比增长107.5%;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5.24亿元,去年同期为2.58亿元,净亏损同比增加103.1%;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净亏损为5.005亿元,同比增加99.8%。

周枫表示,有道一直致力于遵守法律法规,在中国政府发布“双减”意见后,包括学习产品、STEAM课程、成人教育和教育数字化解决方案成为新的四大增长支柱。

周枫还表示,K12业务约占有道第二季度总收入的41.2%,预计双减政策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落地,所以现在就明确K12调整计划还为时尚早。“我们相信,占收入一半以上的其他业务不会受到监管的直接影响。”

网易有道也随之不断优化业务矩阵。财报显示,2021年Q2得益于有道词典笔销量的大幅增长,网易有道学习产品的净收入达2亿元,同比增长139%;成人教育方面,中国大学MOOC的137门课程。此外,在素质教育领域,专注少儿围棋启蒙的有道纵横增势迅猛,Q2净收入环比增长180%;编程课续费率接近90%。

有道优课方面人士今年7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道优课在素质赛道上的布局可以从内容和产品设计上来看,一是,优课素质教育科目的品类一直在不断丰富和补充,如少儿编程、乐高、围棋、美术等,公司做这方面的课研已经有六、七年时间;二是,结合线下教学场景的产品设计,原本的课程更多是在线课,目前在政策下的转型需求更多是线下教育机构或是学校提出的,这方面公司不会照搬线上的产品,会从教学、外化、甚至团队带教等方面去做出适应线下场景进行改变再推出;三是,除了产品上的布局,在对客户服务上的布局也是尽可能精细,对于教师以及课程销售的带教培训方面给出了非常多可快速复制并执行下去的工具与方案。”

云音乐上市暂停

当其他业务都面临监管时,云音乐的消息则是喜忧参半。好消息是,竞争对手腾讯音乐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坏消息是,上市途中的云音乐突然暂停了IPO。

如果游戏业务对于丁磊而言是实现商业上的成功,那云音乐则是丁磊的梦想。网易云音乐是一款由网易开发的音乐产品,于2013年4月23日正式发布。在云音乐上线前几年,丁磊则经常在APP上歌曲评论区闪现。2013年12月24日,丁磊在歌曲Last Christmas下评论“这是我个人非常喜爱的一首圣诞单曲,来自于80年代英国著名的‘威猛’乐队。在平安夜的午夜钟声敲响之前,送给大家。节日快乐!”

“梦想照进现实”,早在2019年丁磊就曾公开表态要让网易云音乐独立上市,并在此后进行了人员调整,原网易云CEO朱一闻被 “内部降级”,丁磊亲自上马掌管起实际业务。

今年5月26日,云音乐在香港联交所披露招股书,将从网易分拆上市。不过,网易云音乐亏损在持续加大。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营收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49亿元,近两年分别同比增长101.9%、111.2%;当营收增长之时,网易云音乐净亏损也在扩大,2018年-2020年分别产生净亏损20亿元、20亿元及30亿元。

“得版权者得天下”,版权支出成为云音乐亏损的重要原因。从招股书可窥见网易云音乐对版权的重视程度,2018年-2020年,其内容服务成本分别是19.7亿元、28.5亿元以及47.9亿元,共计96亿元。

在线音乐市场追求独家版权,版权费走高,市场陷入恶性竞争。丁磊回应投资者关于与音乐公司的版权问题时曾称,希望音乐版权费用回归理性。他表示,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得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等需要购买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两到三倍的成本。

好消息是,8月31日,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称,截至2021年8月23日,已针对已达成的独家协议全部上游版权方发送相关函件,告知其需按期解约,其中,绝大部分独家协议已按期解约。

“我们看到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的公告,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在Q2财报会议上丁磊还表示,“我们也呼吁‍‍唱片公司‍‍‍以开放公平,共同创造行业健康发展的理念,‍‍开放授权,‍‍我们愿意以最大的诚意,‍‍我们也有足够的资金‍,‍和各个‍唱片公司展开广泛的‍‍授权合作‍,‍共同建设‍‍中国的‍‍音乐市场。”

但在8月9日晚间,网易云音乐宣布,基于对当前市场整体环境等综合因素的考量,公司管理层决定暂缓网易云音乐IPO。而目前看,网易云重启IPO则没有时间表。

尽管今年遇到的烦心事特别多,但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的丁磊应该会比20年更为坦然,在丁磊的人生准则中,坦荡荡很重要。正如他在2020年网易在港二次上市时所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