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退休了如何拿到更多钱?养老“第二支柱”平均年化收益率超7%

麻晓超 陈锋 2021-10-28 11:24:05

本报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作为我国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里第二层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年金的发展状况在近日引发行业讨论。

2021年10月27日,在华夏基金举办的“企业年金业务十五周年纪念暨年金发展论坛”上,行业专家学者、企业年金投资管理机构人士就行业发展的关键问题发表了看法。

我国企业年金政策于2004年颁布实施,经过两年多的业务准备后,2006年企业年金资金逐步开始投入市场化运作,华夏基金等15家机构首批获得投资管理人资格,到2021年我国企业年金行业发展迎来了第15个年头。

过去十多年的市场化运营下,企业年金规模不断壮大。《华夏时报》记者从发布会现场获得的行业专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企业年金规模已突破2.2万亿元。

年化收益率7.3%

华夏基金总经理李一梅10月27日表示,过去15年中国企业年金制度探索前行、逐步完善,取得了巨大成就。年金基金的积累及长期投资收益,在健全和完善我国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增强千千万万退休人员生活福祉,提升广大民众生活的幸福感、获得感,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等方面,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1991年,国务院在《关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中称,随着经济的发展,要逐步建立起基本养老保险与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和职工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相结合的制度,要改变养老保险完全由国家、企业包下来的办法,实行国家、企业、个人三方共同负担。

上述决定,被学界认为明确了我国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的“三个支柱”,即基本养老保险为“第一支柱”;企业年金,以及机关事业单位和其工作人员参加的职业年金为“第二支柱”;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为“第三支柱”。

其中,企业年金资金自2006年逐步开始投入市场化运作以来,至今已有15年,资金规模不断壮大。

《华夏时报》记者从发布会现场获得了一份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署名的报告。报告资料显示,企业年金规模从2007年的1519亿元,已经增加到2020年底的约2.25万亿元。

在这期间,企业年金市场化运作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副会长唐霁松10月27日表示,我国企业年金制度经过15年发展取得了重要成果,覆盖面不断扩大,投资品种日益丰富,累积结存规模不断增加,参保企业数和职工数增速稳步增长,根据人社部2020年末数据,2007年-2020年,企业年金平均年化收益率达7.3%。

取得良好的成绩,企业年金投资管理人功不可没,机构管理规模不断壮大。以华夏基金为例,该公司披露的数据称,作为首批企业年金投资管理人,15年来不断汇聚优势资源,加强养老金投资能力建设,已稳步成长为我国年金行业的重要力量,截至今年9月末,华夏基金管理的各项养老金规模超过3400亿元,其中年金业务规模已突破2100亿元,服务的企业年金客户近200家,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华夏基金管理的企业年金基金累计加权收益率达263.08%,远高于同期市场平均水平175.49%,为企业年金委托人累计创造投资收益超过500亿元。

投资管理面临三大挑战

我国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的建设,是共同富裕道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郑秉文指出,“第一支柱”现代社保制度的建立激发了生产力,对市场经济和城镇化发展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成为共同富裕的基础;“第二支柱”企业补充养老保险让企业发挥了作用,同时市场化运作提高了养老金的收益率,是共同富裕的重要补充机制;“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账户的建立可激发个人活力,充分发挥个人作用,是对共同富裕的个人参与。

但他同时表示,“三支柱”养老金都存在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第一支柱”市场化投资深度不足,“第二支柱”覆盖率过低,“第三支柱”试点效果不佳。为加快二、三支柱养老保险制度发展,郑秉文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一是建议提高“二三支柱”立法层次;二是建议在企业年金中尽快引入“自动加入”,以实现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均衡发展;三是建议在“第三支柱”养老金顶层设计中引入“二三支柱”间自由转换、个人账户终身制、提高税收比例、建立资本利得税等“十项措施”。

对于企业年金未来发展,唐霁松表示,要进一步加强政策支持,包括进一步研究提升企业年金制度覆盖深度,研究调整企业年金税收政策体系,加强对企业激励和政策倾斜;进一步发挥投管优势,拓展年金投资广度和深度,丰富产品供给,促进金融监管部门为企业年金基金支持资本市场发展提供政策优惠;进一步丰富监管手段,在市场化管理过程汇总,建立全面、连续、动态的风险防范机制,降低投资风险敞口;进一步提升管理效能,行业监管部门应加强协调配合,同时推动行业自律,形成年金市场良性发展格局,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此外,企业年金的投资管理当前也面临着挑战。华夏基金副总经理孙彬10月27日表示,当前年金投资管理面临的三大挑战:一是如何在低利率环境下寻找适当风险收益特征的资产,供年金基金大量配置?二是如何在现有运力下快速、有效满足不同客户的投资需求,实现差异化投资目标?三是如何权衡相对收益目标与绝对收益目标,在短期考核下发挥长期资金优势?

对此,孙彬称,华夏基金积极应对三大挑战:一是通过资产创设,弥补缺失的优质资产频谱;二是通过搭积木的应用场景,克服多账户管理难题,实现更为灵活、高效的配置;三是针对年金特性,通过资产配置适度加强仓位灵活波动,兼顾相对收益与绝对收益目标,从而更好地满足客户投资目标,提升年金投资业绩。据孙彬介绍,这些年华夏基金持续优化年金投资理念,向资产配置要收益,向权益投资要弹性,顶层全面推行主投资经理制度,底层加强资产多元化布局,持续扩大积木单元,积极发展FOF+MOM的平台化形式,实施多管齐下的人力资源制度改革,同时积极探索科技赋能下的精细化管理,全面提升年金管理效率。此外,华夏基金还积极在养老金第三支柱发力,推进养老FOF业务。目前华夏基金已经搭建了完善的养老FOF产品线,能够为投资者提供“一站式”养老投资服务。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