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歌尔股份“去苹果化”十字路口:分拆子公司上市,跟风元宇宙

卢晓 闫晓寒 2021-11-15 23:08:54

本报记者 卢晓 见习记者 闫晓寒 北京报道

2020年以来,声学领域的“果链”龙头歌尔股份股价一路上涨,从2020年4月最高约19元,涨至今年9月约52元,一年多时间,歌尔股份股价涨173%,市值突破千亿。

不过,作为苹果供应链企业,歌尔股份曾在2018年因过度依赖苹果导致其当年业绩股价大幅下滑。今年以来,歌尔股份开始加码“元宇宙”业务,并在近日宣布分拆子公司歌尔微独立上市——动作频频背后,歌尔股份正在试图摆脱“苹果依赖症”,谋求新的增长方向。截至11月15日收盘,歌尔股份股价收于49.53元,涨幅为2.36%,总市值达1692.10亿元。

分拆歌尔微追风半导体

按照歌尔股份给出的时间表,分拆歌尔微独立上市预案将在十天后,也就是11月25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投票表决。

日前,歌尔股份发布了分拆子公司歌尔微至创业板上市的预案。歌尔股份表示,本次分拆完成后,歌尔股份股权结构不会发生重大变化,且仍将维持对歌尔微的控制权,歌尔微的财务状况和盈利能力仍将反映在公司的合并报表中。

对于分拆歌尔微独立上市,歌尔股份在公告中表示,“通过本次分拆,歌尔股份将进一步实现业务聚焦,深化MEMS器件及微系统模组相关领域布局。”

作为歌尔股份旗下唯一一家从事MEMS器件及微系统模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半导体公司,成立仅4年多的歌尔微在2020年为公司贡献超过30亿元的营收,占当年公司577亿元总营收的5.2%。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歌尔微的业务包括芯片设计、封装测试和系统应用等。据光大证券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MEMS麦克风市场中,楼氏、歌尔股份和瑞声科技三家占据市场超过七成的份额,其中歌尔股份以31%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

歌尔股份近期分拆的半导体业务,被认为是歌尔股份在业务结构不稳定的情况下所作出的改变。

产业观察家丁少将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歌尔股份将半导体业务剥离出来,主要是想要迎合半导体风口,为公司在业绩和资本市场起到带动作用。

他认为,一方面,歌尔股份的精密零组件业务处于下行状态,另一方面,歌尔股份的传统精密器件和代工业务所处赛道想象空间不大,作为苹果的众多供应链企业之一,歌尔股份不稳定的、缺乏想象空间的业务结构很难有继续上涨的空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将半导体业务放在现有的业务中,或许会抑制半导体业务的发展,掩盖公司具备的高科技含量的一面。”

11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就公司分拆子公司原因,未来重点布局方向等问题联系歌尔股份,公关人员表示,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苹果依赖症”

2001年成立的歌尔股份以“声学技术”业务起家,2008年歌尔股份成为电声元器件行业龙头并在深交所上市。

两年后歌尔股份成为“果链”企业,为苹果供应声学组件、有线耳机等电子声学产品,当年年底歌尔股份市值突破200亿元。2019年,歌尔股份开始为苹果的无线耳机做代工,拿到了三成以上的代工份额。

加入“果链”的十一年中,歌尔股份对苹果的依赖不断加重,公司来自苹果的收入占比从2016年超过两成,增长至2020年的近五成。而过于依赖苹果,也令外界对“果链”企业业绩的稳定性产生质疑。欧菲光已经成为“果链”企业的前车之鉴。

丁少将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歌尔股份近几年在业绩和资本市场表现得起起伏伏,或许也折射出歌尔股份的业务结构不够稳定。

财报显示,歌尔股份三大主营业务为精密零组件业务、智能声学整机业务以及智能硬件业务,其中,以智能无线耳机为主的智能声学整机业务,仍受到苹果产业链的影响。

2018年是歌尔股份进行业务结构调整的转折点。当年,受苹果在全球出货量大幅下降、苹果引入立讯精密成为新的声学器件供应商等影响,歌尔股份出现上市以来首次营收、净利双降,一年内市值缩水60%。

2018年前,精密零组件业务一直是歌尔股份占比最高的业务,占比超过4成。此后,精密零组件业务的收入增速逐渐放缓。

2021年前三季度,歌尔股份的精密零组件业务收入规模约为另外两大业务的一半,智能硬件业务占总营收比重超四成,智能声学整机业务占总营收比重为36%。

然而,苹果带来的不确定性还在继续。据媒体报道,苹果今年计划削减手机和AirPods无线耳机的产量,由此,歌尔股份的业绩难免再次受到波及。

“元宇宙”空间多大

歌尔股份选择的长期增长点——智能硬件业务或许也可以减弱苹果出货量波动带来的冲击。

2021年,元宇宙迎来风口。今年上半年,歌尔股份首次将“元宇宙”写入半年报中。今年前三季度,歌尔股份营收、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52%、65%。歌尔股份表示,主要是因为“公司VR虚拟现实、智能可穿戴和智能无线耳机等产品销售收入增长,盈利能力改善。”

受元宇宙概念大火影响,今年歌尔股份包括智能穿戴设备、VR/AR产品在内的智能硬件业务实现大幅增长。

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歌尔股份智能硬件业务同比增长119%,而另外两大业务对营收贡献有限:精密零组件业务不再是营收主力,智能声学整机业务受限于苹果产业链影响,两大业务分别同比增长在23%左右。

事实上,据歌尔股份介绍,公司在2012年就开始布局以VR/AR为代表的新兴智能硬件业务,2016年起成为索尼PSVR和Oculus Quest产品的独家代理商,目前占据全球中高端虚拟现实头显70%的市场份额。

在丁少将看来,歌尔股份追赶半导体和元宇宙风口,是其想要转变外界对公司的刻板印象,成为更加有技术含量的、迎合产业风口的科技公司,而不是一家传统的电子信息制造、代工为主营业务的低估值的公司。“歌尔股份是微软、Facebook等全球顶级大厂的代工厂,在VR\AR方面有客户和技术的积累、制造的能力。”

需要提及的是,虚拟现实早在2016年就曾出现过短暂的火爆,受制于技术的不成熟和硬件水平的制约,不到一年VR行业就逐渐趋向于冷静,直到四年多后的今天才又成为行业风口。

另外,IDC预测数据显示,未来五年间,全球VR虚拟现实产品出货量年均增速有望达到约41.4%,AR增强现实产品出货量年均增速有望达到约138%。随着全球VR虚拟现实产业的快速发展,国内越来越多的企业,包括腾讯、字节等互联网大厂都在加码虚拟现实行业,试图在行业内分一杯羹。

但这次,元宇宙的风口能刮多久,企业是否有技术壁垒,又能否拿出将VR/AR技术落地的产品,是包括歌尔股份在内所有入局的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