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安排员工及亲属围标医院采购项目,医疗器械代理商涉嫌串通投标被批捕

于娜 2021-11-20 10:39:01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医疗器械采购招标往往涉及金额巨大,利益驱使下,围标串标、商业贿赂成为业内“潜规则”。

据中国检察网近日公布的一则起诉书,因涉嫌串通投标罪,哈尔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实际经营者张某甲被警方逮捕,并由检察机构提起公诉。

起诉书显示,2014-2017三年间,在哈尔滨市一家医院对外招标采购医疗设备中,张某甲为了提高中标概率,与朋友对其进行围标,多次中标了该医院运动心电测试系统设备、多人共览显微镜、肌电诱发电位仪、脑电图仪、数字X射线摄影系统等采购项目,累计中标金额达523.75万元。

一台高端医疗设备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为了在医院采购中中标,一些医疗器械代理商不惜铤而走险。据中国检察网公布的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数十名医疗器械从业人员涉嫌串通投标罪被提起公诉。

医药产业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医疗医药行业各种围标串标,贿赂腐败等案件频频曝光,表明国家不断加大力度整治医疗领域各种腐败违规乱象。串通投标扰乱集中采购秩序,妨害国家医保基金的安全,损害患者群众的利益,必将受到监管部门的严厉打击。

中标背后的暗箱操作

据起诉书披露,被告人张某甲于2006年开始从事医疗器械销售工作,后于2010年10月成立了哈尔滨上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系张某甲妻子陈某甲,实际经营者系张某甲。

2014年12月22日,哈尔滨市某医院通过黑龙江省一家招标有限公司对外招标购买医疗器械,2015年1月6日,该招标公司作为招标代理公司对外开标。张某甲为了提高中标概率,通过朋友徐某某分别借用江西某贸易有限公司、江西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资质,会同哈尔滨上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参与投标。张某甲为三家公司统一制作标书,并提供了投标保证金。

在招标过程中,张某甲安排其公司员工张某乙作为自己公司的投标代表人在标书上签字,其本人作为江西某贸易有限公司的投标代表人参与围标。同年2月5日,江西某贸易有限公司中标,中标价480000元。2015年3月3日,该贸易公司与哈尔滨市上述医院签订了运动心电测试系统设备采购合同。

2016年4月7日,哈尔滨市上述医院再次通过黑龙江省某招标有限公司对外招标购买医疗器械,对外开标后,张某甲为了提高中标概率,通过朋友徐某某分别借用江西某科贸有限公司、宜春市某科贸有限公司的资质,会同哈尔滨上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参与投标。通过一番围标操作后,2016年5月27日,江西某科贸有限公司以1907500元中标,之后,哈尔滨市上述医院与其签订了多人共览显微镜、肌电诱发电位仪、脑电图仪等设备采购合同。

屡屡得手,尝到甜头后,张某甲胃口更大了起来。 2017年12月13日,哈尔滨市上述医院再次对外招标采购医疗设备。为了提高中标概率,张某甲故伎重演,通过南昌某甲贸易有限公司、南昌某乙贸易有限公司、南昌某丙贸易有限公司的监事李某某,借用上述三家公司的资质参与投标。最终,张某甲姐夫于某某作为投标代表人的南昌某甲贸易有限公司中标哈尔滨市上述医院数字X射线摄影系统采购,中标价285万元。

经侦查,2021年3月2日,张某甲在大连市普兰店市一小区内被侦查机关抓获归案。

信用无法修复将失去市场

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疗器械从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医疗器械招标采购最低都是几十万起步,动辄上千万,代理商找人围标甚至给回扣是由来已久的,很多公司都这么操作。

据中国检察网公布的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数十起医疗器械从业人员涉嫌在医疗机构招投标项目中串通投标的案件,另据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从2013年到2020年12月,医药领域贿赂案件超3000起。

医疗机构医疗设备招投标本应是公平、公正、公开的,串通投标以及商业贿赂等违法操作不仅损害了国家和患者的利益,也扰乱了医药采购市场的正常秩序。

对此,国家有关部门不断加大对医药器械采购、招标等监管力度。

根据国家医疗保障局2020年发布的《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以及相关操作规范、裁量基准,在医药购销中给予回扣或其他不正当利益、涉税违法、实施垄断行为、不正当价格行为、扰乱集中采购秩序、恶意违反合同约定等有悖诚实信用的行为,列入失信事项目录清单。医药企业(含药品生产许可持有人、药品和医用耗材生产企业、与生产企业具有委托代理关系的经销企业,以及配送企业)在定价、投标、履约、营销等过程中,通过目录清单所列失信事项牟取不正当利益的,纳入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范围。

根据该医药企业招采信用评价“黑名单”制度,医药企业在本地招标采购市场的失信情况评定为“一般”“中等”“严重”“特别严重”四个等级。医药企业以低于成本的报价竞标扰乱集中采购秩序,或以欺诈、串通投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方式竞标扰乱集中采购秩序,既遂的,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

对于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的医药企业,除提醒告诫、提示风险外,会限制或中止该企业涉案药品或医用耗材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限制或中止期限根据医药企业信用修复行为和结果及时调整。但是,对于其中涉及串通投标既遂的医药企业不接受主动修复。

周树表示,一旦医药企业、经销企业被认定为串通投标竞标扰乱集中采购秩序且既遂的,将无法主动进行信用修复,这也意味着企业可能无限期被限制或中止涉案药品或医用耗材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将付出失去市场的代价。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