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再度收到深交所关注函,中来股份还执着于将自己“嫁出去”吗?

陆肖肖 2021-11-28 15:05:08

本报记者 陆肖肖 北京报道

11月25日,中来股份收到了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函,要求中来股份补充说明分布式光伏电站赊销业务模式的具体内容,包括开展赊销业务模式的年度、各年度销售的电站数量、确认的收入金额和长期应收款借方发生额、回款期限及已经收回的金额,补充披露赊销业务模式合同的主要内容,测算发电量、衰减情况及合同约定等,具体说明农户一般完成支付电站款的年限等。

今年以来,中来股份频频受到监管方的关注,据不完全统计,中来股份已经八次收到监管层的关注函、问询函或监管函。中来股份今年的业绩也不乐观,其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减少72.04%。受到原材料价格变动的影响较大,今年上半年电池及组件的毛利率甚至变为负数。

执着于将自己“嫁出去”的中来股份,在2020年曾经三次寻求接盘方,最后引入了姜堰道得,但由于其战略投资成为控股股东的目的未能实现,姜堰道得近期也在忙着减持。大股东减持后中来股份是否会继续寻求接盘方呢?中来股份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实际控制人目前无转让控股权计划。

业绩下滑明显

实际上,关于公司的半年报,深交所已经在10月21日向中来股份发出了问询函,中来股份在10月29日回复了上述问询函,但关于半年报的相关问题,深交所在11月25日再度发来关注函,要求中来股份补充说明分布式光伏电站赊销业务模式的具体内容。

今年中来股份的业绩也不容乐观,其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41.33亿元,同比增长14.13%,净利润为0.74亿元,同比减少72.04%,扣非净利为0.3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了86.87%。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中来股份方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主要系上游原材料采购价格及出口海运费大幅上涨所致。

之前的半年报中,中来股份也透露,由于受上半年原材料大幅涨价、海运运输费大幅上涨等多方面影响,公司面临着新的挑战。今年上半年,中来股份主要产品的毛利率都出现了下滑,电池及组件的毛利率甚至变为负数。其中,背膜、电池及组件、光伏应用系统等主要产品毛利率分别为18.58%、-4.3%、14.47%,较上年同期分别减少6.68、15.23、18.3个百分点。

据了解,中来股份成立于2008年,2014年成功上市,专注于光伏辅材、电池组件、系统集成等产品的研发与制造,光伏背板、高效电池及组件、光伏应用系统是其三大业务板块,是全球领先的N型单晶双面电池制造商及全球领先的背板制造商。

为了抓住光伏产业的发展机遇,中来股份也进行了很多努力。上半年,中来股份持续加大技术研发力度,推进产线的技术改造,推动基于大尺寸硅片及J-TOPCon2.0工艺的大尺寸TOPCon电池的量产应用,同时着手大尺寸组件产品的开发。上半年,中来股份启动了“年产1.5GW N型单晶双面TOPCon太阳能电池项目”的建设,并于2021年6月启动“年产 16GW高效单晶电池智能工厂项目”。同时,中来股份拟在印度尼西亚设立子公司以实施印尼项目一期“年产500MWN型双面高效组件项目”。

但短期来看,中来股份的发展仍受到外部因素制约。中来股份坦诚,2021年第三季度,受下游客户装机需求逐步释放及上游硅料供不应求的影响,主要原材料硅片、PET基膜等采购价格在短暂下调之后又回涨,价格仍保持在高位运行;同时由于全球疫情影响海运费持续上涨,光伏企业普遍面临较大的压力。中来股份拥有“年产2.1GW N 型单晶双面太阳能电池项目”产能,其他计划中产能尚在建设中,目前经营规模仍较小,且处于产业链下端,较业内光伏产业链垂直一体化经营的企业更容易受到原材料价格变动的影响。

如何对抗未来业绩下滑的风险呢?中来股份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四季度拟通过合理调整采购计划、积极开拓新的供应商、适时调整产品销售价格、加大研发实现降本增效、提升市场开拓力度、扩充产能等多方面的措施应对业绩下滑的风险,今年全年的业绩情况目前尚无法预计。

遭大股东减持

中来股份大费周章引入的大股东姜堰道得近期在忙着减持。9月24日,中来股份公告称,持本公司股份1.19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10.95%)的股东姜堰道得计划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6537.76万股(不超过本公司总股本的6%)。姜堰道得减持的原因是,战略投资成为控股股东的目的未能实现。

在去年一年中,中来股份三度寻求股权出售,创始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三次意欲让出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退场之意明显。

2020年6月份,中来股份首次公布了控制权变更计划,林建伟、张育政拟将其直接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协议转让给乌江能源,还欲将部分表决权委托给乌江能投,以确立乌江能源对公司的控制地位。一个多月后,中来股份表示双方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投资等重大事项未能达成一致,双方决定转让事宜终止。

在与乌江能源解除协议的之后,中来股份很快找到了第二个接盘方杭锅股份。第二次股权出售也采取了同样的协议转让和委托表决的方式,林建伟、张育政同样承诺让渡部分表决权予杭锅股份,使其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但此次交易也未能顺利进行下去,杭锅股份方面就重组及未来资本市场运作进程等事项进行了充分论证,认为现阶段继续推进本次重组的有关条件不够成熟。

之后,中来股份又找来第三个交易方姜堰道得。原本控股股东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通过股权转让、委托表决权、定向增发的方式,使姜堰道得成为公司新任实控人,合计控制上市公司的表决权40.12%。但后来随着增发被取消,以及后续一系列股权交易、委托表决权等的变更,最终姜堰道得未能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林建伟、张育政与其二人控制的普乐投资为一致行动人,协议转让过户完成后,林建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直接持有公司总股本的29.95%,拥有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14.95%。林建伟、张育政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姜堰道得持有公司8519.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95%,拥有的表决权同为公司总股本的10.95%,成为公司除林建伟及其一致行动人之外的第二大股东。

为什么中来股份频频寻求股权出手呢?林建伟曾对媒体表示,“转让控制权还是基于公司长期发展考虑。”但从其频频意图交出公司控制权的操作来看,林建伟、张育政夫妇退出的意图十分明显。而今,随着姜堰道得大规模的减持,中来股份的股权结构再生变数。

另外,中来股份三季报显示,林建伟所持公司股份有1.22亿股质押,0.15亿股股份被冻结,分别约占其所持股份的67.47%和8.12%,张育政有0.74亿股股份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54.33%。

至于大股东减持后是否会继续寻求控股权转让?中来股份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实际控制人目前无转让控股权计划。公司控制股东、实际控制人目前质押比例为59.95%,主要为林建伟认购公司2017年非公开发行的股票融资质押担保。公司目前资金使用情况正常。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