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高杠杆收购境外垃圾资产,前董事长薛峰被调查,光大证券人事震荡不断

柳川 陈锋 2021-11-30 18:07:46

本报记者 柳川 陈锋 北京报道

光大证券(601788.SH)前董事长薛峰因MPS事件被带走调查一事,日前迅速发酵成为新闻热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本月内,光大证券第二次被爆出有高管被调查新闻。11月17日,黑龙江纪委发布消息称,光大证券债务融资总部总经理、投行总部总经理杜雄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相关部门审查、调查。

公司未来如何杜绝高管腐败带来的风险?未来有什么具体措施?《华夏时报》记者就此联系到了光大证券相关工作人员,但截至发稿,该工作人员并未对记者的问题进行具体回复。

跨国并购案

据《第一财经》报道,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已于数月前被有关方面带走调查,核心事由可能涉及此前沸沸扬扬的跨国并购案,即暴风集团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 MP&Silva Holding S.A.)事件。MPS项目在2019年2月爆出风险,两个月后,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辞职后一直抱病协助调查MPS事件。

时间回到2016 年 3 月,暴风集团全资子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下称“暴风投资”)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资本”)签署《光大资本与暴风投资关于共同发起设立新兴产业并购基金之合作框架协议》,公司及其关联方、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拟通过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的方式,收购 MP&Silva Holdings S.A. 股东持有的 MPS 65%的股权。

之后各合伙人共同签署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协议》及《合伙协议之补充协议》,成立产业并购基金浸鑫基金。其中由暴风投资、光大浸辉、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为联合GP,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对于浸鑫基金的管理,3家GP设立投资决策委员会,作为浸鑫基金的投资决策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一共3名,其中由光大浸辉投资委派2名、暴风投资委派1名,投资决策需经 100%投票同意方可通过。

经过一轮增资后,暴风集团作为LP合计认缴浸鑫基金2亿元出资额,暴风投资作为GP合计认缴浸鑫基金100万元出资额,光大浸辉作为GP认缴浸鑫基金100万元出资额,上海群畅作为GP认缴浸鑫基金100万元出资额,其他LP合计认缴浸鑫投资50亿元出资额。

在LP中出资最多的为招商基金旗下全资子公司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出资28亿元;其次为出资 6亿元的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其他出资人还包括上海爱建信托、光大资本、深圳科华资本等公司。

实际上,MPS公司在股权被收购后经营陷入困境,2018年10月,MPS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被判破产清算。

高杠杆下损失巨大

2019年2月,光大证券港股突然发布公告称,浸鑫基金的两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主要内容为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

随着光大证券和暴风集团的公告,浸鑫基金背后的问题和出资人的矛盾逐渐公开化。

2019年5月9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浸鑫基金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浸鑫基金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合计7.51亿元。

2019年6月1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浸鑫基金中的一家LP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因《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

2020年5月12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于近日收到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支付申请人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本金 4 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2020年8月8日,光大证券公告称,其子公司光大资本一审被判决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合计支付35.16亿元。 而该案件的二审也是维持原判。

2018年至2020年,光大证券连续三年年报为MPS项目计提预计负债,三年分别计提金额为14亿元、16.11亿元、15.50亿元,合计为MPS项目承担实现损失45.52亿元。

人事余震不断

据悉,薛峰自2014年1月起任光大证券总裁,于2016年11月起兼任光大证券董事长。2017年10月,薛峰辞去总裁一职,保留董事长职位。2019年4月MPS事件风险爆出后,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

在2019年,光大证券因为此事余震不断。其中包括首席风险官王勇离职,光大资本总裁代卫国被免除职务,MPS项目负责人、光大资本投资总监项通被检察机关批捕。光大证券董事长闫峻在当年的中期业绩会上说,对于海外投资爆雷事件,有8名主要人员被严肃问责,分别给予其职务、纪律和经济处罚。

在光大证券研究所方面,去年,研究所所长胡雅丽、副所长裘孝峰、所长助理金星先后离职。此外,还有多位分析师离职。

一位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冯鑫、薛峰等人在国内都是‘人精’一样的人,为什么钱一到了国外,就变傻了呢?这值得深思。”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