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民营企业加速出售光伏电站资产,资金压力下亏本也要出手,谁是接盘侠?

李未来 2021-12-2 10:26:23

本报记者 陆肖肖 北京报道

东方日升再度将旗下电站资产放到了谈判桌上。11月26日,东方日升公告称,拟将日升电力持有的皮山电力100%股权以1.7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新疆风能,拟将乌海宁升100%股权以93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三峡能源。

东方日升表示,本次交易预计产生税前利润382.42万元,有利于公司提高资产运营效率,有助于公司回收光伏电站建设资金,使公司回笼资金后能够继续用于新的光伏电站建设,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结构。

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东方日升卖个不停。今年10月28日和10月18日,东方日升刚宣告了出售澳洲一光伏电站项目和国内四个电站的消息。受到融资成本较高、补贴不到位等因素的影响,光伏电站已经成为许多民营企业的包袱,不仅是东方日升,许多民营光伏企业也正在加速清理电站资产。

企业加速出售光伏电站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数据库11月2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至今,我国光伏电站交易规模正以2GW+/年速度攀升。2018年我国光伏电站交易规模在2GW以上,交易总额超100亿元;2019年电站交易规模“翻倍”达到4.24GW,交易总额140多亿元;2020年可统计的光伏电站总交易规模攀升至6.3GW,交易总额超过200亿元。2021年初至今,可统计的光伏电站总交易规模已超9GW,交易总额287亿元以上。协鑫、正泰电器、东方日升、晶科科技等企业交易规模居前。

但这些电站交易中,有的是盈利的,有的甚至是亏损的。保利协鑫能源最近的一次转让电站在今年的6月,公司出售元谋绿电的80%股权及红河县瑞欣、昆明旭峰等多家公司的全部股权予贵州西能电力建设有限公司,这些公司拥有共七座位于中国的已营运光伏电站,总并网容量为约229兆瓦。首批购股协议项下的代价总额为2.19亿元,预计出售事项将产生亏损净额约1.17亿元,公司负债将减少12.05亿元,交易所得的现金将用于进一步偿还债务。

保利协鑫能源表示,为配合其转型升级发展目标,保利协鑫透过其附属公司协鑫新能源持续推进轻资产模式转型。保利协鑫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未来光伏电站是否出售要看公司战略。

部分光伏企业的电站资产的亏本处理甚至严重影响了公司业绩。近日,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提问兆新股份“公司为啥会亏损?”兆新股份回应称,公司2021年第三季度亏损原因主要系因本期处置部分光伏电站公司股权产生大额股权处置亏损及相关居间费用,其次是化工原料大幅涨价,精细化工板块收入和毛利率下降所致。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兆新股份营收为2.62亿元,同比下降10.94%,净利为亏损3.08亿元,同比减少302.33%。

为什么民营光伏企业宁可割肉也要卖电站呢?能源情报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宽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年来光伏电站交易量持续攀升,越来越多的民营光伏电站被出售给大型央国企,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是民营企业难以承受融资成本高、补贴不到位、重资产高负债、不完全消纳等因素,即便是有一定资金实力、有一定技术能力的“明星”民企也不得不“忍痛割爱”,放弃光伏电站业务这一“现金奶牛”,实现由重资产到轻资产转型。

国企央企成最大接盘侠

近年来,不少民营光伏企业受电站资产拖累严重,债务缠身,资产负债率高企,不得不进行轻资产转型,国企央企则在双碳目标的指导下,逐步扩大新能源的资产包,开始大量购入光伏电站资产。

从近两年庞大的电站交易数据来看,电站投资领域国进民退的趋势明显。据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在今年已明确交易规模的光伏电站交易中,以华电集团、国家电投为代表的央国企成功霸占买方市场,已收购超8116MW光伏电站资产,占总交易规模的89%以上,交易总额超过235亿元。其中,华电集团、国家电投、中核集团、三峡集团电站收购总规模均升至GW级别,华电集团、国家电投更是达到2GW以上。

从具体企业来看,华电集团收购总量达2875.1MW,排名买方第一。交易规模位列买方第二的是国家电投,年初至今,国家电投共进行12起光伏电站交易,收购总规模达到2875.34MW,交易总额80.14亿元以上。

张立宽分析,对于买方大型央国企来说,在双碳目标下,众多能源巨头陆续公布了各自实现双碳目标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为确保实现双碳目标,增加清洁能源特别是光电能源占比是重要举措,而随着硅料、支架等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新建电站的成本也不断攀升,直接购入存量电站成为一种便捷的现实选择。总体上看,光伏电站交易量持续攀升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买卖双方各取所需、优势互补,未来一段时间这种趋势仍将持续。

从近期来看,光伏电站似乎不再是一个好的生意。11月初,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发文表示:“2020年下半年至今,多晶硅价格一路上涨,加之光伏产业链其他材料、设备的上涨,光伏电站还普遍要求配置一定比例的储能设备,今年地面光伏电站的发电成本增加了20%-25%。然而,由于光伏发电执行燃煤发电基准价,该价格并未随市场情况发生变化,导致今年光伏电站投资回报率急剧下滑甚至亏本。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光伏装机不尽人意,很多地方光伏电站成本和收益倒挂,投资商只能暂缓或取消项目建设。”

责任编辑:李未来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