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茶王”已逝,大益集团管理层变动倒计时:天价金融茶命运转折?

张瀚文 黄兴利 2021-12-24 16:45:01

(张瀚文摄影)

本报记者 张瀚文 黄兴利 北京报道

“一代茶王”吴远之的意外离世为茶业龙头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近日,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益集团”)公告透露,集团董事长、总裁吴远之在加拿大旅居期间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去世。大益集团随后成立特别委员会,由吴远之的遗孀张亚峰担任主任委员。12月24日,《华夏时报》记者从大益集团相关人士处获悉,后续集团管理层变动将在本月28日宣布,张亚峰会否接手大益集团将在那时揭晓。

吴远之执掌大益集团已17年,在他治下,大益集团从19世纪末经营不善的勐海茶厂逐步发展成世界第四大茶业公司、中国首屈一指的茶企。但学金融出身的吴远之将普洱茶赋予了金融属性,将产品打造成了“茶中茅台”,这也是其饱受外界争议的原因之一。日前,记者走访北京大益茶门店发现,店中在售的“仓颉号”普洱茶,一片(约357克)售价高达3万元。

“茶王”陨落

1966年生人的吴远之走得毫无征兆。

12月20日,大益集团在微博发布讣告:“云南大益茶业集团董事长、总裁,云南大益爱心基金会理事长吴远之先生,生于1966年7月,在加拿大旅居期间,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12 月19 日去世,享年55岁。”

大益集团官网介绍显示,“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核心企业:勐海茶厂)是中国茶叶产业的领跑者,始创于1940年。目前大益集团的生产规模、销售额、利税及品牌综合影响力稳居同行业第一,品牌专营店数量更创造全球同类门店之最。”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普洱茶市场规模已超40亿元,而大益集团市场份额近40%,吴远之就是这个茶叶帝国的缔造者。

公开资料显示,吴远之生于1966年,海南海口人,大学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主修飞机设计,随后前往加拿大渥太华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在涉足金融领域,先后在海南省经济研究中心、海南证券交易中心、海南清澜视野股份有限公司、香港海信投资有限公司任职,并担任上市公司博闻科技的董事。

就是这样一个前半生和茶叶没什么关系的人,将濒临倒闭的勐海茶厂“起死回生”。2004年,吴远之加入勐海茶厂,改名为“大益集团”,此后大益集团走上飞速发展道路,这一年大益集团建起库容2.5万吨的毛茶仓库群和两座年产上万吨的发酵大楼。

2005年,大益集团成为云南省茶叶界首批通过QS认证的单位,逐步走向全面的工业化。2008年,勐海茶厂年生产成品茶能力达到一万吨。2011年,“大益”经国家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大益”商标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而在今年“双十一”,大益茶连续7年蝉联茶行业天猫品牌销售额的第一名。

天价“金融茶”

在大益集团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生产之后,吴远之并不满足,他运用自己的“老本行”,通过一系列包装和营销手段,利用强大的经销渠道和门店推动,助推普洱茶成为具有投资性质的产品。2007年,大益集团成立“云南省普洱茶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次年,“大益茶制作技艺”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一时期,大益茶旗下产品涨幅达上千倍,品牌溢价明显。

此后,大益集团在茶品“金融化”的路上一路狂奔,其高端普洱茶产品更是被称为“茶中茅台”。2017年,大益茶发布首款“号级茶”轩辕号。所谓号级茶,就是大益茶的顶级茶叶。在轩辕号后,大益茶每年都会发布一款号级茶,如千羽孔雀、沧海、仓颉等。由于“号级茶”本身具备的稀缺性,发售价3万元/片的轩辕号在发布后半年内就涨到了20万元。

12月24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北京的大益茶门店。门店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目前一片轩辕号的市场价已经涨到了大约130万元,并且“有价无市”。至于今年推出的“仓颉号”,则在门店柜台上整齐地摆放了五片,据悉,仓颉号的售价为3万元/片。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在第三方交易小程序上仓颉号的售价仅为1万元左右时,对方表示,“在平台交易大概率成交不了。因为仓颉号总共只有几千提(1提为7片),分到每个专营店里也就几提货而已,目前专业投资市场上已经炒到22万/提了。很多大益专营店的报价也已经达到6.98万元/片。”

除了仓颉号之外,门店内摆放的如“国宝贡”、“十二生肖系列”中一些茶品的价格也达到了2万元左右。上述人士介绍,“像仓颉号这类茶品,所有茶品都是由总部分配到全国各个专营店,市面上流通的仓颉号都是从门店售出去的,目前市面上流通的大概有2000提左右。”

在今年3月时,大益茶的价格涨幅达到高峰。据媒体报道,当时一款2003年的“班章六星孔雀青饼”价格达到6500万元/件,一款2000年的“班章珍藏青饼”价格达到3900万元/件。

守着如此狂热的茶品市场,上述店员也坦诚地表示,会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收购一些公司产品,再逢高卖出,“几乎很少存在‘踏空’的情况。”

茶叶王国的下一任舵手

斯人已逝,大益集团总得有人掌舵,驾驶这艘“巨轮”继续航行。

大益茶发布公告称已成立特别委员会,委员会由张亚峰(主任委员)、李占文、钟晓宾、王万春、曾新生五位委员组成,集中行使大益集团股东会、董事会与总经理权利,全面负责大益集团运营管理工作,确保集团各项业务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上述人士中,张亚峰为吴远之的遗孀。

据悉,目前张亚峰为大益爱心基金会理事、大益爱心茶室负责人,常出席大益集团爱心公益活动。值得一提的是,张亚峰也是学金融出身,是一名注册会计师。

天眼查显示,张亚峰并未持股大益集团及关联公司。大益集团是由吴远之90%控股,为实际控制人。除此之外,吴远之还是云南大益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西双版纳大益茶茶禅世界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等2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拥有6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12月24日,《华夏时报》记者询问了大益集团相关人士后续张亚峰是否会对大益集团实行接管,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后续公司管理层变动信息会在本月28日宣布。

当年吴远之将企业取名为“大益”,想来是将茶饮与健康品质生活相联系,寓意对身体“大有裨益”。也正如大益茶官网介绍的,“今天的大益,致力于传统与现代生活方式的融合,已成为经典茶品与健康品质生活方式的代表,为无数消费者竞相品饮推崇。”

但在如今的茶品市场,大益茶更是利益的象征,与金融产品无异,大益茶多了一层含义,谁持有更稀缺的茶品,谁就能获得更丰厚的利益,大益茶也会带来“大益”。人们推崇的是健康茶饮,还是“金融茶”的丰厚利益,无从知晓。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