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医美面膜”暴利超茅台!敷尔佳中止IPO:研发团队仅2人技术含量引质疑

姜艳鑫 黄兴利 2022-1-6 17:57:12

本报记者 姜艳鑫 黄兴利 北京报道

随着“轻医美”等与医美有关的信息闯进了爱美人士的生活,与之沾边的一众股票在资本市场也是水涨船高。深得资本厚爱的医美赛道,也让一众医美企业动了上市的心。

近日,记者了解到,在主打“医美面膜”的敷料公司敷尔佳给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几个月后,其IPO审核状态已变更为“中止”,主要原因系财务报告更新不及时。随着国家药监局对“医美面膜”加强审核,很多之前主打“械字号面膜”的企业也在这轮大浪淘沙中被淘汰。敷尔佳又是否会“卷土重来”,加入医美上市公司的阵营中来呢?

毛利率逾90%超茅台

敷尔佳上市进度的中止系财务资料未及时更新,此前与敷尔佳一同冲刺IPO的“医美面膜同行”创尔生物在2021年底梦断科创板后,已于1月5日向北交申请上市。

敷尔佳中止IPO前的2021年12月31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在发布了《第一类医疗器械产品目录》修订说明,最新规定在品名举例方面,删除了“医用冷敷贴、医用冷敷头带、医用冷敷眼罩、冷敷凝胶”等关键词,并明确要求该类产品备案时直接使用目录中的“品名举例”名称。而记者在搜索敷尔佳后可以发现,此类面膜的外包装上还印有以上相关字眼。也让一众消费者“坐等”敷尔佳清仓以“捡漏”。

据了解,敷尔佳的前身为黑龙江省华信药业,因捕捉到市场变化趋势和庞大的消费需求开始进行“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的研发,2017年剥离药品业务,经营敷尔佳品牌。

但据其招股书显示,自成立以来敷尔佳在生产环节中主要担任的是销售与推广的角色,在2021年2月前,敷尔佳主营业务产品均来自外部采购,其中以向哈三联采购的产成品为主,2021年2月哈三联以其持有的北星药业100%股权对敷尔佳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哈三联持有敷尔佳5.00%股权,此前在哈三联负责生产的北星药业也易主到敷尔佳,自此敷尔佳采购的产品转由公司自行生产,这次换股也为敷尔佳带来了5.66亿元的商誉负债。

敷尔佳招股书显示,目前其共有34款产品,包括医用敷料、水乳精华、喷雾、冻干粉、凝胶洁面类产品。2018年-2021年3月末,敷尔佳实现营收为3.73亿元、13.42亿元、15.85亿元、3.4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6.61亿元、6.48亿元、1.73亿元。可以看到3年多的时间内敷尔佳营收能力进步巨大,同时敷尔佳的净利率也常年维持在40%以上。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敷尔佳贴片类产品销售额为贴片类专业皮肤护理产品市场第一,占比 21.3%;其中医疗器械类敷料产品占比 25.9%,市场排名第一;化妆品类产品占比 16.6%,市场排名第二。

作为对比,2020年敷尔佳、贝泰妮、华熙生物的毛利率分别为94.95%、76.28%、81.41%。而2020年茅台的毛利率为91.41%,敷尔佳的毛利率已经赶超茅台。

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毛利率高与营业成本低有关,也就是主营业务的产品增值率高,但如果是大幅偏离行业均值,说明其产品增值能力强,就是能够将较便宜的成本转化为售价较高的成品。”

迅猛营销研发仅二人

主营业务成本低于同行的情况下,医美面膜的含金量又有多高呢?

在敷尔佳的招股书中,有一项数值令人惊奇。截至2021年3月末,敷尔佳共291人,其中在很多企业人数众多的研发人员,敷尔佳却仅有2名,占员工总数0.69%。也正是因此,敷尔佳的研发能力备受市场质疑。

与此同时,敷尔佳的研发投入值也令人惊讶,2018—2021年3月末,敷尔佳研发投入分别为30.78万元、60.39万元和147.97万元、13.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08%、0.04%和0.09%、0.04%。常年不足1%的研发投入,让人对这家科技公司的技术能力持疑。

image.png

而与华熙生物5.3%、贝泰妮2.27%的研发费用率相比,敷尔佳的研发费用率也极低。

除此之外,从研发结果来看,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提交招股书,敷尔佳仅有1项已授权专利,是其在2017年为其包装盒申请的专利。与同行业相比,截至2020年末贝泰妮、华熙生物的专利数分别为50项、341项。

研发投入、研发人员远低于同行的情况也引发市场关于其技术含量存在“注水”的关注。沈萌对记者分析指出:“技术水平与研发人员数量、专利数量存在相关性、却没有因果性,是否具有技术水平,还要看相关技术对产品增值率的贡献程度。也就是说虽然研发团队规模小,但是能将便宜的原材料转化为高价的商品,这个技术水平就很高。”

有意思的是,相比于研发费用的投入,敷尔佳更侧重于品牌推广。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 2021年3月末,公司形象宣传推广费用分别为1862.41万元、 6907.83万元及318.45 万元,有着逐年上升的趋势。对于逐渐上涨的宣传推广费用,敷尔佳在招股书表示:“主要系公司品牌形象代言支出及综艺、影视剧冠名等广告支出。”

据了解,敷尔佳曾先后签下袁姗姗、邓伦进行品牌代言,并先后冠名、赞助《花花万物 2&3》、《妻子的浪漫旅行 4》、《谁是宝藏歌手》、金鹰剧场等综艺及影视剧场。

除了形象宣传推广,敷尔佳整体销售费用也在逐年上升,2020年较2019年增加了1.5亿元。而在招股书中,敷尔佳拟募资约18.96亿元,其中6.54亿元用于“生产基地建设项目”、8.85亿元用于“品牌营销推广项目”、5691万元用于“研发及质量检测中心建设项目”以及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募集资金敷尔佳仍有超46%用于品牌营销。

相较于几十万的研发费用,用来营销推广的上亿元,使得敷尔佳未来能否守住市场蒙上了一层面纱。针对上市进度情况,销售费用比重过大以及外界对其研发能力持疑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拨打其电话并未接通,随后通过邮件发送采访问题,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