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进出口“三级跳”首破6万亿,今年上半年或仍保持10%的高位增长

张智 2022-1-15 20:21:30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2021年,我国出口逆势而行,创下历史新高。

1月14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我国外贸成绩单显示,2021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9.1万亿元,同比增长21.4%。以美元计价,我国进出口规模达到6.05万亿美元。

这是我国进出口首次突破6万亿美元关口。

8年前的2013年,我国进出口首次达到4万亿美元,2021年跨过5万亿、6万亿美元两大台阶,达到了历史高点。

“2021年外贸大幅增长,一方面是由于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宽松与财政政策扩张的外溢,使得全球经济贸易整体恢复;另一方面是全球疫情反复,中国防疫措施与产业链稳定性的优势持续凸显,出口占全球比重趋于上升。”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对此表示。

当前,我国经济韧性强,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继续为稳外贸提供有力支撑。

按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原秘书长张燕生按照预测,今年上半年中国的进出口仍然能保持比较高的增长,预计在10%左右。

不过,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也提醒,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不均衡因素增多。叠加2021年外贸基数较高的因素,2022年外贸运行面临一定的压力。

外贸“开门红”

“十四五”开局之年,我国对外贸易实现了“开门红”。

其中,出口21.73万亿元,同比增长21.2%,进口17.37万亿元,同比增长21.5%。“面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重冲击,我国外贸进出口依然展现了强劲的韧性,在困难多挑战大的情况下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李魁文说。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表示,外贸高歌猛进,得益于中国经济产业链韧性强,产业链完整,配套能力强,也得益于我国经济社会稳定发展和疫情防控保持全球领先地位。

2021年以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稳主体、稳市场、保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的政策措施,稳增长政策措施效果持续显现。比如,延续并完善部分减税降费政策,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制造业企业的融资支持,深化“放管服”改革等。这一系列政策为外贸企业纾困解难,大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成为外贸稳增长的重要支撑。

据海关统计,2021年我国中间产品进口和出口分别增长24.9%和28.6%,消费品进口增长9.9%。

同时,全球经济保持复苏态势,也对我国出口形成利好。

从地区来看,我国对欧盟、非洲出口增速均超过20%,对拉丁美洲出口增速超过40%。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更快。从产品看,在上年高增长的基础上,2021年我国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家用电器等宅经济相关产品出口合计又增长了13.2%;医药材及药品出口增长101.2%,有力支持了全球抗疫。

一个亮点是,2021年,我国机电产品出口成绩亮眼,出口额达12.83万亿元,增长20.4%,占出口总值的59%。

仅12月单月,我国出口按人民币计就同比增长17.3%,进口同比增长16.0%。剔除价格因素,12月美元计实际出口增速预计为12.8%。

“出口韧性延续,价格因素和海外订单转移仍是核心利好因素。当前,我国供应链体系的稳定性成为国际贸易往来中的重要优势,出口一定程度上受益于海外订单转移;另一方面源于全球供应链不畅和通胀预期,我国出口价格指数下半年快速上涨至高位,拉动出口。”李超表示。

部分不利因素或上半年缓解

展望今年外贸走势,商务部副部长任鸿斌表示,在充分看到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的“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在外贸领域也十分突出。

当前全球疫情起伏反复,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外需增长乏力,缺芯、缺柜、缺工问题和运费、原材料成本、能源资源价格、人民币汇率上升问题或加重企业负担,我国经济率先恢复的相对优势和基数效应可能减弱,2022年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不均衡因素增多。

“随着前期大规模宏观政策刺激作用的下降,海外需求的持续性面临挑战,特别是美国方面,消费数据可能逐步承压,各项库存数据也在2021年底逐步回归正常化,预计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经济数据将逐步转弱。”李超表示。

在张燕生看来,2022年将是一个全球经济宏观政策大变化的一年,全球化面临倒退,我国要保住市场主体,既要保高耗能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也要保受新冠疫情影响较大的消费、投资及服务业。此外,稳预期也非常关键,目前出现的一些风险点如何进行管控很重,稳预期也要求要进一步做好反垄断工作。

不过,张燕生表示,当前利好消息也不少。比如,大宗商品和油价的不稳定波动到现在已基本趋于稳定,预计供给短缺问题在今年一季度有望得到恢复;缺工、缺芯和缺柜的“三缺”问题预计在今年上半年能够得到缓解。

据了解,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要稳字当头,这也说明中国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在2022年的政策施策与2021年有所差别,在战略定位的同时要求精准施策、统筹协调。

展望未来,李超认为,海外供需缺口仍是解释出口核心逻辑,出口名义值短期仍有韧性,未来或存在隐忧,边际有所回落。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