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保壳战”的下下策: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ST星星25亿债务豁免惹争议

贾谨嫣 陈锋 2022-1-18 21:39:23

本报记者 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1月18日,在预重整之际,*ST星星(300256.SZ)发布人事变更公告称,总经理人选已经换帅。在坊间传闻更换总经理或与公司重组事项相关之际,*ST星星证券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相关传闻并不属实。

此前,*ST星星发布债务豁免公告称,控股股东决定豁免其超25亿元债务。退市新规一周年之际,上市公司再现新“财技”,以*ST星星为代表的A股多家上市公司打响以债务豁免为主要手段的保壳又一枪,由此,在临近年报披露之日,可力争公司净资产指标远离退市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退市新规出台后的过去一年时间里,监管层多次完善退市新规相关细则,以防止上市公司通过“做指标”的手段保壳。通过债务豁免方式规避退市风险,是规则上存在漏洞吗?该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ST星星预重整期换帅

*ST星星1月18日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1月17日收到公司董事、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潘清寿提交的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总经理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的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据悉,潘清寿的职务原定2022年12月5日任期届满。

另外,根据*ST星星披露,经公司董事长提名,董事会提名委员会资格审查,董事会同意聘任刘志为公司总经理,任期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公司第四届董事会届满为止。

资料显示,刘志1974年8月出生,无境外永久居留权,香港中文大学硕士学位。历任京东方、天音通信、东旭集团等多家大型集团企业中高层职位,万圣投资控股集团执行总裁,荆楚文化产业投资集团北京总部总经理,现任公司总经理。

正值*ST星星重整关键时期。此前1月13日, *ST星星公告称,重整临时管理人拟定于1月29日召开预重整阶段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基于此,有市场人士认为,此时更换总经理或与公司重组事项相关,且新任总经理多有战投工作经历,换帅意图明显。但*ST星星证券部对此予以否认,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二者并无直接联系,前任总经理离职确因个人原因。

天眼查APP显示,*ST星星成立于2003年,2011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手机及平板电脑等产品的视窗防护屏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ST星星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26.43亿元,同比下降17.16%;归母净利润-148866.57万元,同比下降48.19%。其中2021年第三季度,公司单季度主营收入6.34亿元,同比下降45.86%;单季度归母净利润-17981.98万元,同比上升62.05%;负债率143.81%,投资收益-996.15万元,财务费用1.46亿元,毛利率-3.99%。

多家公司出此下策

临近年报季,债务豁免成为部分面临退市风险的上市公司“救命稻草”,不仅少了债务,净资产数据更“好看”了,上市公司的壳也暂时保住了。

据*ST星星相关公告,2021年12月19日,其收到债权人汇盛投资以及具有江西国资背景的萍乡范钛客分别出具的《债务豁免通知函》,豁免债务总额25.42亿元。

其中,汇盛投资决定豁免其子公司*ST星星对其的债务 8.75亿元;萍乡范钛客决定豁免*ST星星对其债务16.67亿元。

有媒体爆料称,*ST星星的控股股东或寄希望于通过豁免其债务,优化其资产情况,通过“保壳”手段远离退市风险,再寻求机会“卖壳”。

除*ST星星外,亦有多家上市公司“出此下策”。1月18日,*ST猛狮(002684.SZ)因频秀保壳财技而被深交所关注。

此前1月6日,*ST猛狮发布公告称,公司的34.04亿元债务获12家债权人豁免。

根据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ST猛狮说明截至目前,详细列示已取得资料的债权人名称、已提供资料内容,未取得资料的债权人名称、尚未获取的资料、至今仍无法提供资料的具体原因。

除此之外,还要求说明距《豁免函》签署超过17天仍无法取得资料的合理性,出具《豁免函》是否为相关债权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公司是否存在未经债权人同意或未履行内部审批程序,先行披露债务豁免事项的情形;请杭州凭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说明债务豁免事项所履行的报批程序、批准时间及相关证明文件。

另外,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期,*ST德威(300325.SZ)债务豁免3.29亿元;*ST邦讯(300312.SZ)债务豁免0.82亿元;*ST金洲(000587.SZ)债务豁免14.11亿元。

监管严补漏

上市公司为何不惜余力的保壳?通过债务豁免方式规避退市风险,是规则上存在漏洞吗?该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只要规定指标细则,就会出现上市公司去做指标的情况,但这种做指标的方式,很难改变公司的实际经营状态。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保一年壳,就保住了一年重组的机会,也许未来还会退市,但续命之后总是有希望在。”王骥跃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该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王骥跃认为,不能说平时的债务豁免可以,年底的债务豁免就不可以,也不可能就因此“因噎废食”禁掉所有的债务豁免。但可以要求做专项审计,看背后是否还有其他条件,是否符合准则要求。

需要注意到,监管正在向“保壳”行为亮剑。在2021年退市新规落地后,监管层多次发布《自律监管指南》,意在精准打击空壳公司,杜绝上市公司临阵磨枪“做指标”的情况。

此前2021年11月19日,沪深交易所发布《上市公司自律监管指南第2号—财务类退市指标:营业收入扣除》。系在总结2020年上市公司年报营业收入扣除情况和监管经验,在此前发布的相关细则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并修订了营业收入扣除标准,主要目的是精准打击空壳公司,压严压实中介机构责任。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