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威马开倒车!“四连烧”后又陷“锁电门”

翟亚男 2022-1-22 22:48:11

本报记者 翟亚男 北京报道

新能源车主最怕什么?车辆自燃、续航缩水!如果这两大问题出现在同一品牌身上,其“杀伤力”可想而知。

近日,173位车主向威马发出联名律师函,要求威马停止虚假宣传。根据车主反馈,威马以“免费检查车辆及赠送200元京东卡”为诱饵驱使用户到店,实则却是通过OTA(远程升级)悄悄“锁电”,导致续航缩水近20%。威马之所以如此暗箱操作,还源于跨年的“四连烧”。截至记者发稿时至,威马官方尚未对此事件做正面积极的回应。

安全问题已成硬伤

身为威马车主的“周周”,最近创作了一首《200块就把我骗了》的维权歌曲,“我是因为相信所以才会失落,其实骗子没少只是进了车窝……”,在网络上引发巨大反响。众多车主强烈声讨威马,要求终止侵害用户权益,主动负起安全责任,弥补重大安全缺陷,赔偿用户损失,公开诚恳道歉,积极回应用户合法诉求。有威马车主代表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将向广大威马用户征集威马公司侵害用户的相关证据,适时向威马公司提起诉讼。

据威马EX5车主向记者透露,参与进行OTA后可用电量显著减少,放空电压从333V升至340V;满电电压从408V降至397V,粗略计算,实际续航减少近20%。该受访车主还表示,本来标称续航403公里的车型冬季衰减只能跑200多公里,被“锁电”后最差的一次续航仅100多公里。对此,威马方面给车主的答复是:“建议前往就近售后网点进行车辆检测,进一步确定电池健康状态、温度、路况和驾驶习惯对于续航的影响。”

有锂电池专业人士表示,动力电池寿命不可逆转,“锁电”是当前确保车辆安全的有效手段,威马“锁电”即是为了选取中间的安全电压以提高电池的安全性。不过,在该人士看来,“车企涉及用户利益的OTA,即便本身是出于安全考量,也应正面与用户沟通,不应有意隐瞒”。去年6月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再次发布了《关于汽车远程升级(OTA)技术召回备案的补充通知》,规范了车企的OTA服务流程,提到要避免车企私自锁电而解决车辆问题。不仅如此,针对汽车OTA,企业需要进行备案,威马的做法显然不合规。

不得不说,一个月里连发四起自燃事故让威马乱了阵脚,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威马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锁电”。去年12月20日,郑州,一辆威马EX5在充电站起火;12月22日,海南三亚,一辆威马EX5在路边自燃;12月24日,海口,一辆威马EX5在居民楼附近突然起火;本月,厦门,一辆威马EX5在路边自燃,车辆几近报废。其实在2020年10月,威马就曾因自燃事故频发,召回过1282辆问题车。对于召回的原因,威马一方面承认了自身电池存在问题,另一方面也提到了供应商的问题。威马在召回公告中表示,由于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产生异常析锂,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电池短路,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并产生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彻底滑落第一阵营

“相比头部几家造车新势力,威马在产品、技术、营销层面落下的功课实在太多了。”有业内人士评价。2021年,小鹏、蔚来、理想的累计销量均已接近10万辆,紧随其后的哪吒汽车全年累计销量也达到了69674辆,同比增长362%。威马官方数据显示,其全年销量为44157辆,同比上涨96.3%。表面看似还说得过去的成绩,其实已暴露其颓势。要知道,作为最早一批起家的造车新势力,2年前威马的销量还排在第2位,如今已经跌落至第5位,而且被头部梯队越落越远。

威马的创始人沈晖,是传统汽车人创业的代表人物。沈晖曾就职于吉利,并带领团队完成了“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一中国汽车工业历史上最大海外并购案。这样一位在汽车圈里声名显赫的人物,在创办威马后却显出了与造车新势力的格格不入。

从威马的硬件看,其前后推出的4款车型均出自同一平台构架,并被质疑是“油改电”平台改装而来。威马在售的4款车型EX5、EX6、W6、E5,横跨紧凑型SUV、中型SUV、中型轿车三大品类,价格从15万元至28万元,如此大的产品跨度出自同一造车平台构架,这在业内极为少见。

相比威马,小鹏和蔚来随着新车型的推出,不断对硬件架构进行重构,新的造车平台也在持续研发中。从去年前三季度财报看,小鹏汽车前三季度研发投入达26.63亿元,蔚来汽车和理想汽车的投入分别为20.73亿元和20.57亿元,三者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从某种程度上说,威马相当于在用两年前的产品与今天的造车新势力阵营对抗。”上述人士认为。

除此之外,威马的营销模式也被质疑是“穿新鞋走老路”。当大众、通用都开始在中国市场推行直销模式时,威马却选择回归传统4S店模式。为此,威马还设立了首席零售官,每个月给经销商定销售任务,要求其从威马批发车辆。而不同于大多数定价统一的造车新势力,威马一直有终端优惠。“因为急于扩张渠道,威马当初给经销商开出了很多利好条件,其中包括降低店面标准,补贴店面装修费,高额的销售返利甚至于低价供车。”有威马内部人士透露。去年7月,有消息曝出,威马汽车在鼓励自己的高管和员工自建经销商,这种奇葩模式被威马称为“半直销”模式。

据悉,目前威马已在北京、上海、成都以及沈阳等城市建立线下门店,网络规模已超过200家。但从威马全年销量计算,每家门店平均一年仅能售出220辆车。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化解厂家施加的库存压力,不少经销商都是通过相关渠道将车辆批发给了网约车公司。如果刨除这一数字,威马真正卖给普通消费者的车又要再打折扣。在这种销售模式下,威马一方面要负担极高的销售费用,一方面毛利率又极低,这使得其经营性现金流常年为负。

近日有消息称,威马或通过力世纪(00860.HK)登陆港股,目前沈晖已持有该公司28.51% 股权。这是继去年登陆科创板遇阻后,威马的最新动作。但负面缠身之下,练不好内功的威马恐怕很难借资本市场解困。

责任编辑:李延安  主编:于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