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古井贡2500万股定增股解禁,易方达等13机构半年浮盈4个亿

姜艳鑫 黄兴利 2022-1-24 22:36:16

本报记者 姜艳鑫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古井贡酒在半年前为扩产能定向增发的股票于1月24日解除限售。

1月24日,古井贡2500万股股票解除限售,这些股票是古井贡酒在2021年7月20日为扩建产能定向发行的,发行对象包括易方达在内的13家机构。根据规定,这些股票在2022年1月24日解除限售,正式上市流通。

此次解除限售的股票占目前古井贡酒总股本的4.7295%。当时增发时发行价格为200元/股,截至1月24日收盘,古井贡酒报收216.36元/股,相较去年定增成本价涨了8%,持股半年间,机构们已经浮盈破4亿元。

机构浮盈4个亿

持股半年,机构们浮盈4.09亿元。此次解除限售后,古井贡酒新增有限售条件流通股份2500万股,公司总股本由5.036亿股增加至5.286亿股。

在2021年7月20日,古井贡酒向共计13家机构定向发售了2500万股股票,发行价格为200元/股,限售期均为6个月,募集资金总额为50亿元,扣除与发行有关的费用人民币 4566万元(不含增值税)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人民币 49.54亿元。募集资金主要用于酿酒生产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

定增对象中,易方达基金为古井贡酒此次定增最大认购方,合计认购1275万股,获配金额达25.5亿元,占募资总额的一半。其次是工银瑞信、招商基金、富国基金、财通基金和国泰君安。对于以上机构是否有打算减持计划,古井贡酒董秘办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关于减持未收到通知,因为以上股东持股比例不到5%,所以不需要通知我们。”

从古井贡酒宣布定增后近半年的股价走势来看,定增股票上市后的第二日,因白酒股板块整体回调,古井贡酒股价开始下跌。直到2021年12月14日,古井贡酒达到近一年的高点,报价274元/股,但随后又开始了大幅下跌,截至1月24日,较一年高点下滑超17.92%,定增至今,股价下滑11.87%。

截至1月24日收盘,古井贡酒报价216.36元/股,在半年的时间里,按200元/股的成本计算,增幅为8%,在二级市场的市值为54.09亿元。13家机构共浮盈4.0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三季报披露的古井贡酒前十大流通股东排名中,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基金与易方达消费行业基金分别从持股比例1.6%、1.58%涨到3.1%、2.03%。

对于机构选择认购古井贡定增,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机构是完成资本收益导向的,古井贡酒利用年份酒概念不断拉升了企业的产品结构,提升了企业的盈利水平,并且积极实施技改,提升产品品质,进一步坐稳徽酒第一名,拉开了与其他竞品的距离,并且通过对于黄鹤楼、明光酒业的并购扩大了企业影响范围,身处酒类核销消费的华东市场,古井贡酒最近几年除了安徽市场,在江苏、湖北、河南与山东的确都发展顺利,给了资本市场较多的信心。”

站上扩产风口

早在2020年2月,古井贡酒就开始向外界透露出此份定增计划的细节,并发布关于定增项目的可行性报告。随后在2020年11月24日获得古井集团同意,并于2021年4月6日获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2021年7月22日,为项目定增的2500万股股票上市。

按照古井贡的说法,本次募资用途为投入之前披露的技改项目。据悉,这项技改项目总投资额高达89.24亿元,项目预计用时5年。占地面积 122万平方米,共分为7个区,包括浓香酿造原粮及制曲区 、浓香酿造一区、二区、陶坛储酒区及不锈钢酒库勾调区、包装物流区、动力能源及污水配套区 、辅助配套区。

从制曲、酿造到储存再到物流,一系列产能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年产6.66万吨原酒、28.4万吨基酒储存、13万吨成品酒灌装能力的现代化智能园区。

若按照古井贡酒的公告,2025年投入使用后,可以达到设计产能的80%。截至2021上半年,古井贡酒成品酒的设计产能为11.5万吨,实际产能为5.37万吨。

产能的扩建背后是为达成古井贡酒“十四五”规划的目标,“十四五”规划中古井贡酒表示要在2024年达到200亿元的营收目标,其中,2021年计划要达成120亿元的营业收入。翻倍的产能又能否为古井贡酒实现翻倍的收入?

对此,蔡学飞对本报记者表示:“扩建产能更多的是配合古井贡酒的产品结构升级之后对于优质基酒与老酒的需要,虽然产能并不能直接带来经济效益,但是通过扩产扩建可以有效的解决产品品质背书,以及保障高端产品供给等问题,是企业发展必然要解决的基础问题。”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古井贡酒扩产能是为了高端酒的投放,但是高端酒投放一般是在总产能的10%-20%的基础上,古井贡酒过去产能是支撑它的中端酒,那么要做高端酒就需要非常大的产能。

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大多数酒企都在进行扩充产能。以贵州茅台为例,去年12月初,为了在建的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及其配套设施项目,其竞得位于习酒镇东部的26宗国有建设用地的使用权,成交金额在3亿元以上。根据贵州茅台此前发布的公告,该建设总投资估算不超过83.84亿元。除此之外,去年贵州习酒、金沙酒业也均在进行产能扩建。

同为安徽酒企的口子窖也早在2020年1月发布公告,拟用自有资金计划投资13.6亿元建设退城进区搬迁大曲酒酿造提质增效项目,年产原酒2万吨。

对于酒企扩建产能成风口,是否是因为行业整体产能不足,蔡学飞认为:“整体上中国酒行业产能是过剩的,扩产的企业都是名酒企,扩产的都是优质产能,总的来说,整体上酒类产能一方面整体过剩,一方面优质产能不足,未来品质化竞争的趋势下,产能是支撑企业发展的核心要素。”

“因为整个白酒工艺掐头去尾,真正的精华可能只有10%那一段,同时酒需要很长时间去储存,所以无论是储存还是掐其精华,都需要巨大量的产能,另一方面,扩产能是酒企为了食品安全、产品质量做考虑。因为过去,很多的品牌的酒厂是向外购买基酒,但小作坊质量参差不齐容易出现食品安全隐患及质量问题。”肖竹青补充指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