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老牌房企天誉置业触发债券交叉违约,此前直言“面临史无前例的巨大流动性压力”

李凯旋 2022-7-2 17:15:48

本报记者 李凯旋 李贝贝 北京报道

又一家房企走在了“悬崖”边上。6月28日,老牌粤系房企天誉置业(00059.HK)发布公告表示,由于一笔未偿还本金为3.4亿港元的贷款未能成功展期,公司旗下的10只相关债券触发交叉违约,已经在6月28日9时起暂停买卖。

实际上,天誉置业已经“自救”一年有余。自2021年年初开始,天誉置业便已经暂停拿地,将大部分精力放置在广州凤尾山旧改项目上。不过,由于房地产市场未有明显回暖,天誉置业受到融资困难和销售下行两面夹击,直言公司当下流动性压力巨大。

围绕相关问题,6月29日至6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按照天誉置业官网披露的方式多次致电公司采访,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已获悉问题,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触发交叉违约

在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表示房地产短期市场已经触底之后,地产股近两日一路走高。不过,天誉置业没能抓住这次的好时机,目前股价仍然不足0.1港元/股。

6月26日,天誉置业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在一家在港金融机构存在一笔抵押借款,未偿还本金为3.4亿港元。此外,由于上述金融机构未能在宽限期之后批准该笔贷款展期,所有未偿还本金连同贷款利息已经到应付日期,但公司无法按时偿还。

天誉置业方面表示,公司仍然在与上述金融机构进行沟通,已达成协商一致的解决方案用以解决当前流动性问题。6月28日,天誉置业再次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这笔贷款违约,公司旗下10只相关债券也均触发交叉违约,已经自6月28日上午9时起在港交所暂停买卖,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6月15日,天誉置业已经针对“爆雷”进行过预告。天誉置业方面表示,公司在2022年7月份和2023年12月份有优先票据到期。2022年前5月,天誉置业已经累计偿付银行及其他债权人本金及利息约28.9亿元,但年内仍面临若干债务本息到期,且公司目前看不到境外再融资环境改善的迹象,现阶段面临史无前例的巨大流动性压力。

自救一年

公开资料显示,天誉集团于1996年成立,总部位于广州。目前,天誉集团已经形成了以房地产开发为主营业务,且同时在青创发展、物业服务、文体旅游、医疗健康等领域展开多元发展。

据悉,主要负责领域为房地产的天誉置业在2006年成功登陆港交所,相关业务布局则是从集团大本营广州起步,逐步拓展至粤港澳大湾区、重庆、贵阳、南昌等核心城市及潜力区域。目前,天誉置业旗下的重点项目包括广州天誉半岛、南宁天誉城以及徐州天誉鱼先生的社区等。

可以说,天誉置业也是房地产行业中的一员老将了。《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天誉置业已经在危机边缘“自救”一年。在2021年年度报告中,天誉置业控股股东兼执行董事余斌直言,2021年是中国房地产行业历史上压力最大及市场行情最为惨淡的一年。

为了应对2021年的艰难,天誉置业在去年年初就采取了收缩战线的相关举措,并暂停所有拿地投资。数据显示,2021年,天誉置业毛利为17亿元,毛利率约为22.1%,但整体亏损2.8亿元,自救效果并不明显。

天誉置业方面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应对行业市场恶化及惨烈竞争,公司积极采取综合性应对措施,以及为了谨慎起见,公司加大了金融资产的拨备准备,这些过渡性举措都令集团2021年利润承压。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为了应对行业寒冬,2021年,天誉置业相关战略布局有所调整。具体来看,其一,天誉置业大力推进以广州为中心的“重新聚焦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策略,并在2020年底凤尾村项目摘牌的基础上,抓紧推进项目规划、报建、融资等系列工作。其二,大力开展资产处置计划,加强资金回笼等措施。

不过,由于2022年上半年房地产销售市场整体难言回暖,天誉置业经营压力也越来越大。数据显示,2022年前5月,天誉置业销售走弱,合同销售认购金额同比下滑63%。此外,4月22日,天誉置业股价突然“闪崩”,当天股价跌幅达到82.29%。受此影响,余斌所拥有的3.23亿普通股在公开市场被强制出售。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爆雷的内房股也多次在违约公告披露前出现股价“闪崩”现象。

押注旧改

与一般的房企不同,天誉置业主要将精力放置到了旧改项目上。2020年底,天誉置业顺利成为广州凤尾村旧改项目的合作开发商。为了能够顺利开发这一旧改项目,天誉置业还进行了贷款融资,金额不超过5亿元,但年息达到14.8%。

在天誉置业看来,在如此艰难的融资背景之下,高利率也可以暂时“忽略”,只要能够顺利拿下凤尾村旧改项目,公司就有逆风翻盘的可能性。毕竟,2021年5月份,惠普也出具报告表示,预计凤尾村项目规模是天誉置业现有土储的两倍左右,能够提供240亿元的可售货值,且由于项目是旧改项目,土地成本较低,也可以帮助天誉置业实现较高的利润率。

同时,天誉置业也早已暂停了拿地计划,大力支持凤尾村项目。天誉置业方面表示,考虑到整个行业的房地产开发难度和广州凤尾村项目特有的风险,为广州凤尾村项目的开发取得必要资金对公司至关重要。

旧改项目固然很“香”,但与一般的住宅开发相比,其前期还需要拆除等事项,因此入市周期会有所拉长。据悉,广州凤尾村项目拆除和建设工作已经开始,天誉置业预计在2024年至2027年完工。

如此看来,凤尾村项目究竟能否快速变现帮助天誉置业缓解现金流压力似乎还是未知数。针对文章中提到的相关问题,6月29日至6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按照天誉置业官网披露的方式多次致电公司采访,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已获悉问题,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通过公开资料,记者了解到,余斌也是一位“神秘人物”。资料显示,余斌本是学中医出身,随后转行至地产行业,在业内以投资见长。2004年,余斌以3477万港元的价格收购了人人控股,随后为这家壳公司注入了地产业务,成功让天誉置业登陆资本市场。

2006年,余斌再次将目光瞄准到“壳公司”,收购了许家印的琼能源,并将其改名为“绿景控股”。不过,这两家让余斌在资本市场上成名的公司目前都是命途多舛。绿景控股由于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被终止上市,目前已经进入退市整理期。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