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三亚单日新增破千,乌鲁木齐六区静态管理,“暑期游”市场会因疫情熄火吗?

刘诗萌 2022-8-11 21:32:54

本报记者 刘诗萌 北京报道

8月9日,云南昆明南屏步行街,从北京来的小李和其他游客一样,躲在街道景观树下的阴影里乘凉。当天昆明最高温度25度,和全国很多地区相比十分凉爽,但是紫外线却极强。“天气太好了,就是有点晒。”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南屏步行街上的游客很多,比最近三里屯soho人多的时候密度都大。

今年,在重庆故宫文物南迁纪念馆隔热层“热化”、上海野生动物园熊猫抱着冰棒不撒手的酷暑炎夏里,人们纷纷涌向新疆、西藏、海南、云南等热门旅游省份,逃避高温的炙烤。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却一次次打乱了游客的节奏。

7月底以来,海南三亚、新疆伊犁、西藏拉萨、福建厦门等著名旅游城市接连暴发了奥密克戎变异株疫情,多地宣布暂时实行静态管理。如何应对快速传播的疫情、安排数以万计的滞留旅客,成为这些本地人口规模不大的旅游城市面临的一场“大考”。

受疫情影响,刚刚迎来高峰的“暑期游”市场也因此有所降温。“因为这波疫情,单位最近又强调不让出京了,之前还计划休年假时去杭州玩呢。”一位在北京某事业单位的市民对《华夏时报》记者说。8月11日,浙江绍兴、嘉兴两地也发布通告,倡导居民非必要不出省、少出市。

暑期游突遇疫情

据携程发布的《2022暑期国内游市场趋势报告》,在今年的暑期跨省游目的地中,西北、西南地区热度较高,青海、甘肃、新疆、福建、湖北、四川、海南、云南、内蒙、西安位列十大热门目的地。

不过,其中甘肃、新疆、海南、福建近期都出现了疫情。甘肃兰州7月初就发生了疫情,累计感染者近4500例,目前已经得到有效控制。7月底,新疆、三亚、西藏等地又接连暴发奥密克戎变异株引起的疫情。

7月30日,新疆报告了10例无症状感染者,其中2例是伊犁州发现的。随后几日内,该州单日新增感染者不断攀升,8日报告无症状感染者123人,9日回落到78人后,10日又陡增到284人。根据当地通报,此次感染的病毒属于奥密克戎变异株BA.5.2进化分支,初步认定病毒系从境外传入。7日,新疆省会乌鲁木齐也报告了4例感染者,截至10日已累计报告91名病例。从10日6时起,乌市主城六区宣布实行临时性静态管理。

8月1日,三亚报告一名崖州中心渔港的鱼贩确诊,截至10日感染者已突破3000人,单日新增也首次破千。经基因测序,毒株为奥密克戎变异株BA5.1.3,专家分析认为也是由为境外输入疫情引起的。

西藏阿里地区和省会拉萨也于8月8日报告了疫情,打破了该自治区连续30个月无新增的记录。8月10日,全省单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66例。与上述两地相同的是,本轮西藏疫情的病毒为奥密克戎BA.2.76,也是此前境内未曾发现过的毒株。

尽管从表面看,这些热门旅游地区的疫情都是由境外输入引发的,游客的聚集并不是引起疫情的直接原因,但突然暴发的疫情都会打断人们的游兴,“七日游”无奈变成“核酸亭七日游”。

“提前报销”的旅游旺季

同样倍感压力的还有这些旅游城市里相关行业的从业者。

2022年上半年,经历了上海疫情导致长三角一带交通运输不畅,居民出行意愿普遍降低的情况下,国内旅游收入1.1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8.2%。也是因此,当工信部宣布通信行程卡“摘星”后,某平台机票、酒店搜索量半小时内较前日同一时段猛涨180和 220%。

因此,许多从业者期盼暑期游成为旅游市场回血的“第一站”。事实上,在暑期游的上半场,市场确实也出现了明显的回暖。以新疆为例,新疆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7月8日数据显示,新疆5A级旅游景区日均接待量与6月环比增幅达201.08%,7月以来那拉提、喀纳斯、天池、赛里木湖、可可托海等景区每天实际购票人数都在1万人以上,全区386家星级饭店日均出租率达53.87%,伊犁、阿勒泰两地的出租率更是达90%以上。

然而在疫情爆发后,8月3和4日,伊犁州对出现中高风险地区的伊宁市、伊宁县、尼勒克县实施了跨省旅游“熔断”,暂停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进出该地的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在某旅游城市从事网约车工作的阿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旅游旺季时,每天从中午开始出车到傍晚,工作五六个小时能轻松赚到四五百块钱,六七百也不在话下。然而疫情来临后旺季提前“报销”,她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待在家里上网。

不过,对于其他并未出现疫情的旅游城市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利好。据《云南日报》报道,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连续上榜全国首位,7月进出港航班25932架次,旅客吞吐量3089763人次,8月单日旅客吞吐量已突破12万人次。11日,小李在昆明机场也看到了游客排长队值机的场面。

旅游城市如何应对?

而此次疫情的发生,也给这些旅游城市敲响了警钟:在向八方游客敞开欢迎之门的同时,如何在疫情突然暴发时做好滞留游客的安置工作,是对城市治理精细度的一次大考,也将更深远地影响城市的形象。

目前,海南、新疆和西藏都已经给出了各自的方案。8月9日下午16时,首批125名滞留三亚旅客乘机返回西安。10日,多架飞往杭州、南京、西安、上海、长沙、武汉、广州等地的飞机也搭载游客离开了三亚。据三亚市常务副市长盛勇军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止到8月11日4时,三亚市组织2156名因疫情滞留三亚的游客搭乘14架次飞机返程。此外,海南10日起也在“海南健康码”中开放离岛申请,外籍游客、无身份证人士也可提交申请。此前,三亚市政府副市长何世刚公开表示,估算大概有8万多名游客滞留三亚。

新疆伊犁州对游客进行分类管理,针对未到过中高风险区,非密接、次密接,健康码为绿码,且48小时内2次核酸检测为阴性的游客,允许其返程。新疆文旅厅副厅长燕乃敏8日表示,对于因为疫情原因需要退订酒店、民宿的游客,要无条件全额退款。有关涉疫地区积极动员所在宾馆、酒店、民宿和客栈下调住房价格,对游客执行成本价,减少游客的经济压力。

西藏日喀则市日前实施全域静态,该市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领导小组公告称,8月8日至静默管理解除前,对滞留在市区范围内各类酒店(宾馆)、家庭旅馆的游客,免费提供住宿、就餐服务,所需住宿费用、餐费由市级财政统筹解决。西藏自治区旅游发展厅副厅长姬越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截至8月10日,在藏滞留574团、7317人,其中国外游客20人,最近两天7000多名游客相继安全顺利离藏。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