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稳中求进关键是“稳就业”

王东京 2022-9-15 20:37:56

王东京

政府调控目标的排序,焦点在于处理两组关系:一是充分就业与稳定物价的关系,二是稳定物价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若按“稳定规则”排序,“充分就业”应排在其他目标之前。一旦出现大面积失业,就会危及社会稳定。

“稳中求进”是中央确定的工作总基调,所谓“稳”,是指稳住经济基本盘。何为经济基本盘?从经济学角度讲,其实就是政府宏观调控所希望达到的“四大目标”:充分就业、稳定物价、国际收支平衡、适度增长。若将这“四大目标”进一步分解,则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对“四大目标”与“六稳”的关系,倒转过来也许更容易理解:稳就业,目的是实现充分就业;稳金融,是为了稳定物价;稳外贸、稳外资,旨在维持国际收支平衡;稳投资、稳预期,则是为了稳增长。据我所知,迄今为止经济学家对政府调控有“四大目标”并无异议。大家的分歧在于,以上“四大目标”应该如何排序?

早在20世纪50年代,西方学者就对政府调控目标的排序产生过争论。凯恩斯学派主张“增长优先”,货币学派却主张“稳定物价优先”。10多年前,国内也有学者主张优先“促进经济增长”;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实施就业优先政策”。表面看,以上只是目标排序不同,无碍大局。可问题是,调控目标的排序不同,政府宏观调控政策的发力点与着力点也会大为不同。

从操作层面讲,对政府调控目标排序,首先需要确定排序“规则”。只要规则确定了,排序问题便可迎刃而解。那么应该用什么作为排序规则呢?我的观点是,对政府来说,最重要的是“社会稳定”。邓小平同志曾有一句名言:“稳定压倒一切。”中央提出“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强调的也是以“稳”为前提。由此说,政府调控目标应将“稳定”作为排序的规则。

前面说过,学界关于政府调控目标的排序,焦点在于处理两组关系:一是充分就业与稳定物价的关系,二是稳定物价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若按“稳定规则”排序,“充分就业”应排在其他目标之前。通胀发生后,虽然人们的实际收入会下降,但损失最大的却是高收入者。可失业不同,失业者大多是低收入者,一旦出现大面积失业,就会危及社会稳定。同样的道理,“稳定物价”应该排在“经济增长”之前。经验表明,若将“经济增长”排在“稳定物价”的前面,政府通常会采用扩张性货币政策,货币大水漫灌,结果必引发通胀,而最终会影响社会稳定。一个国家失去稳定,经济也就不可能持续增长。正因如此,中央提出的“六稳”首先是稳就业,其次是稳金融(物价),再次是稳外贸、稳外资(国际收支),最后才是稳投资和稳预期(增长)。

有一种看法需要澄清:人们主张“增长”优先,据说理由是“发展是执政兴国第一要务”。显然,这是混淆了“增长”与“发展”的区别。在经济学里,增长是指GDP总量增加,而发展则是指社会全面进步。经济学家金德尔伯格对此做过形象的解释:增长是指人的身体长高,发展是指人的素质提升。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发展理念”,就是对“发展”的最好诠释。

由此见,中央提出“六稳”,是根据“稳定规则”对政府调控目标的排序,也是经济基本盘。要稳住经济基本盘,必须优先保就业和民生。为此,就得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保基层运转。公开数据显示,我国中小企业数量已占到市场主体的90%,创造了80%以上的就业。这是说,要保就业和民生,当务之急是保市场主体,而重点则是保中小企业。

毋庸讳言,目前中小企业确实面临诸多困难。一方面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另一方面是由于税费偏重,经营成本偏高,以及融资贵、融资难问题仍然突出。为帮助企业降成本,国务院今年推出一系列举措。比如,延长小规模纳税人减免增值税政策的执行期限;将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起征点,从月销售额10万元提高到15万元;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年应纳税所得额不到100万元的部分,在现行优惠政策的基础上,再减半征收所得税等。为解决融资难问题,国务院今年相继出台了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和融资担保降费奖补政策;持续增加首贷户,推广随借随还贷款。要求大型商业银行今年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以上,并适当降低小微企业支付的手续费。与此同时,还强调优化利率监管,进一步降低实际贷款利率,引导金融系统继续向实体经济让利,确保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以上举措,对广大中小微企业无疑是雪中送炭,我举双手赞成。不过,对解决企业融资难问题,我却想做一点补充。时下学界有一种看法,认为中小微企业贷款难,责任在银行,是银行嫌贫爱富。而银行却说,不给中小微企业贷款,主要是企业没有资产抵押。是的,银行信贷资金来自储户,当然要对储户负责。试想,若企业无资产抵押,日后银行贷款收不回怎么办?困难就在这里:银行希望贷款安全,而中小微企业却缺少对应的资产抵押。这个困局怎样破解?政府现行的办法是,鼓励银行发放信用贷、无还本续贷。可这些措施只是缓解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而未保证银行的信贷安全。我想到的办法是,政府出资组建担保公司,一手托两家:在为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担保的同时,也为银行免去后顾之忧。

(作者为前中央党校副校长,本文摘自《中国经济突围》)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