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王小广:我国面临消费不足和报酬递减两大问题,挖掘消费需求是重中之重 | 2022华夏数字人居论坛

李凯旋 2022-11-17 13:34:57

本报记者  李凯旋  李贝贝  北京报道

11月15日,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教授、博导王小广表示:“2022年,我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这一经济模式为危机应对模式,合理的经济发展模式则是依靠消费来推动增长。同时,预计明年经济回升,2030年后我国进入第一个经济高质量发展期。”

由《华夏时报》社主办,住房大数据联合实验室、中国城市经济学会房地产专业委员会联合支持,中国社科院、华夏地产专家委员会、华夏双碳能源研究院进行学术指导的“坚守信念 ·突破未来——2022年华夏数字经济与智慧人居高峰论坛暨第六届金瓴奖揭晓”盛会在北京举行。论坛上,王小广发布了题为“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趋势研判”的主题演讲,其从多方面分析了我国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以及未来的发展思路。

h6 (1).jpg

2022年我国经济呈现五大特点

王小广表示,我国2022年宏观经济有五大特点,其一,2020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呈现出两年“冲击-恢复”的态势,预计明年经济回升。其二,2022年我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预计贡献率将达到2/3左右,出口贡献了一些力量,消费的贡献率很小。“似乎又回来了旧的增长模式,但这是暂时的,从长期来讲也不合理。”王小广说。

那么,何为合理的经济发展模式?王小广认为,依靠投资来稳定增长的模式为危机应对模式。我国未来经济的发展方向则是需要依靠消费来推动增长,投资降到较为次要的位置。“消费决定增长率,投资决定增长质量。不过,受到疫情影响,消费需求被严重压抑,如果不用投资稳增长,经济可能全面失速,甚至出现负增长。”

其三,2022年,我国通货膨胀压力不大,只是一般性扰动。不过,王小广表示,我国需求不足,供给充足,大部分行业明显过剩,价格上涨缺乏基础。“产能过剩加上货币政策放松以及高杠杆受限,特别是在投资回报率出现下降趋势和房价被严重高估的情况下,流入传统工业与房地产的资金必然放慢或减少,如若相反,这便不符合资金流的基本规律。”王小广在演讲中说,“当前我们需要研究需求,包括房地产行业在内,都是需求决定论。”

其四,2022年,我国大学生失业率较高,结构性失业矛盾突出。在王小广看来,充分利用人才是中国得以走出来的关键。因此,如何提高青年就业率、降低失业率是中国经济走出来的一个重要标志。

其五,当前我国经济面临消费不足和报酬递减两大问题。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储蓄率的增长远高于M2的增长速度,这表示我国经济的分配倾向于资本,并不倾向于劳动,而消费倾向下降的问题是中国消费不足的最主要问题。

微信图片_20221117101914 (1).jpg

预计2030年后经济进入高质量期

王小广表示,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工业、固定资产投资以及房地产开发投资与疫情的关系不大。自2021年以来,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仅有一个月为负值,即2022年4月份为-2.9%,固定资产投资则是一直较为稳定。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1-4月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累计下降2.7%,跌入负区间。对此,王小广认为,房地产震荡与疫情没有关系。“并不是疫情耽误购房者买房,房地产是独立行情。”王小广在演讲中说。

在王小广看来,决定房地产能否回升的主要因素就是资金,疫情只是对有着严重非对称性的行业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例如,旅游业、交通运输、餐饮、住宿四大行业受到的冲击最大。

王小广预判,2024年-2025年,我国经济面临第六波调整压力,主要原因则是传统产业调整过程远没有结束,新供给动能与需求动能不足。不过,2026年-2027年,我国经济发展的长期结构性问题取得重大突破,出现重大转机。

王小广说:“出现这种重大的趋势变化有三个重要条件,一是工业报酬递减趋势被有效遏制,即一半以上制造业出现报酬递增,经济增长质量与效益全面提升。二是以消费为主导型的经济模式完全确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率稳定在6%以上。三是房地产基本实现软着陆。”

那么,如何判断我国经济是否进入了高质量增长期呢?王小广说:“经济进入平稳高质量增长期的显著标志就是不需要刺激性政策经济就可以保持5%的中速增长。王小广表示,如此再经过2-3年的巩固,2030年后,我国经济有望进入第一次高质量发展繁荣中周期,真正的中国引领全球增长的时代来临。”

释放消费需求是重点

综合来看,我国经济该选择怎样的发展战略与政策?王小广总结表示,发展、改革、安全则是长期的“三线”。

具体来看,发展应是供给端实现高质量发展,高科技自立自强,需求端则是消费决定增长速度,能否释放消费的潜力是关键。王小广举例分析,房地产投资增加意味着供给增加过多,但住房是投资并非是消费。在消费不足的情况下,增加住房投资就会加重失衡。对比来看,租金支出则是消费的一种。

而对于改革和安全两条主线,王小广认为,其分别应该加快完善高水平市场经济体制,并重点防范疫情、金融债务、粮食与能源安全等在内的风险。

“未来中国经济政策的总思路应该是挖掘消费需求,稳定供给侧改革,短期稳增长稳信心,长期还是要激发活力、增强动力、优化环境。”王小广说。

王小广认为,上述总思路主要操作路径包含4个方面。具体来看,需要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进行收入分配改革,促进共同富裕,扩大消费;深化要素市场化和税制改革,完善重要的基础制度,促进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发展;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王小广特别提到,未来,财富积累机制则是要遏制投机,买房致富已经不大可能,财产税、遗产税都有可能出台。同时,需要重视县域经济发展、城市更新等。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