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失去最大业务的每日优鲜:公司正忙重组,智慧菜场和零售云正常运营

闫晓寒 卢晓 2022-11-17 18:43:39

本报记者 闫晓寒 卢晓 北京报道

在创立每日优鲜的2014年,徐正就拿到了5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他有着十分光鲜的履历:15岁保送中科大数学系、17岁在校园内创业、毕业后进入联想并成为联想集团中国区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之后还出任佳沃集团高管负责水果事业部。这样一位兼具管理经验和创业经验,还接触过生鲜产业链的人去做生鲜电商,很难不让投资人心动。

但随着融资希望的破灭,这家走了7年多的明星公司也从高处跌落。11月14日晚间,每日优鲜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去年每日优鲜收入69.52亿元,但总成本却有108.13亿元,净亏损则直接比上一年翻了一倍多到38.49亿元。

“发年报意味着公司在正常运转,目前公司正在推进的事项就是重组,重组的事情很多都是机密,所以进度我们也不是很清楚。”11月15日,每日优鲜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她同时也对记者表示,天眼查上显示徐正卸任了一些职务,有传言说他跑路了,但这几位老板一直都在北京,这些都是谣言。

截至11月17日,每日优鲜股价涨1.12%至1.8美元,较去年6月其13美元的发行价跌86%。

两个业务正常运营

每日优鲜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有两个业务还在正常运营,分别是2020年下半年推出的智慧菜场和2021年推出的零售云。

2020年,每日优鲜刚烧完上一轮近30亿元的融资,但疫情爆发后平台单量大幅上涨,给了每日优鲜新的机会,当年每日优鲜又拿到两笔共计超过50亿元的融资。拿到钱后,除了继续在极速达这个主营业务继续推广补贴,每日优鲜又推出了智慧菜场和零售云这两个新业务。

据记者了解,每日优鲜的智慧菜场业务做的是赚房租差价的生意,具体做法是每日优鲜在全国各地跟菜市场运营方合作,承包菜市场进行改造再向商户收取租金。

每日优鲜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未来他们要打造的“智慧菜场”是不仅限于生鲜、蔬菜的生意,而是要把菜市场改造成集休闲游乐设施、医疗等功能类似社区mall的场所。

目前智慧菜场已经开始有64个开始运营,这些菜场硬件等基础已经改造完成,之后还会纳入其它类型的商户。对于菜场位置的选择,该人士表示,公司并不拘于某一区域,因为目标是对全国范围内的菜场进行改造。

另外,根据每日优鲜方面的解释,零售云业务主要是把公司的产品技术能力打包,在线上为商超提供技术上、经营指导方面的服务。“零售云就是云服务器+系统搭建,菜场要自己做个小程序或者App就可以用这个服务,每日优鲜做中间商赚手续费。”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

但这两项刚做了不到两年的业务对每日优鲜的营收贡献非常有限,主打30分钟送达的极速达业务才一直是其营收的最主要来源。

每日优鲜在2021年的财报中说,极速达零售业务贡献了截至去年年末年度总净收入的近90%。今年7月该业务关停,每日优鲜预计未来营收会因此出现大幅下降。

大裁员也紧随而来,在关停极速达业务的第二天,每日优鲜在线上会议宣布裁员消息。财报中每日优鲜提及,截至去年年末,每日优鲜共有1925名全职员工,但截至报告日,这一数字下降到55名。以此计算,不到一年时间,每日优鲜全职员工减少了97%。

每日优鲜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公司具体有哪些部门,“现阶段有些事情对公司来说是属于机密的,这些目前不方便对外公布。”

“每日优鲜现在最需要的是增效,智慧菜场属于轻平台运营模式,投入小但是产出也不大,因为做智慧菜场收益比较低,有限的技术服务收入和扣点,甚至很多是收不到这些钱。”庄帅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未找到的融资和未还的债务

不光是每日优鲜未来走向,因突然爆发危机而带来的各种债务如何解决才是众多与之相关的人更关心的问题。

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每日优鲜账面上有10.6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而总流动负债为32.99亿元。

一方面,每日优鲜没能找到新的融资,本来每日优鲜在今年7月宣布将获得来自山西东辉集团的2亿元股权投资至今没有进展。

另外,其还有一笔出售便利购业务的资金也未全部到账。今年8月,每日优鲜签订业务及资产转让协议,将2017年推出的便利购自动售货机业务相关的业务和资产,包括北京便利购、济南便利购及其他相关子公司拥有的所有资产和专利以18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第三方。但截至本年度报告日,本次交易的购买方已向每日优鲜支付460万元现金,向每日优鲜供应商和员工支付了320万元,剩余1020万元仍未全部到账。

另一方面,每日优鲜与大量被裁员工的欠薪、社保公积金欠缴,与供应商之间的债务纠纷也仍未得到解决。

每日优鲜在财报中说,截至今年10月末,以每日优鲜子公司为被告,由供应商、员工或前员工提起的诉讼、劳资纠纷涉及金额共计约8.127亿元。

张阳(化名)原本是每日优鲜的包材供应商,到现在他仍有将近50万元货款没有被结清。三个多月来,他每天都会在每日优鲜被货款的供应商群里看一眼,虽然群里时常都有人说话,但情况依然和此前一样,没有人出面解决问题。

“大约十天半个月前,有小道消息说每日优鲜会5折给我们结账,后来透露风声变成了2折,而且是明年分期付给我们。”他在11月14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张阳被拖欠的货款数额在数百位未追回货款的供应商中并不算多,据他了解,有几位菜品供应商未被结清的货款达到了上千万元。“我算是被欠货款比较小的,顶多几年白干。还有被欠上千万的菜品供应商,用贷款做的启动资金,金额太大还不上月供。供应商有跑路的,有消极的,有抓狂的,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无能为力,群里好多胜诉的,也都没有钱执行。”张阳说道。

一路上多次支持每日优鲜的股东腾讯如今也变成了债主。2015年5月,腾讯领投2亿元成为每日优鲜股东,此后腾讯三次参与每日优鲜的投资。而每日优鲜在最新发布的财报中表示,原本腾讯自2017年6月起在每日优鲜董事会中拥有一个席位,但去年11月起,腾讯不再是每日优鲜的关联方。并且去年每日优鲜从腾讯方购买的广告、云服务和地图服务至今还有1190万元欠款未还。

在年报发布这周,徐正发了一条内容为“2014.11.15—2022.11.14 从心再来”的朋友圈。在这样困难重重的时刻,这位已经步入不惑之年的他还能否找到救其于水火的白衣骑士?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