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多款创新药“弃谈”2022年医保背后:价格高昂难被医院采购,“双通道”能否破解难题?

郭怡琳 2022-11-18 11:52:32

本报记者 郭怡琳 于娜 北京报道

2022年国家医保谈判将在半个月后开启,医保目录将迎来新一轮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的医保谈判中,派安普利单抗、达妥昔单抗、佩米替尼等至少13个有资格参与医保谈判的重磅新药,并未参与此次医保谈判。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这是因为,一种药物进入医保目录后,并非在每个医院都能开到。如果医院没能采购这种药,该药就无法被患者用医保购买。而价格较高的创新药尤其受困于此。”

在此背景下,新药进院难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对此,零氪科技副总裁、PCC业务部负责人邓小慧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零氪科技自主研发新型智慧药房模式——PCC,希望成为DTP药房转型发展的新方案。通过融合 “线下药房(DTP)+日间门诊+输注中心”等功能,以尝试破解患者用药‘最后一公里’难题,这意味着,DTP的发展从1.0时代推向了3.0时代。”

13款新药“主动放弃”医保谈判

国家医保局官网显示,2022年国家医保谈判将在半个月后开启,此次医保谈判共有490个药品申报,最终通过初审的目录外品种199个,其中,中西药184个(独家品种144个),中成药15个(独家品种14个)。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13个国产创新药产品有资格参与本年度医保谈判,但最终未参与,包括定价在一万元人民币左右的安巴韦单抗和罗米司韦单抗,200IU(1毫升)规格价格约2200元的奥木替韦单抗,20毫克*12片/盒规格约在人民币22000元左右的塞利尼索。

“用不到药,就和患癌一样,让我害怕、担忧、无助。”肿瘤患者马女士(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早先只要有钱,是不会考虑购药会成为难题的。随着抗癌药进入医保大幅降价后,医院附近的自费药店却不再供货了;而医院药房的价格虽然更便宜,却并非总是有货,而且这些药一般需要主任级别才能开,但主任并不天天坐诊。”

记者了解到,马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在我国,最新版国家药品目录药品总数达2860种,通过医保准入谈判,近4年累计250个药品调入,平均降价超50%。但各级医院对入院药品品规数往往有规定,三级综合医院原则上不超过 1500 个,二级综合医院原则上不超过 1000 个,这与目前医保目录的药品数量差距极大。

这是因为药物从纳入医保目录到进入患者口袋,需要经过很多中间环节。其中,创新药的“最后一公里”难题成为制约创新药“奔向”患者的关键一环。

从医院的角度来看,新药纳入并也不只是进药房这么简单,任何没有在临床上广泛使用的药物对医生来说都是挑战。而且医院基本已经形成较为稳定的药品经营结构,新药品须证明其必要性才可增加或替换原有的药品种类。与此同时,药品入院同样考验医院药房的储存能力、管理能力,种类越多成本则越高,而且同样的药可能有不同的剂型,有的药对储存存在特殊要求,譬如需要冷藏、避光等。

而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创新药同样亟待破局。曾有医药行业从业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药品不是简单的面包和鸡蛋,获得药监局审批后上市,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无论是医保谈判还是药品集中采购,本质上是以量换价:通过更高的采购总量,提高医疗机构的议价权。但对于创新药来讲,进入医保是一个官方背书,药品最终能不能在医院卖、能卖多少,还要看终端的努力。”

创新药进院难如何破局?

通俗来讲,“双通道”是在医保前提下,院内机构和院外药店共同为患者提供购药保障的机制。2021年,中国连锁药店生态随着“双通道”政策迎来巨变,如今DTP药房已成为连锁药店的标配,药店可以通过专业化服务提高客单价。

邓小慧解读道,“‘双通道’包括通过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和医保定点零售药店两个渠道,满足临床价值高、患者急需、替代性不高的谈判药品和慢性病用药供应保障、临床使用等方面的合理需求,并同步纳入医保支付的机制。”

据悉,大部分开设DTP药房的连锁药店都能覆盖医院的基本用药和新特用药,在“双通道”加持后,国谈新药也能第一时间落地DTP药房。此外,“双通道”政策对DTP药房运营也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和挑战——DTP药房必须以患者为中心,服务必须要做到专业化,要让服务相关方真切感受到专业价值。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DTP分会秘书长张小平公开表示,“双通道”的布局,专业化服务不可少,门店停留时间决定了成交率,大于5分钟的成交率能达到80%。未来,零售药店的发展,除了药品区域的设置,很有可能一半是服务,一半是药品。

邓小慧介绍,“现阶段我国的DTP市场中,有的凭借完善的医药流通能力出众,配备冷链配送能力,不仅能连通上游供应商药品运送,还能将药品送至患者家中或医院等零售终端客户;有的重视药店的选址布局,传统零售药房偏爱商业活动频繁、人流较大的闹市区或住宅区,而DTP 药房更青睐于医院周边,凭借地理优势,实现院内看诊,院外拿药场景;还有的依托于专业的药事管理能力,由于销售药品的特殊性,DTP 药房必须配备合格的执业药师,为患者提供专业且全面的药事服务,帮助患者改善用药体验和治疗效果;此外,药店品牌力、DTP 药房资质等都能成为DTP药房竞争实力。”

“零氪PCC是在DTP逻辑的基础之上,将技术、系统、数据、线上互联网医院、线下药事患教服务等资源整合起来,通过全程化管理,将患者与好医、好药、好服务紧密联结起来,并以大数据系统掌握患者用药情况、治疗计划、特定药物协议和治疗目标情况,为其提供持续的个性化护理,使患者获得更长期的生存获益。”邓小慧进一步表示

据了解,零氪还依托强大的数据沉淀、转化和处理能力,以PCC服务完善真实世界数据(RWD),在产品的不良反应监测、患者的用药安全以及用药经济性等相关研究领域,提供相对完整的数据分析,从而辅助医生处方决策。同时,相关数据沉淀还能为药师、临床、科研等提供支持。“对于科研而言,这种完整的用药数据价值非常大”,有CSCO临床肿瘤专家评价道。

截至目前,零氪科技已在全国20余个省份建立了50余家PCC门店,这些中心毗邻三级甲类医院,涵盖肿瘤科、眼科、免疫和其他罕见疾病,并直接与工业药企合作,通过建立覆盖全国的药品交付网络,提供药事服务、特殊药品输注、临床干预、处方审查、特殊药品配送、专家门诊、患者关爱、赠药服务、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监测等多元化服务,满足患者院外全方位需求。

邓小慧称,“未来,零氪科技希望通过自身不断的探索实践,推动行业专业化服务体系的快速建立,并作为多部门合作中的一分子,勠力同心,共同破解患者“用药难、用药贵”难题,不断提升患者诊疗康复体验。”

见习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