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投放流动性不再依赖外汇占款 近5年央行资产负债表平均增长率为2.6%

冉学东 2022-11-22 13:15:26

冉学东

11月21日,在2022金融街论坛年会开幕式上,央行行长易刚披露了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扩张速度,并认为,近年来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保持了相对稳定。

中央银行是整个金融体系的中枢神经系统,是货币创造的源泉,中央银行的一切行为都影响着全社会资源的调整和价格的变动,而这些行为都会被忠实地记录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因此读懂央行资产负债表的信息是了解全部经济现实的前提。

并且,央行资产负债的状况,也决定了实体经济的价格波动状况,以及资产负债的稳健性,而资产负债表的稳定也是整个金融体系乃至经济稳定的前提之一。

易刚表示,截至今年9月末,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总规模为40万亿元左右,过去5年的平均增长率为2.6%,保持了相对稳定。

我们打开央行披露的2022年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发现,今年以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是稍微收敛的,今年1月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是403125亿元,到了10月份,是398871亿元,大概收缩了960亿元,从资产科目中看,国外资产规模变化不大,对其他存款性公司的债权有所收缩。

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是指央行在实施货币政策工具操作后,所形成的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央行在此科目进行货币投放的主要渠道包括逆回购、再贷款、再贴现、中期借贷便利和抵押补充贷款等。在2014年之前,该项目的规模比较平稳,占央行总资产的比重仅4%左右。2014年后,随着外汇占款增长放缓,央行增强了主动提供基础货币的能力,陆续推出了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搭配使用,使得这个科目占比扩大。不过今年这个科目是小幅收敛的。

在负债科目中,其他存款类公司存款就是商业银行上交给央行的存款准备金,这个项目今年是增加比较多的,增加了14263亿元,这反映了今年我国降准一次,可能是因为居民存款增速较高,相应的上交存款准备金也比较多,因此是相对增加的,未来可能央行还将会继续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方式,加大商业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易刚说,近几年我们通过降准来满足货币信贷增长对中长期流动性的需求。2018年以来,我们累计实施了降准13次,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15%降到了大约8%,共释放了长期流动性约10.8万亿元。

易刚指出,过去一段时期,较高的存款准备金率为我国币值稳定和防通货膨胀作出了重要贡献。降准操作也可以理解成把过去通过提高准备金率“冻结”的流动性给释放出来。本世纪初的十几年时间,在积累外汇储备的过程中,央行资产负债表因外汇占款而扩张,同时我们通过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等开展对冲操作,将外汇占款投放的多余流动性“冻结”起来。

就资产负债表规模而言,当时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明显超过了几个主要发达经济体的中央银行。而近几年,我们是综合运用降准以及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等方式来主动投放和调节流动性,这与过去外汇占款被动投放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货币政策的自主性明显增强。

对于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的速度,这几年社会上议论颇多。2020年在央行在当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披露,我国央行扩表幅度与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扩表幅度大体相当。从2000年初至2020年9月末,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了9.6倍,与同期美联储(9.5倍)、欧央行(7.1 倍)和日本央行(5.2 倍)的扩表幅度大体相当。而近几年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的速度放慢了许多。

我国央行扩表始于本世纪初,属于外汇占款增长引起的被动扩表模式,对应基础货币增长主要来自于被“冻结”的法定存款准备金,降准会将部分法定存款准备金“解冻”转为超额存款准备金,这可以增加银行体系流动性、支持货币创造,但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和基础货币保持不变,甚至因银行把释放的存款准备金归还对央行的借款,短期内还可能有所减少。

最近几年来,随着双顺差结束,流入外汇减少,甚至开始流出,我国央行摆脱了外汇占款增长导致的被动扩表模式,货币政策自主性明显增强,银行作为货币创造中枢的作用充分发挥。

央行资产负债表的稳定,一方面因为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比如双顺差减少,外国资产减少,同时央行也有意转换了货币投放方式,采取MLF和SLF等方式投放货币,进一步放慢了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的速度。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