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将帅均未“转正”又遇股权调整 财信吉祥人寿如何破局

吴敏 2022-11-22 13:33:40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成立十年的财信吉祥人寿,迎来新一轮股权结构调整。

近日,财信吉祥人寿发布关于变更注册资本的公告。公告称,公司拟发行股份总数为7.67亿股,增资扩股总额为7.83亿元。对于所募集资金的用途,财信吉祥人寿表示,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

财信吉祥人寿此次增资扩股对象为4位老股东以及2位新股东,两位新股东均为湖南当地国资企业。而此次增资方案的反对票占比为18.34%,对于哪些股东投出了反对票,以及反对的原因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曾联系财信吉祥人寿相关负责人采访,但截至11月21日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应。

引入两家新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财信吉祥人寿成立于2012年9月,是湖南首家保险法人机构,注册资本为34.63亿元。2020年10月,该公司由“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财信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股权信息显示,财信吉祥人寿共有13家股东,第一大股东为湖南财信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湖南财信”),持股比例为33%。上海潞安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潞安投资”)、长沙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沙先导投资”)、湖南省农业信贷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分别为第二、三、四大股东,分别持有该公司18.34%、14.90%、13.09%的股权。

早在今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财信吉祥人寿就曾披露,公司将于2022年进行一轮增资扩股,预期将提高公司净资产及实际资本水平,对偿付能力产生一定正面影响。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财信吉祥人寿综合偿付能力为170.12%,核心偿付能力为100.17%,风险综合评级为B。可以看出,该公司偿付能力满足监管要求,那么,此次增资扩股的主要目的什么?财信吉祥人寿对此亦无回应。不过,李文中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财信吉祥人寿的偿付能力指标都符合监管要求,但这对公司业务的快速发展还是有一定的束缚作用。因此,该公司增资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增加资本,为之后公司业务发展提供资本支持。

此次财信吉祥人寿以1.02元/股的价格增资扩股7.67亿股,总额7.83亿元。增资扩股对象为4位老股东以及2位新股东。

四家参与增资的老股东分别是湖南财信、长沙先导投资、中联重科、湖南柏加建筑园林(集团)有限公司。增发股份依次为2.53亿股、1.14亿股、0.38亿股、0.07亿股。

同时,财信吉祥人寿还将引入两家新股东,均为湖南当地国资企业。公告显示,财信吉祥人寿拟向湖南省融资担保集团增发2.45亿股,拟向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增发1.1亿股。据了解,湖南省融资担保集团为湖南省财政厅全资控股企业,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的股东分别为长沙市国资委和财信金控旗下的湖南省国有投资经营有限公司。

若此次增资获批,财信吉祥人寿的股东数量将增至15家,湖南财信依然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33.33%;长沙先导投资仍然持股14.90%,为第三大股东。未参与增资的第二大股东潞安投资的持股比例将由18.34%降至15.01%,但仍为第二大股东。

新引入的两家股东湖南省融资担保集团和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将分别持股5.79%和2.60%。前者将成为财信吉祥人寿第六大股东,后者则成为第八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财信吉祥人寿公告显示,该公司临时股东大会表决此次增资方案的结果显示,参与表决的股份总数为3463479370股,同意2828413573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份数的81.66%,反对635065797股,占比18.34%;弃权0股,因而审议通过。

对于为何增资会遭到部分股东的反对,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向部分原股东增发或引入新股东会导致股权结构发生变化,使部分原有股东在公司内部的话语权变弱,因此他们对此不满意。另外,部分不参与增发的原股东认为增发价格过低,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十年五换董事长

再来看财信吉祥人寿的经营状况,从行业发展规律来看,寿险公司一般都需经过“七平八盈”的锤炼,方能进入盈利通道。而财信吉祥人寿在成立的前七年,也一直处于亏损之中,但在2019年,该公司实现首度盈利,净利润为0.23亿元。2020年和2021年,该公司净利润持续向好,分别盈利2.55亿元、2.46亿元。

尽管经营业绩可圈可点,但财信吉祥人寿高管频繁变动却使其备受争议。

2016年7月,财信吉祥人寿首任董事长胡军辞职,调任湖南省政府金融办,原总裁周涛成为当时的临时负责人。2016年10月,周涛获批成为公司董事长。但周涛任职不过一年半时间,就因工作原因于2018年4月提出辞职。同年7月,由当时的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黄志刚兼任财信吉祥人寿董事长。

然而,不到两年时间,财信吉祥人寿董事长一职再次变动,于2020年1月迎来第四任董事长周江军。不过,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周江军的职务发生变化,2021年5月,周江军辞任董事长职务,并经湖南银保监局核准,正式任命周江军担任总经理。董事长一职则由程蓓接棒,但目前,程蓓的董事长一职仍为拟任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周江军担任财信吉祥人寿总经理一职尚不足一年半,今年9月,又因个人原因辞去总经理职务。财信吉祥人寿发布公告称,为保证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在公司选聘到合适总经理人选之前,授权副总裁孙安明代行总经理职权。

“不考虑长期履职到年龄上限的情况,并除去由于新出现的健康等个人的因素,频繁变更主要领导一般不利企业发展,至少从事后看是不利的。因为企业的人事及战略很容易多变,造成组织结构、考评标准、文化等的不稳定性高,损害高管及一般员工形成长期行为导向,还影响外部合作的持续性。”一位业内资深专家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研究中心总监朱俊生亦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每一任高管都有自己的经营思路和理念,这些经营思路和理念需要经过较长的时间才能在公司实际经营中体现出价值,公司整体发展战略也才有持续性。如果中途更换高管,就意味着公司整体经营理念和思路都会作出相应调整,在给公司的业务发展带来波动的同时,也会影响到公司核心能力的建设和培育。

董事长尚未“转正”,总经理又遇更迭,身处股权变局之中的财信吉祥人寿,接下来将迎来怎样的变化,值得关注。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