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河南农信系统大动作:10家农商行组建农商联合银行

卢梦雪 冉学东 2022-11-25 08:12:57

本报记者 卢梦雪 冉学东 北京报道

河南省即将成为第二个通过组建农商联合银行进行农信社改革的省份。

11月23日,据河南日报消息,河南省农信社改革方案已获得银保监会批复,将组建河南农商联合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0月末,河南省农信社资产总额突破2.2万亿元。

农信社改革持续向纵深发展,今年4月份,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挂牌成立,标志着新一轮农信社改革进入实施阶段。相关分析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农信社改革正按照一省一策稳步推进,将省联社改制成为省级农商联合银行,在保持两级法人地位不变的同时,申请业务资质和牌照,增强服务内容和能力,是相对优化的一种模式。

河南农商联合银行来了

河南组建农商联合银行的模式早有端倪。

早2018年3月,时任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透露,建立河南联合农商银行的方案已报银监会审批。

“在农信社改制成农商银行后,如何使它在法人治理等方面的各种权利落到实处,取决于省联社的改革。其中,如何理顺农商银行与省联社的关系是非常核心的一个问题。”彼时,徐诺金表示,河南正在探索通过联合农商银行的模式,使河南全省的农商银行既可以联合成一个体系,形成合力,保持整个服务体系的完善,各个农商银行也可以作为独立法人保持自主经营自主决策。

同一年,时任河南省联社理事长王哲也曾在采访中提到:“我们认为组建农商联合银行是符合河南省农信社实际的一个合适选择,提出了组建河南农商联合银行为目标的改革方案。”

河南省农信联社是河南省政府管理辖内农村信用社(含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以下统称农合机构)的职能部门,具体承担对农合机构的管理、指导、协调、服务职责。

据悉,河南省内目前有10家省辖市农商银行,分别在郑州、洛阳、濮阳、许昌、周口、驻马店、济源、平顶山鹰城、新乡和三门峡。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河南省农信联社总资产2.2万亿元,存贷款余额分别达到1.9万亿、1.1万亿元,市场份额分别为21.8%、16%。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以来,河南农信系统人事调整不断。去年8月,河南省联社任命原农业银行河南省分行副行长周贵恒为党委书记,原中原银行监事长郝惊涛为党委副书记。今年9月,河南省农信系统曾经历一次人事大调整,省联社原主任陈益民、河南省联社原党委书记王勇和河南省联社原副主任关奇峰陆续落马。

河南日报消息称,目前河南省农信社改革方案已获得银保监会批复,将通过组建河南农商联合银行,自上而下理顺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推进系统重塑,提升全省农信社体系健康度,充分发挥其地方金融“压舱石”的作用。


农信社改革纵深推进

2021年10月,银保监会办公厅主任王朝弟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农信社改革应坚持“因地制宜,一省一策”原则。

在“一省一策”的大方向下,各省联社改革正有序推进。目前市场讨论较多的省联社改革模式有四种,包括成立统一法人的农商银行、转型为金融服务公司、改制为农商银行控股公司、组建省级农商联合银行。

今年4月,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挂牌成立,在浙江省农信联社基础上组建,由浙江省内全部法人农信机构(下称“成员行”)入股组成,注册资本50.25亿元,成为我国第一家由多家农商行联合发起且保留独立法人地位的省联社转型体,打响了全国深化农信社改革的“第一枪”。

根据浙江的改革模式,组建农商联合银行的模式两级法人地位保持不变,县域法人机构保持稳定,成本较低、阻力较小。此外,农商联合银行在原省联社基础上“行业管理”和“联合服务”属性更加凸显,并按照“放管服”改革总体要求,动态处理好“放”与“管”的关系。经浙江省政府授权,浙江农商联合银行履行对成员行的管理、指导、协调和服务职能,不干预县域农信机构具体的人事、财务、业务等日常经营管理;根据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许可,开展相关业务,以服务成员行为主,实施错位经营发展。

河南省即将成为第二个通过组建农商联合银行进行农信社改革的省份。从资产规模上来看,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河南省联社资产规模均在万亿以上,截至2020年底,浙江省农信系统总资产已达3.41万亿元,河南省联社资产规模较浙江较少。

“农信社改革是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发展中的一种特有现象。”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将省联社改制成为省级农商联合银行,在保持两级法人地位不变的同时,申请业务资质和牌照,增强服务内容和能力,是相对优化的一种模式。浙江农商联合银行获批开业,表明省级农商联合银行模式获得认可。

“农信社改革的核心问题主要围绕着四个方面:一是推进农信社产权制度改革,二是理顺农信社管理体制,三是完善农信机构公司治理,四是建立健全风险承担机制。”董希淼表示,由于农信社先天制度不足,改革缺乏法律法规支持和约束,产权和控制权错配导致管理体制机制不顺,在改革过程中出现了省联社定位不清、功能不足,股权关系未理顺,公司治理不足等问题。

下一步,董希淼建议,从加强改革的顶层设计、坚定改革目标和方向、加大对改革的政策支持、选择合适的改革模式、尽快为农村金融立法五个方面优化政策和制度安排,更好地支持农信社改革化险、稳健发展。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