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有一种餐厅伸手不见五指 于爽:虽然看不见 但一定要美好

王晓慧 2020-6-11 17:16:02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早就听说,在西单商圈有一家黑暗主题餐厅,食客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摸黑走路、吃饭、喝水。带着一份好奇,在北京宣布疫情防护降为三级后,《华夏记者》记者慕名而来。

为了更多的了解这家餐厅,记者不到十点就来到了位于西西友谊酒店八层的黑暗餐厅,远远的,看到一个纤瘦的身影安静的站在餐厅门口。走近后,得知我是来此就餐,小姑娘微笑着向我问好,并告知我要十一点才会开餐,原来,她就是这里的服务员,名叫昕雨。

寥寥几句,方知这位略带腼腆的姑娘竟然是一位智力为二级的残疾人,此工作之前,年已30出头的她从未参与过社会工作。众所周知,二级智残属于重度残疾,表现为适应能力差,自我照顾难,运动和语言功能差,人际交往能力差。而昕雨的沟通和表达能力完全出乎记者的预料。

后来,记者从餐厅老板处得知,初来餐厅时,昕雨连和人说话都困难,经过一年多时间,她不光与人沟通顺畅,甚至还学会了传菜,消毒,制作甜品。

值得一提的是,昕雨只是这里的残疾人员工之一,餐厅里六成的员工都是残疾人。

2.jpg

残疾人的光明集聚地

这是一家怎样的餐厅?是谁建立了这样的一家餐厅?它又是如何帮助这些残疾人实现了就业?

1999年,外科医生于爽28岁。也在这一年,她变成一名视网膜脱落累及黄斑的患者,一夜之间失明了。好在经过手术,半年后成功恢复。但这件事,给她的内心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时光荏苒,2009年,她有了自己的女儿,孩子的视力健康问题横在眼前,让她不禁产生了新的思考。身边眼科医生对视力普遍下降的讨论、孩子过度使用电子产品对视力的忽视,还有自己曾经短暂失明的经历,都让她觉得,必须要让更多人了解视力保护的重要性!加上她本身生活中对健康环保饮食的重视,开一家能够“寓教于乐”的餐厅,成为完成这一心愿和梦想的最佳载体。于是,木马童话黑暗餐厅就此诞生。

“木马童话”餐厅的名字取自西方的著名传说特洛伊木马,寓意为:特洛伊木马在黑暗中蛰伏积蓄力量,以小博大出奇制胜。

餐厅开业,于爽首选盲人来做黑暗餐厅的服务员,这样不仅可以给盲人提供就业机会,同样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个群体。如今,开业至今11年,木马童话黑暗餐厅已有近80位盲人员工在这里工作过。

3.jpg

来自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的周昊雨就是其中的一位。阳光健谈的他,从大一兼职到如今已是餐厅的钢琴演奏师、合伙人、经理,身兼数职。

记者留意到,周昊雨在无人引导的情况下,可以在餐厅里行走自如。

“在这里,我不光自己走路不成问题,还可以帮助客人进行导盲,也就是带领客人进入黑暗餐厅,安置到位子上,然后,上菜、撤盘、弹琴、聊天一条龙服务。”周昊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外,餐厅的采购、员工培训也是由他一个人搞定。

话语中,无不流出这个大男孩儿的阳光和自信。基于此,有的客人根本不相信周昊雨是盲人,为此还产生过误会,后来,这位客人专程来餐厅向他道歉,并且送给了他一块从国外带回来的手表,这块手表通过手触就可以获悉时间,至今还被周昊雨当成宝贝一样的收藏着。

4.jpg

除了像周昊雨这样的盲人,餐厅里还有各种不同需要帮助的人。

后厨的杜传旺,六七岁时失去了母亲,与父亲和弟弟相依为命,13岁时去汽修厂当学徒,遭遇不测。险象环生之后,面部依然因鼻子坏死而异于常人,在杜传旺20岁时,于爽从相关慈善机构获悉其一直没有工作遂将其聘入餐厅。

5.jpg

只有小学学历的杜传旺,初来餐厅时,瘦弱、单薄、孤僻、零生活经验。在与餐厅全体成员共同生活后,从学徒开始,主动学习,努力成长。工作中身体逐渐强壮起来,心性渐渐开朗阳光,找到了自己的社会角色,同时获得了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虽然看不见,但一定要美好。于爽告诉记者,这里的员工都会相互帮助和包容,同时,相比而言,残疾人员工比普通员工更认真,更仔细,更懂得珍惜现有的工作机会。

如今,这家餐厅已营业11年,黑暗,不仅仅是招徕顾客的神秘招牌,还被寄托了许多的内涵与情感。

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寄托了许多情感的餐厅,如今已是岌岌可危。

“2018年,酒店正面装修了大半年,对餐厅的经营产生了影响,2019年,酒店内部又装修了大半年,本以为,2020年可以活过来,结果,又遇上了疫情。目前,我们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去维系。”于爽表示,为了节约成本,目前只有5个人上班,均无休息日。

据记者了解,餐厅3月开始营业,当月的客流量只有50多人,4月份有80多人,5月份也只有110多人。

“流水还不够房租的一半。”周昊雨表示,年前的生意不错,还想趁着春节撸起袖子干一把,为此又备了不少的货,结果赶上疫情。

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影响,于爽和周昊雨纷纷召集朋友们来支持,同时,推出了外卖,希望尽可能的增加流水。甚至,为了增加客流量,周昊雨开通了抖音进行直播,每天晚上9点,他都会准时的坐在餐厅里的钢琴前,要么为粉丝们弹奏一曲,要么为粉丝们分享一些发生在餐厅里的故事。

不过,作为一家西餐厅,说到底还是要以食物取胜。于爽表示,正因为看不见,食客对菜品则更加挑剔,为此,餐厅主推4套法餐菜品,菜品数量虽少口味却追求极致。求真、求味、求实,让就餐过的人都大呼:是能吃到、感受到的用心。

采访临近结束已是午时,而餐厅里并无一人前来就餐。据记者了解,餐厅有“微光”和“黑暗”两个就餐区,微光区内布满发光微弱的月亮星辰,而暗区,则是不折不扣的伸手不见五指,给就餐平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记者决定尝试一把。

在选好了套餐、收起了一切光源之后,记者和另外三名同行一起排队进入黑暗餐厅,周昊雨在最前面进行导盲,后面的人则是搭着前面人的肩膀逐一进入。在通过一个布帘之后,记者完全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下,那种不管你怎么努力都无法看到一丝亮光的黑暗。

顿时,大家的脚步慢了下来,全都变成了脚底蹭着地面前行的状态,那种对未知环境及黑暗的恐惧,瞬间侵袭了整个神经,压抑的近乎无法呼吸,以至于,有种迅速逃离这个环境的冲动。

而这,不恰恰就是盲人们不得不去面临的环境吗?

随着服务人员的引导,我们终于摸摸索索的坐到了椅子上,而手根本不知道该置于何处,总会担心不小心会碰掉桌子上的东西。为了分散那种压抑感,我们尝试着闲聊,然而,依然无用,那种窒息感与绝望感根本挥之不去,就在我们坐立不安之时,一个微弱的亮光慢慢向我们移动。

原来,那是服务员为了缓解我们内心的焦虑送来的一株撒着荧光粉的薰衣草,在无边的黑暗里,那么微弱的一株光亮俨然成为了一根救命稻草。

用餐的过程更是狼狈,由于什么都看不到,盘子里是什么食物?食物的具体位置在哪?根本无从知晓,即便准确的找到了食物的位置,由于根本看不到,勺子放到嘴里时大部分都是空欢喜一场。最后,为了准确无误的将食物送进嘴里,我们几乎是用手抓的形式完成的整个就餐过程。

在走出黑暗餐厅的那一刻,在看到灯光的那一瞬间,我们深刻体会到:能看到光明,真好!

有一项科学调查,黑暗最容易使人脆弱与恐惧,排除的方法有两种,第一种,就是食欲,暴饮暴食,第二种,有倾诉的欲望,容易有让人说真话的冲动。据记者了解,这家餐厅见证了很多情侣的求婚,甚至,有些情侣成婚之后,每年的结婚纪念日依然会选择这里。

感受过黑暗的人,更加懂得珍惜光明。不管是就残疾人还是健全人而言都是如此,也许,这就是“木马童话黑暗餐厅”存在的意义吧。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