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美国炒股大学生之死:看到“穿仓”500万元后自杀 家属怀疑是App乌龙

麻晓超 陈锋 2020-6-20 13:07:22

本报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事情发生在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6月12日,父亲丹尼尔-可恩斯发现了儿子贴在卧室门上的一页便签,便签告诉前者打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父亲点亮电脑后,看到了一份遗书。

儿子阿历克斯-可恩斯(Alex Kearns)的尸体后来终于被找到。6月19日,《华夏时报》记者从接近阿历克斯父母的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家属没有怀疑是他杀,从遗言来看,自杀原因是阿历克斯认为自己被“穿仓”了。

留遗言控诉炒股App

阿历克斯今年20岁,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的大二学生,家在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市,和父母一起住。

主修管理学专业的他逐渐对炒股产生了兴趣,于是在股票经纪商Robinhood开了一个账户,开始了金融投资,并玩起了期权。

在6月12日写下遗书前,阿历克斯认为自己欠了至少70多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00万元)。

阿历克斯的cousin-in-law(具体可能是表姐夫或堂姐夫)比尔-布鲁斯特(Bill Brewster),是投资公司Sullimar Capital的分析师。北京时间2020年6月19日,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阿历克斯的父母还没有做好向媒体谈论此事的准备。

但据布鲁斯特的说法,阿历克斯在遗言中说了这样的话:“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么我已经死了……一个20岁没有任何收入的人,怎么会被系统分配了将近100万美元的杠杆资金……我没有被分配到这么大杠杆、承受这么大风险的意愿,我以为我只是在承受我实际拥有的资金的风险……如果你查看app会发现保证金交易模式的选项都没有开启……去死吧Robinhood……”

这段遗言是什么意思?是在说App没有经过用户授权就进行了杠杆交易。2020年6月13日,布鲁斯特在Twitter上称,阿历克斯认为他自己没有在App上选择保证金交易模式(但最终系统却自动进行了杠杆交易)。

不过,6月19日,布鲁斯特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由于警方收走了阿历克斯的手机,他目前还没有看到手机上的账户信息,手上只有一张阿历克斯留下的账户盈余截图。

“穿仓”70多万美元是乌龙?

阿历克斯自杀事件,在美国正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最新的一个进展是,所谓的“穿仓”70多万美元,存在是乌龙的可能。

布鲁斯特给《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2020年6月14日,一位名为BradFin的网友在Twitter上给他留言暗示,穿仓”70多万美元可能是乌龙。

这位网友称,他用过Robinhood进行期权交易。在那次交易中,期权到期日那天,(他进行卖出操作后)系统本该自动卖出他的期权仓位,但系统却显示这一天行权了(因此界面出现了亏损的数据),但等到周一交易日,又恢复正常了,系统显示那些期权仓位被卖掉了。

阿历克斯的遗言中似乎有与之契合的表述,《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遗言中有这样的话:“我买/卖的那些看跌期权也应该取消了才对,不过,事后想想,我有点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操作)。”

布鲁斯特似乎认可了这一说法。6月19日,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事件发生最初,有些地方他明白发生了什么,有些地方不明白,最终前述网友的这条消息让整个事情对他来说都合理了。

美炒股大学生.png

阿历克斯留下的账户交易信息截图(由布鲁斯特提供)

具体来讲,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根据美国CNBC网站的一种说法,Robinhood通过邮件和通知告诉过用户,用户买入期权后进行平仓操作,第二个交易日该操作才会完成,而在完成前,页面上的“现金”(Cash)和“购买力”(Buying Power)处可能会显示负值。

布鲁斯特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现在不认为阿历克斯在Robinhood上亏了钱,而“这也是让整个事件很悲剧的地方之一”。

“网红”券商

Robinhood是一家主打零佣金的“网红”券商,尤其在今年疫情期间,新增开户数出现了历史性的300万户的增加,总数达到了1000万户。

其平均用户年龄极其年轻,据称只有31岁,吸引了一大批像阿历克斯这样的年轻人在App上炒股。2020年5月4日,该公司宣布进行F轮2.8亿美元融资,整体估值83亿美元,投资方为老股东红杉资本领投,跟投方还包括NEA、Ribbit Capital、9Yards Capital、Unusual Ventures等老股东和新投资方。

阿历克斯事件之后,Robinhood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回应称,公司得知“这个可怕的消息后十分伤心”,“我们给家属送去了慰问”。

布鲁斯特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事发后,Robinhood方面很迅速地联系了家属,表示了慰问,并提议由一位公司高层人士与阿历克斯父母展开对话,但后者当时没有做好准备,现在依然没有做好准备同外界对话,尤其是不愿意同Robinhood对话。

“他们主要是想知道阿历克斯的准确姓氏,以便调查此事(包括阿历克斯的具体账户交易信息)。家属告诉了他们准确姓氏。”但是,6月19日,布鲁斯特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尽管我之后一遍又一遍地给他们打电话,希望他们说明白为什么App上会那么显示,他们一直没有回应”。

如今,布鲁斯特在Twitter账户上的介绍信息已经变成这样一段话:“等待Robinhood解释它们的用户界面为什么不是导致自杀的原因。”

《华夏时报》记者就相关问题给Robinhood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布鲁斯特正在寻求外部力量的介入。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正在呼吁国会议员们关注这次事件中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