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受累疫情双积分新版渐进式改革 科学推进多元能源结构

翟亚男 2020-6-25 20:25:37

本报记者翟亚男北京报道

工业和信息化部官网日前正式对外公布了关于修改《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的决定,该《办法》将于202111日起实行。新《办法》将醇醚燃料乘用车纳入核算范围、明确了未来三年积分核算标准、丰富了正积分关联企业的转让范围、强化了燃油车在双积分中的贡献。

目前,国际疫情还在持续发展蔓延,对此工信部明确表示,将持续跟踪评估疫情对2020年及以后年度《办法》实施的具体影响。

新政松紧有度

有利车企提前预判

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06万辆,连续五年位居世界首位,行业平均油耗实际值达到5.5L/百公里,较2016年下降10%以上,“双积分”政策有力促进了行业技术创新和新能源汽车生产推广,基本实现了预期目标。

为能够保障实现“到2025年乘用车新车平均燃料消耗量达到4.0/100公里、新能源汽车产销占比达到汽车总量20%”的规划目标,工信部新增了20212023年的新能源积分比例,在20192020年的基础上进行了逐年增加,将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要求从20182020年的8%10%12%,提升至20212023年的14%16%18%。同时,新《办法》明确低油耗乘用车20212023年分别按其数量的0.50.30.2倍计算,同时“低油耗”的标准三年分别为4.924.84.6L/百公里,逐年提高。

对于此次调整,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叶盛基评价称,修改后的双积分管理办法,根据过往的实施经验和行业反馈的信息进行了完善和改进,解决了其前期实施过程中发现的系列问题,更加利好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另外,在针对三条修改条例中三年的标准是逐年加严上档,这说明新《办法》在对于车企双积分核算是逐年收紧,车企也应该意识到这一政策意图,提前做好规划预判从而不至于陷入被动局面。

此次政策调整,可以说张弛有度。新《办法》明确表示,可以根据汽车行业发展情况,决定乘用车企业使用2021年度产生的新能源汽车正积分对2020年度产生的新能源汽车负积分进行抵偿。对此,工信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装备工业一司负责人表示,这主要是考虑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2019年积分合规,由于受疫情影响部分企业营收和利润下降,需要购买积分实现合规企业的资金压力会有增加;对2020年积分合规,疫情带来部分企业低油耗车型和新能源汽车车型研发上市时间延迟等问题,2020年积分供需比将有所收紧,积分价格会有提升,需要购买积分实现合规企业的资金成本会有增加;对2021年及以后年度积分合规,疫情带来的影响相对较小。

新政旨在引导对传统车节能技术的研发投入,在传统和新能源车长期共存条件下实现节能减排。参考2019年燃油消耗量积分排名,比亚迪89.5万分、、北京汽车58.3万分、上汽乘用车55.5万分,积分排名靠前。排名靠后的有包含油耗较高豪华品牌的车企,如一汽大众-54.9万分、上汽通用-51.5万分、北京现代-33.6万分、北京奔驰-23.2万分,这些车企需通过降低平均油耗或购买积分方式达标。

对于积分交易市场,工信部表示,20179月发布《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出现了积分供大于求、积分价格偏低,对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引导力度不够的情况,随着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强制考核纳入、油耗要求进一步加严,积分市场供大于求情况将显著改善,交易价格也将充分体现市场价值。

促进能源多元化

肯定低油耗乘用车贡献

相对于现行的双积分管理办法,新《办法》中,将醇醚燃料汽车列入到传统能源车范畴中。所谓的醇醚燃料就是由煤(包括原煤、煤层气、焦炉煤气等)通过气化合成低碳含氧燃料——甲醇、二甲醚(简称醇醚燃料)等车用清洁替代汽油、柴油的燃料,包括甲醇燃料、二甲醚燃料。

  对此,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之所以把醇醚燃料汽车列入到传统能源结构中来,这是我国的能源结构所决定的,目前我国的能源结构依然是“富煤贫油少气”,通过劣质煤、煤层气、焦炉气制取甲醇、二甲醚等车用燃料,可以实现对煤炭资源的最大化清洁合理利用。

  另外,在现行的汽车节能减排规划中,包含电驱动、燃油车、醇醚燃料等多种技术路线共存的发展态势。崔东树认为,这将有助于填补双积分政策中的甲醇汽车管理盲区,也有利于对现有的二甲醚燃料与甲醇汽车等现有的燃料车型提供更加规范化管理,填补甲醚汽车政策管理空白区;甲醇乘用车在部分地区将迎来发展机会,同时通过能源路线多元化保证我国能源战略安全。

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就曾在两会中几次提出关于推广甲醇汽车的议案。建议在具有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的地区,适度发展“煤制醇”,推动甲醇燃料和甲醇汽车的普及,不仅条件成熟,而且符合我国能源国情,对促进传统工业转型升级,对减少大气污染物排放、改善重点地区环境质量,对实施石油替代战略、走能源多元化路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大意义,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李书福建议,明确甲醇新型清洁可再生能源的合法地位;加强甲醇汽车的准入及运行管理;鼓励对甲醇燃料、甲醇汽车技术的持续创新,建议通过增列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方式支持多种清洁能源技术的开发和应用等。

值得注意的是,新《办法》将低油耗乘用车纳入到积分核算范围。对此,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李万里认为,新《办法》重视肯定了燃油车在节能减排中的贡献,这将大大鼓励车企研发燃油车时努力提升燃油效率,促进汽车产业整体进步,不容易出现新能源与燃油车的之间的失衡。

从目前市场在售车型看,HEV车型提前达标,48V车型需继续降油耗。现有48V车型除了吉利缤瑞48V外,目前均无法满足新《办法》中关于“低油耗乘用车”的要求,如奔驰C级、奔驰E级、吉利icon、嘉际、星越等市场份额较大的48V车,均需要再把油耗降下来一些,才能在明年办法实施时进入低油耗范畴。“48V从成本角度而言是最省钱的节能方案,它的成本增加约4500元,性价比极高。若车企能够将油耗降下来,使之满足低油耗要求,就能在成本和双积分两方面实现节能的最优解。”有业内人士认为。

面对双积分政策的修订,大多数车企表示已有预期,普遍认为新《办法》促进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市场化调节作用会显著增强。一方面是双积分标准的逐年收紧,另一方面是对低能耗传统燃油车的认可,如何平衡和把握时机,是对车企的又一次考验。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