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四川富豪刘沧龙的失与守:连失千亿大矿和两家上市公司,二次创业成果如何?

杨仕省 2020-7-13 13:29:34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最近,“宏达系”旗下四川信托卷入违约潮,实控人、慈善企业家、四川富豪刘沧龙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刘沧龙是刘汉的堂兄,因涉黑被起诉的刘汉与原高官关系密切,而刘汉1997年创建汉龙集团,“汉龙”由刘汉、刘沧龙的名字拆合而成,显示二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刘沧龙因此卷入舆论漩涡,一度传被当局控制调查。刘沧龙表示,与刘汉是相隔很远的疏堂兄弟,业务上没有什么关系。

而今65岁的刘沧龙是宏达实业、宏达集团为核心的宏达系实际控制人,旗下拥有上市公司宏达股份及四川信托、宏信证券等。“在我们眼里,刘总不仅注重做大企业,而且乐善好施。”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宏达人士说。

据宏达集团官网介绍,在巅峰时期,宏达资产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6大板块,总资产300亿元,37家企业成员,管理资产5000亿元。刘沧龙因此成为四川大名鼎鼎的富豪,2013年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

不过,近年来有关刘沧龙的传闻不断,其掌控的“宏达系”不复往日风光,接连失去上市公司、千亿大矿的控制权,业绩每况愈下。

经本报记者核实,直到2019年4月,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宣布,全力推动宏达“二次创业”,向高质量发展。宏达还提出了“358战略发展规划”:力争3年内实现销售收入超过500亿/年、利税70亿/年;5年内实现销售收入700亿/年、利税100亿/年;8年内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000亿/年、利税150亿/年。

刘沧龙的“二次创业”,如何实现其目标,值得期待。

宏达系困窘

1979年刘沧龙辞职创业,创办了民主磷肥厂并出任厂长。磷肥厂后经改制为私营性质,而今该企业已注销。刘沧龙就是从这小小的磷肥厂积累了企业启动资金。1996年前后,刘沧龙并购其他化肥厂,涉足矿山、房地产等行业,开疆拓土,壮大版图。

随后“宏达系”最重要的资产,是1998年成立的四川宏达集团。四川宏达集团以四川宏达化工为母公司,以四川广汉平原公司、四川省蜀星企业公司、四川省石棉选矿厂为控股公司,联合组成。

此后,宏达在并购战场上大肆并购。2003年刘沧龙插足云南金鼎锌业,最后仅花费10亿元,拿下了其60%的股份。金鼎锌业拥有亚洲储量最大的铅锌矿,号称价值数千亿,此后10多年金鼎锌业源源不断为宏达提供近90%的利润,是宏达的核心利润来源。

涉及诸多实业后,刘沧龙还将目光瞄向了金融产业。2001年,刘沧龙首次涉足金融产业,宏达入股德阳银行。2005年,“宏达系”开始着手重组停业多年的四川信托。“宏达系”和中海信托分别出资7亿元和3.9亿元,增资13亿元,于2010年成立四川信托,宏达为大股东。

宏达股份上市时,刘汉作为股东参与其中,而宏达旗下四川广汉平原公司,其法人代表正是刘汉。宏达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刘沧龙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也是从刘汉手中接管而来。2009年11月,金路集团公告称,第一大股东汉龙实业减持股份,持股比例低于宏达股份,宏达顺势成为第一大股东。

汉龙实业的老板,也是刘汉。接过金路后,刘沧龙坐拥两家上市公司,一时风头正劲。

自2013年开始,宏达风波不断。刘沧龙曾“失联”长达20个月,2016年9月露面,后又处于神隐状态。宏达系陷入风波后,2013年9月主动退出了金路集团,2017年又欲将上市公司宏达股份甚至宏达集团、宏达实业的控制权易手给四川富豪王仁果的泰合系,但因王仁果自身也陷入失联风波而终止。

在做大宏达的同时,刘沧龙开始做慈善。1999年,他出资在农村修建中小学校舍,资助贫困学生读书,修建农村村道。此后,无论是发洪水还是地震,刘沧龙都捐款捐物做慈善。“在我们眼里,刘总就是一个慈善家”。宏达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然而,最近5年之内“宏达系”一路下滑,各条战线相继失守。

2013年9月,宏达将其持有金路的相关股东权利,授予德阳市国资公司代为行使,授权期至2015年12月31日。

2016年,金路集团一季报显示,宏达通过减持,退出了金路前十大股东行列,刘沧龙失去一家上市公司。这一年,四川信托业绩出现滑坡,而今年出现违约的产品源自2016年。

接着,2017年1月,宏达被告上法庭,两年后的2019年1月,法院判决,宏达股份持有的60%金鼎锌业股权被判无效。此时,刘沧龙被踢出了长达10年持续提供巨大利润的富矿金鼎锌业。

刘沧龙入主金鼎锌业后,不料遭诉讼,宏达系元气大伤。2017年初,金鼎锌业其他4家股东起诉宏达,认为其所持股权无效。历经系列诉讼,2019年1月宏达最终败诉,归还所持股权的同时,还要返还逾15亿利润。

天眼查显示,云南冶金集团取代宏达成为金鼎锌业大股东,宏达告退,失手这座矿山后,宏达股份2018年净亏损多达30亿元。此时,宏达系仍拥有有色金属基地、磷化工基地及四川信托等金融资产,但实力锐减。

不仅如此,宏达股份原本打算将四川信托装入上市公司,但2017年初受金鼎锌业官司影响,取消了收购四川信托40.92%股权的计划,而宏达系通过宏达集团、宏达股份合计持有四川信托54.2%%的股权,也曾被司法冻结。

至此,刘沧龙遭遇了诸多打击,2016年退出金路失手一家上市公司,2017年丢失千亿大矿控制权,2020年四川信托爆雷。

开启二次创业

历经系列风波后,刘沧龙于2019年宣布全力推动宏达“二次创业”。

2019年初,刘沧龙长子刘军在四川信托年度工作总结会上表示,2018年是宏达近40年历史上“最为艰难、也最具挑战”的一年,但他也表示,“困扰我们的问题”已尘埃落定。“不管是集团本部还是四川信托,都已平稳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刘军说。

2019年3月28日宏达集团召开会议,会上刘沧龙要求集团上下“融入新时代、迎接新挑战”,提出“二次创业”,提质发展。

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刘沧龙的宏达实业仍持有宏达股份26.88%股权,其主要股东均为2014年定增引入,包括新华联、四川濠吉、百步亭、成都科甲、金花集团及安信信托等。可惜的是,宏达旗下核心资产金鼎锌业,因诉讼已被出局。

为了公司发展,2019年宏达进行了高层大换血。据宏达官网消息,刘沧龙继续担任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卓出任董事局副主席和党委副书记。调整后的宏达集团党委由刘沧龙、李卓等9人组成,刘沧龙任党委书记,李卓任党委副书记,需注意的是在此之前,李卓为原四川省什邡市委书记。

努力终有收获。宏达股份4月3日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25.5亿元,同比下降5.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450万元,同比增长103.16%。而2018年,公司2018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26.9亿元,同比下降41.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7亿元,同比下降1395.9%。一步一个脚印,宏达正在为3年内实现销售收入500亿/年的目标而奋斗。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