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疫情成VC/PE行业分水岭 投资人预判只有30%的机构能存活

冯樱子 2020-6-30 14:52:01

本报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2020年已经入夏,而国内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却还未走出寒冬。

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国内VC、PE基金在募资、投资、退出端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创下2017年以来新低纪录。

“这次疫情是投资和创业的分水岭,它的影响很深远。我们预计只有30%最优秀的创业者,30%最优秀的投资机构才能生存。”近日,“向前看 再出发”2020英诺创新者大会在线上举行,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给出了预判。

但同时,李竹也提到,科技创新领域项目,是疫情之中的一抹亮色。“这次疫情势必会助推新产业、新科技快速发展。目前的应对之策,不是愈加谨慎,而是更有想象力地去投资,投资于那些能够改变未来的创新。”

疫情成分水岭 科技创新系应对之策

据投中统计,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资本寒冬背景下的VC/PE募资市场再受重创,新成立的基金471支,同比下降26%,环比骤降56%。在投资方面,一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案例数1357起,同比下降37.1%;投资总额1103.67亿元,同比下降38.4%。

“天使投资下滑得更加厉害,做天使投资的机构越来越少。”李竹表示,这次疫情将给行业带来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短期来看,疫情之下,投资人出差、尽调多有不便。这几乎给投资行业按下了暂停键。李竹提到:“目前,只有红杉、高瓴等一批机构比较活跃,更多机构则是看得多、投的少,选择观望。”

长期来看,疫情加速了一批投资机构的沉寂。一些机构在几年前发起的第一只基金,可能也是最后一只基金。在募资方面,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一些企业LP为维系自身业务运转,加强现金流把控,很多出资人收紧了额度。目前,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母基金成为主流LP。同时,LP对基金退出的DPI、投后管理的规范性等方面都有更严格的要求。投资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两个月前,英诺成立了新一期科技创新基金,募资过程让我们感受到LP对GP的要求已经今非昔比,要求提高很多。我们要更加惜出资人对我们的信任,持续学习和探索,在众多不确定性当中发现确定性,重投重管,取得足够好的回报。”李竹说道。

但李竹也提到,科技创新领域项目,是疫情之中的一抹亮色,仍然为各路资金所关注。以英诺合作的投资机构为例,很多机构进行了快速调整,加大对科技赛道的投资。

在抗击疫情过程中,科技体现出了强大的作用。很多科研课题都是针对科技型企业,同时,很多企业在疫情中推出新产品,相对容易地获得了更大的市场份额。此前,英诺投资的推想科技、汇先医药、亿药科技、优艾智合、智行者科技、星速购等企业,均在疫情中拓展了自己的市场。此外,中美之间的科技脱钩,也在迫使中国建立更安全可靠的科技创新体系。芯片、物联网、航天科技、军民融合等方面,都给创业公司提供了更大的市场机会。

目前,世界处于非常态之中,黑天鹅、灰犀牛接踵而至,资本市场也经历了波澜起伏。而从更广的时间坐标来看,科技进步和技术革新是走出危机的根本所在。

“这次疫情也势必会助推新产业、新科技快速发展。而应对之策,不是愈加谨慎,而是更有想象力地去投资,投资于那些能够改变未来的创新。”李竹说。

在此背景下,李竹非常看好未来十年中国科技的发展。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升级,以及中美科技脱钩带来的供应链重构机会,都给国内科技项目带来了发展的红利期。科技创新将上升为下一个阶段的关键战略。而科创板、创业板已为此按下加速键。

过去十年,产业升级和技术迭代在硅谷不断发酵,科技股引领了美股十年牛市,中国则在模式创新上有所突破。未来十年,中国的科技创新也将成为资本市场不断上升的引擎。

早期投资正迎长期红利 天使要避免率性而为

尽管处于寒冬之中,但去年科创板注册制的推出,加上创业板注册制火速落地,都让VC/PE们感受到了一股暖意。李竹认为,科创板、创业板注册制也将给早期投资带来长期红利。

27年前,李竹和清华的同学们开始第一次创业。当时,李竹想:“要是有谁能提供一笔投资该多好。”也正是这种贴近创业者的同理心,英诺天使基金完成原始积累后开始天使投资。

至今,英诺天使基金成立7年,完成了从个人天使到机构天使的蜕变,从率性而为到寻找确定性和大概率事件,从几个人的协同到构造一个日趋完整的生态。李竹说,在经历了很多成功和失败,英诺逐渐清晰定位“早期投资”。

实际上,从整个行业来看,现在VC市场竞争非常激烈,红杉、高瓴也成立了早期投资基金。一个新的情况出现,即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逐渐打通,其投资逻辑也逐渐向同一个方向靠拢。此外,还有很多优秀的GP也在做VC阶段的投资。ATM等大企业的CVC入局,他们不仅是财务投资人,还能带来流量、市场,并给创业公司赋能。

“我们也曾经想过,把基金越做越大,甚至包括VC、PE,如今,有了更多敬畏之心。”李竹表示:“做一只好基金、伟大的基金,需要的是坚持、专注。英诺在七年之际的决定,就是坚持做好一件事,专注于早期投资。”

回望过去,李竹感觉到,过去的成绩,大多是运气。这一代投资人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发展最快的20年,没有过多地折腾,和时代同行,就能够投资出一些不错的企业。例如,英诺投资了已经上市的德生科技、游族网络、美团网,和准备上科创板、创业板的柠檬微趣、推想科技、智行者科技、微动天下、固克节能、Netstars、臻迪科技等。

“回想起来,我们是幸运地搭乘了时代的电梯。搭乘电梯,和谁在一起非常重要。我们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当时自己在创业,接触的都是创业者,而且清华圈内人士居多,因为他们,我们才有今天的小成绩,才能和时代同行。”李竹说:“选择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剩下的交给时间,会给你答案。”

与此同时,李竹表示,英诺对早期投资的认知也在不断完善。七年前,英诺只是从形式上完成了从个人天使到机构天使的转变,成立七年之际,英诺思考更多的是如何更好地做机构化天使?在募投管退几个方面,机构天使和个人天使有什么不同?如何避免率性而为的投资风格,如何能找到最优秀的创业者和更好的赛道,以及如何能够复制成功。

李竹认为,随着资本市场注册制的推行,靠政策寻租、靠泡沫赚钱的时代过去了。红利将来自于认知、赋能、人脉。早期投资,靠的是认知,先相信、后看到。

“我们赚的就是认知的钱,认知要比别人早。你永远无法挣到超出认知范围的钱。你所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对这个世界认知的变现。”李竹说道,天使投资要避免率性而为的个人天使做法,更专业认真地做好行业研究,选择创新点,找到投资标的,做好尽职调查。

李竹还提醒,创新热点不断变化和迁移,这就要求投资团队有持续的跨界学习能力。作为早期投资人,要有足够的好奇心,去学习和探索创新的领域,这正是天使投资的魅力所在。

此外,在李竹看来,早期投资,给创业者赋能也很重要。“我们希望做赋能型天使,给创业团队最需要的帮助,优化商业模式,对接行业资源和资本;让他们更顺利地发展。当他们进展顺利的时候,我们就做站在创业者身后的天使,不去遮挡创业者的光芒。”

“投资不是短跑,是一件长期而考验耐力的事,对于未来越有信心,眼下才能越有耐心。”李竹表示。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