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5亿领投理想D轮 王兴建模无人配送“最后一公里”

孙斌 于建平 2020-7-2 18:41:19

本报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6月24日,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3000万美元,投后估值为40.5亿美元。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网上发布动态说:“父亲到北京看望家人,体验了自己的理想ONE之后,主动说等回到龙岩后要把自己的奔驰S换成理想ONE。”美团当家人对于理想ONE的热衷溢于言表,这位造车圈最大牌的汽车评论员言辞一面证明了79年生人的他对80后的李想造车的看好,而另一头也为美团无人配送时代配送工具车的开启再次打下伏笔。

理想SEV并没有消失

5月26日,美团一度在盘中创下上市以来股价又一新高:138港元,总市值突破8000亿港元。美团也成为腾讯、阿里之后,国内第三家市值跨过千亿美元门槛的互联网公司。10年一剑,王兴终于一手将美团推上山巅,高光之际,他还有一个曾经的愿望有待达成:推动自动送货车辆的大规模运营。

而只有透过王兴这个小小的愿景,才能读懂美团高调托举理想造车的美意。

在李想准备打造理想ONE之前,也许真正在当初吸引到王兴注意的,应该是SEV的概念——2014年年底,李斌注册成立蔚来汽车,正式进入造车领域,李想作为蔚来的早期投资人参与了投资,2015年11月,李想发布了一条长微博,甩出了一个区别于主流造车的方案:要做一大一小两台车,其中“小而美”的SEV,定价5万以内,满足城市1-2人短途出行需求;而另一款大而全”的SUV定位中高端,成了当下美团在C轮,D轮都鼎立支持的理想ONE。

此后,理想ONE成为众人皆知的产品,7个月时间让李想冲进了造车第一梯队,而那款SEV则再也没有被李想提及。

实际上,关于SEV的插曲发生在2017年。当年,李想的朋友之一——物流智能化企业新石器CEO余恩源拜访车和家,发现其低速电动车平台SEV非常适合用来开发L4级无人车,于是就带领团队开发出了无人物流车样车。

2018年夏,美团推出无人配送开放平台,允许符合条件的自动驾驶等相关公司加入其中,据知情者称当时的展示车就是基于车和家成立之初推出的SEV打造而来,这可以看作是美团与理想两年前围绕产品的首次真正交集点。

2019年6月,车和家C轮5亿美金融资中的重要一环,王兴个人完成其领投。

2020年3月11日,无人配送企业新石器无人车宣布完成了来自理想汽车领投,云启资本、毅达资本、耀途资本跟投的A+轮投资。余恩源当时曾对外表示:“新石器是美团无人配送开放平台中的积极参与者,后者未来也将向新石器采采购无人配送车,相当于是美团将采购车和家的SEV平台。”

至此,美团和理想围绕当年SEV雏形到物流车的演变,基本走上了一条资本该走的道路。

“最后一公里”的成本消化

事实上,与美团在同一周期内,京东也在关注无人配送,而王兴与刘强东之所以都将眼光集中于此的真正原因,主要还源自无论是美团,抑或是京东,物流配送领域的骑手运营成本,都需要在不断的扩军中打薄,并且两大公司也确有必要在强势的物流配送优势科目上赋予资本市场更多的想象空间。

2017年12月,时任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宣布100所大学的最后一公里快递计划时,当时行业内无人车的造价高达50-70万元左右,而根据新石器今年对外公布的几个政府采购招标公告数据显示,实际销售无人车的价格为40万元左右,仍然相当于一辆豪华轿车的价格。

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无人小车的大规模商业化落地。按照一些电商物流平台的估算,10万元是无人小车能够大规模部署的成本上限。

一场疫情,让更多专注物流闭环的企业加入其中。2020年2月6日,京东物流的智能配送机器人完成在武汉的首单配送,2月18日,美团无人配送车“魔袋”在北京顺义投入运营,将为在美团下单买菜的用户提供配送服务。2月20日,苏宁物流的5G卧龙无人车在苏州“上岗”,为苏宁小店的到家服务提供无接触配送。

2020年,企业对于无人配送的参与,好处是带来地方政府的激励,有消息称,部分城市为其辖区内无人驾驶小车的购买和运营提供资金,最高可达整车价格的60%。也因此,类似新石器这样的公司才计划在2021年把整车成本降到8万元以下。

据相关行业人士称,从政策上说目前虽有大家起锅开灶的群体优势,但从技术上看,阻挠配送车成本下降的根本因素还没完全解决——无人配送小车虽然体积小,电池容量小,但传感、定位和规划所需的处理量与无人驾驶乘用车几乎相当,严重依赖高性能计算和足够的传感器组合。

同时,无人车的行业标准和准入法规还未出台,如果进入开放道路配送的场景,是否需要和乘用车一样的软硬件车规级要求,那意味着几年来下降的成本,又要面临回升的风险。

无人配送道阻且长

一切最终可能都是伟大的,但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兑现。

据了解,无论是美团、京东还是苏宁,疫情期间推出的无人配送都属于末端配送,配送范围约在5公里以内。在众多无人驾驶的场景中,末端配送被行业公认为是目前最易落地,也是最能快速见效的场景。

去年,美团宣布将与一些汽车行业的战略合作伙伴合作,打造一个新的自主外卖开放平台,而在此之前,美团无人小车的合作伙伴大多是一些小型初创公司。

法雷奥、英伟达和来自意大利的Icona三家公司,成为美团希望实现正规化无人小车平台的首批战略合作伙伴。法雷奥将为美团的无人配送小车提供动力总成和传感器等车规级零部件。英伟达将为产品交付、研发和试验运营提供技术支持。Icona将是自主配送机器人和车辆的设计合作伙伴。

美团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一直在投资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以探索使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实现无人配送。

这一次,美团对外展示的,是一套智能调度系统以及正在进行的“美团大脑”项目,该项目旨在构建全球最大的餐饮和娱乐知识图谱。但在AI人工识别,高精度地图,以及相关自动驾驶的传感器和激光雷达成本没有根本打薄前,美团和所有有志于此的企业一样,还需在建模中继续实验并寻找时机。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