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马晓霖专栏 | 美军部分撤军加剧美欧离心离德

马晓霖 2020-7-3 10:22:10

马晓霖

6月30日,美国国防部宣布,美国将从德国削减9500人的常驻兵力,即由目前的3.45万人减少至2.5万人。这一裁军行动是特朗普“美国优先”国策的组成部分,也是美国两届政府战略收缩的必然结果,然而,它引起德国乃至欧洲伙伴的集体愤怒,并将加剧已十分明显的跨大西洋关系裂隙,促使欧洲加强独立防务,并可能波及大国力量与关系格局的调整。

据法新社报道,五角大楼发言人乔纳斯•霍夫曼当天说,总统特朗普已批准相关裁军计划,未来几周五角大楼将向国会简要介绍该计划并咨询北约盟友。他没有详细说明何时减少驻军,以及是否将这些部队重新部署到另一个北约国家。但是,霍夫曼强调,这次“重新部署部队”将加强对俄罗斯的威慑,加强北约力量并让盟友放心。

美国政府几周前已从楼上抛下一只撤军之靴并引发热议和担心,但是,这第二只靴子的落地依然激起巨大反响,触发德国、欧盟、北约以及美国国内强硬力量的不满,也让世界看到了本届美国政府的任性和草率。6月底,德国总理默克尔以新冠疫情为由拒绝前往美国参加七国集团(G7)峰会,特朗普被迫宣布将峰会推迟到9月,其原本打算利用主场之便将G7扩大为G11而孤立中国的图谋随之流产,因此对默克尔气不打一处来,乃至最终也恨上德国。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与默克尔围绕G7峰会通了20分钟的电话,气氛“并不愉快”,一反以往的相对客气。通话中,特朗普对G7、北约和世卫组织的失望和厌恶溢于言表。一周后,白宫向《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放风称,将在未来3个月内从德国撤出四分之一驻军计约9500人,并最终将驻德美军上限下调至2.5万人。以往美国调整驻盟国部队都会基于尊重与东道主商量,这次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准备拔营收兵,这与其说是特朗普一言不合就翻脸的率性所致,或如CNN爆料的那样特朗普从来就藐视默克尔,不如说是美国领导人骨子里系统性地将德国定位为战败国和小兄弟而故意轻慢。

奥巴马时期“棱镜门”丑闻证明,美国情报部门曾毫无顾忌地监听默克尔本人的电话,并粗暴回绝德国代表团要求停止监听的正式请求。这次特朗普政府堪称延续前任对德国及其领导人的不敬和傲慢,尽管如此,这毫无征兆和警告的裁军考虑当时就在欧洲和美国引爆舆论,部分人士认为,这既是唯我独尊的特朗普对默克尔的个人报复,也是他践行“美国优先”政治理念的习惯性安排,更是美国从奥巴马时期即开始的战略收缩的自然延伸,而新冠疫情造成的罕见经济危机和竞选争夺白热化,使美国裁撤驻欧部队更加顺理成章。

尽管美国驻德兵力仅减少9500人,但是,规模相当于美国常驻欧洲部队约十分之一,因此,分量不能说微不足道。对德国和欧洲乃至美国建制派而言,裁撤本身就是无法忽视的不祥之兆,甚至是不可原谅的背弃之始。首先对德国而言,这象征着保持70多年的德美关系出现历史性裂痕。德国拥有美国半数常驻欧洲军队,德国的拉姆施泰因军事基地是美国海外最大基地并支撑着中东和非洲诸多战事,斯图加特是美国欧洲驻军总部所在地,兰施图尔的美军医院又关乎许多撤出战场的美国伤病员的生命,巴伐利亚州还为美国提供全欧唯一实弹演习空间。反过来而言,大量美军人员与设施的长期存在,给德国提供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和大量收入,当然,作为回报,德国企业在美国雇佣了70万人。部分军队的裁撤,对看重美国的德国中右翼力量而言,意味着安全和经济双重打击。

在欧洲伙伴看来,美国从德国裁撤部队更是一次不负责任的政治、外交和地缘安全灾难。美国在欧洲派驻近半数海外常驻部队,这是二战重要安全遗产之一,也是冷战解体后西方阵营的重大零和收益,象征着跨大西洋牢不可破的铁血友谊,体现了美国对欧洲盟友的战略保护,还构成北约军力的基干单元,并为欧洲的长久和平与繁荣提供了现实保护伞。

但是,特朗普威胁退出北约进而胁迫其他伙伴大幅度提高国防预算后,又罕见地单方面决定裁撤驻欧军队,无疑抽掉欧洲伙伴战略安全的一块楼板,美国由不可或缺的安全靠山变得可有可无,使欧洲政治家对英国脱离欧盟后的安全更加缺乏信心,也让法国总统马克龙为代表的欧洲独立声音日益强劲,他们进一步相信必须重新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特朗普裁撤驻欧兵力也引起国内强硬派和建制派不满,他们认为这个举动是向欧洲最大威胁俄罗斯做出的战略妥协与机会主义示好,无疑将使美国的全球政治领导力和安全网络受到削弱,并迫使欧洲更多向东方的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盟友需求支持,乃至被迫向传统战略对手俄罗斯和中国靠近。

总之,特朗普政府的裁军行为吓坏欧洲伙伴,也再次惊诧世界。国际社会已对特朗普不断退出多边框架司空见惯,对他为了美国一己之私而轻易放弃叙利亚、放弃阿富汗不再感觉意外,甚至有理由预测他下一步可能会从韩国撤军。欧美主流舆论抨击特朗普说,“美国优先”随着大选日益临近已异化为“特朗普优先”,即抛弃所有政治议程,不再为世界构想而只是考虑自己能否当选。更有甚者,有人担心特朗普如愿实现连任,也许真的首先抛弃北约。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