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大连圣亚身陷监管漩涡:新任董事长上任4天就遭举报,“逼宫”无视监管,拒不回复问询函

杨仕省 2020-7-10 17:24:52

本报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自罢免前总经理肖峰以来,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连圣亚”)就一直处于舆论风暴中心。

随着大连圣亚的股东矛盾公开化,监管层注意到这家企业不寻常的内部情况。7月3日晚间,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就杨子平、磐京基金与公司其他股东之间是否存在未披露的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应当披露的协议及利益安排等内容进行披露。

7月9日,是大连圣亚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最后期限,但当日并未回复。按照该问询函的规定,大连圣亚需在7月10日前披露回复。

大连圣亚新任董事长杨子平,上任不足4天就被实名举报,公司员工齐发声明表示对其“不认可”。尤其是大连圣亚原总经理肖峰突遭罢免,在公司内部引发强烈震动,200多名员工群情激昂并联名发出严正声明,质疑公司小股东“血洗管理层”,以及新任董事长杨子平等一致行动人恶意收购公司等。

目前已有多个部门接到相关举报,对于上市公司大连圣亚出现的不稳定情况,相关监管部门已发出了监管关注函。不过,截止本报记者完稿时,大连圣亚尚未回应相关问题。

“逼宫”无视监管

近日,大连圣亚控制权纷争和高层人事变动情况引发多方关注。

大连圣亚6月29日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罢免公司原董事长王双宏、副董事长刘德义的议案,选举杨奇、陈琛、毛崴为新任董事,随即召开董事会选举杨子平为董事长、毛崴为副董事长。“就因为人事变动,股东大会一再被被延期”。大连圣亚相关负责人证实。

6月30日晚,经大连圣亚股东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提议,大连圣亚董事会以公司出现紧急情况为由,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提议罢免公司总经理肖峰。

据本报记者了解,这个突发事件爆发后,立即引发大连圣亚200名员工集体上书大连证监局。

“惊闻有人恶意提议罢免公司总经理肖峰,作为圣亚员工我们感到无比震惊、惶恐和愤怒,我们认为现有公司管理团队,熟悉行业、熟悉公司业务,是负责任的管理团队。”员工上书声明:请杨子平为代表的一致行动人们,请你们尊重市场、敬畏规则,请不要滥用股东权利,请立即停止一切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坚决反对一切破坏公司稳定发展的行为。

7月1日,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公众号发声明指出:“对于在部分股东操纵下,大规模改组董事会,仅仅两天之内就接连罢免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行径,我们对由许多不具备相关职业经验和职业能力的新任董事会人员表示极不信任,对相关股东操控下形成的新任董事会及产生的新任董事长杨子平的合法有效性表示严重质疑。”7月3日,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公众号再度发文,称“大连圣亚全体员工坚决反对杨子平等一致行动人恶意收购公司行为”。

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大连圣亚核实本次年度股东大会后,召开董事会会议的相关情况,若已召开紧急董事会,则应披露召开紧急董事会会议的紧急事由,并说明会议程序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及理由。

此后,大连证监局以电话和书面函件形式要求杨子平和毛崴,前去进行监管谈话。不过,二人拒绝配合监管机构的监管工作,也未通过其他方式说明相关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部门还曾多次对杨子平及磐京基金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发问,但此前双方并未承认过这一关系。

杨子平与磐京基金、毛崴之间的关系如何?据大连圣亚公告,截至今年5月8日,杨子平是公司的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而在今年6月15日-7月7日期间,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增持之后,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2813381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71%,仅次于大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毛崴就是磐京基金的法定代表人。

主营业务增长乏力

除了股东人士变动、重大项目进展缓慢之外,大连圣亚的资金压力也非常大。那是因为,大连圣亚目前在运营的项目仅两个,一是大连圣亚海洋世界核心景区,另一个是哈尔滨极地馆。圣亚海洋世界核心景区仍是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就2019年半年报来说,辽宁地区营业收入为9858.16万,黑龙江营业收入为3181.12万,本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0%和13%;2018年报显示,大连地区营业收入为2.43亿元,占当期营业总收入近70%。

大连圣亚的营收增速自2012年达到高峰后开始下滑。

Wind数据显示,大连圣亚2012年营收增速为32.85%,2013年和2014年开始下滑,2015年跌到个位数,2018年仅为0.84%。2019年前三季度,大连圣亚营收2.76亿元,净利润为0.73亿元。

由此可见,大连圣亚每年几千万的利润,是难以支撑巨大资金支出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镇江大白鲸项目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为34%,不到预算一半,余下7.18亿元的资金缺口等待填补。在转让款尚未结清之时,大连圣亚营口大白鲸股权、未来门票收费权、土地或抵押或质押,资金短缺可见一斑。

“一季度净利跌180%”。查知,4月底大连圣亚发布2020年一季度财报,连续下跌被上交所问询。5月27日大连圣亚就上交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做出回复,其坦言,公司面临的主要风险为主营业务增长乏力,新项目尚未投入使用。

据记者了解,上交所要求回复的问题包括“大连圣亚占扣非净利润52.53%的财务费用、在建工程进度及所涉费用,负债率较高”等。自2017年以来大连圣亚的资产负债率便居高不下,2017年、2018年负债率分别为44.88%、56.01%。此外,截至2019年年底,大连圣亚的账面货币资金为1.25亿元,而短期借款余额为1.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负债为6165.73万元,偿债压力有增无减。

财务费用也在不断增加。2016年大连圣亚的财务费用为1111万元,到2019年增至2247.63万元,占扣非净利润的比例从28.66%升至52.53%,仅利息费用多达2030.02万元。

为解决资金问题,大连圣亚透露,千岛湖项目一期项目以施工方垫资建设为主,后期将继续追缴资本金和申请项目建设贷款。同时,公司计划将二期项目整体转让,将转让资金投入一期项目。在上一次的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大连圣亚说明在建项目进展缓慢的原因,说明大连圣亚是否具备充足资金来源,支持项目正常开展,一月后大连圣亚给出了回复。但这一次截止本报记者交稿时其尚未回复上交所问询函。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