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专家把脉GDP增速:三四季度有望回到5% 全年“转正”可期

徐芸茜 方凤娇 2020-7-13 21:34:26

本报记者 徐芸茜 见习记者 方凤娇 北京报道

今年以来,突然爆发的疫情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较大影响,但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体现出强大的韧性。

新冠疫情冲击下,我国季度GDP现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跌幅,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虽创下几十年不遇的负增长情况,但3月以来已有所好转。

“从上半年我国的经济发展情况看,一季度冲击很明显,二季度有望转正,从最近公布数据看,研判二季度GDP有望转为正增长,我国经济有望逐步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走出。整体经济出现明显恢复态势。”7月13日,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在江苏证监局联合大连商品交易所线上主办的“期货市场服务‘强富美高’新江苏线上论坛周”主论坛活动上表示。

黄剑辉预计,三季度传统服务业将继续复工复产,促使整体经济向基本正常化迈进,GDP增速有望继续小幅提升。在四季度进入秋冬季后,随着疫情传播条件的变化,不确定性仍将存在,常态化防控不会放松,甚至可能加强,经济完全正常化仍有难度。综合来看,黄剑辉认为:“三、四季度GDP将恢复至5%左右的水平,全年GDP回归正增长可期。”

整体经济将明显恢复

二季度以来,我国经济逐步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走出。随着各省3月份开始陆续复工复产,以及武汉市4月8日的解封,我国的疫情防控开始进入常态化阶段。目前各行业复苏势头良好,整体经济将出现明显恢复。

从供给端来看,工业生产有望继续回升,服务业持续恢复。黄剑辉预计,6月的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会由4.4继续小幅回升到4.7,疫情的常态化防控对服务业还是会形成制约。下半年服务业在疫情得到一定控制,政策支持和行业变革助推下,有望比上半年明显修复。

从需求端的三架马车之一投资来看,投资降幅呈现收窄态势,1-5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6.3%,上半年投资的降幅逐月收窄,正在从疫情中恢复。在黄剑辉看来,下半年投资增长3.5%,全年还是正增长。

从需求端的另外一架马车消费来看,消费同比下降,降幅也在收窄,5月份下降2.8%,比1-4月份收窄4.7个百分点。黄剑辉预计下半年消费品的零售总额预计会增长4%。

从进出口来看,上半年进出口都出现下滑。按美元计,2020年前5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为1.65万亿美元,下降8%。其中,出口8849.9亿美元,下降7.7%;进口7636.3亿美元,下降8.2%;贸易顺差1213.6亿美元,减少4.5%。黄剑辉分析认为,进口弱于预期的主要原因,一是大宗商品价格仍在低位,CRB指数环比上涨但同比大幅下行;二是引致需求下降,上半年出口出现下滑,导致用于出口的加工贸易进口需求降幅明显;三是中国或许减少了来自疫情国家的进口,主要表现为从欧美等国的进口降幅大于疫情相对和缓的亚洲周边经济体。

但是出口好于预期。黄剑辉分析,其主要原因一是出口订单可能仍未断档。海外疫情仍在扩散,防疫物资出口继续保持强势;疫情改变生产生活方式,电动自行车和电子产品等出行和办公相关产品出口明显增长;二是外需形势边际改善。三是疫情逐渐由发达国家蔓延至新兴经济体,使其出口受到影响,而其出口结构一定程度上与中国类似,反而会有利于中国出口走强。此外,2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弱也对出口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从金融环境来看,新增信贷社融都屡创历史同期新高,宽信用的效果很明显,今年半年全球包括中国的货币政策都是宽松态势。5月末M2同比增长11.1%,增速持平于4月末,连续三个月是两位数的增长,M2增速还是比较快的,连续三个月都是两位数增长。5月份的人民币新增信贷1.48万亿,创了历史同期的新高,5月份的社融是3.19万亿,也是再创历史同期的新高。

从人民币汇率来看,总体是贬值态势,弹性加大。货币汇率的变化分了五个阶段,从3月10号到3月20号贬值了2.6,3月21日到6月30日汇率基本上是在7.03-7.14窄幅波动,总体看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97贬值到7.07,贬值了1.5%。从中长期趋势看,最后出口逐步恢复,不存在继续贬值的基础,下半年有所回升。

警惕不确定性

上半年,我国国内疫情防控效果良好,各地复工复产进度不断加快;财政与货币政策持续发力,特别国债、专项债、降准、LPR下调等政策不断落实落地;要素市场化改革,新型城镇化,新基建等中长期利好政策将逐步显现。

但是从全球范围来看,面对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世界各国央行及政府通过购债及预算支出,已经推出至少15万亿美元的刺激政策,以减轻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但这种情况将导致各国债务进一步高企。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测算,基于全球经济萎缩3%和政府借款较2019年翻倍的情形,预计2020年全球债务与GDP的比值将上升20个百分点达到342%,IMF也认为,今年公共赤字占GDP的百分比将从2019年的不到4%跳升至10%。

当各国把越来越多的收入用来还债时,经济增长将受到拖累。部分体质较弱的经济体甚至可能会经历通货膨胀、货币贬值以及债务危机。

因此,我们也要警惕类似可能发生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当前国际疫情仍在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随着冬季到来,南半球成为新的爆发点。随着四季度北半球再次入冬,疫情第二波爆发仍存可能。

国内来看,各地输入型压力仍然存在。我国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防疫政策力度不会松懈。

而疫情带来的外需萎缩将会通过三条渠道冲击国内经济。4月3日,商务部召开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宗长青表示,疫情在境外呈加速扩散蔓延态势,对我吸引外资以及外资企业复工复产造成了新的负面影响。

黄剑辉预计,外需萎缩带来的冲击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出口增速可能大幅下滑;二是制造业投资难有明显好转;三是出口部门失业率上升,进而会影响到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