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毛利率转正 剩者为王的造车新势力们的下一个任务

孙斌 于建平 2020-7-16 18:24:43

本报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2020年整个6月延续到7月,是中国造车新军最魔幻的一个时间节点,那个活在《2019最惨的人》李斌开启转运年,疫情后通过安徽省政府基金的背书,一举获得了工农建中等6家银企的百亿授信,与此同时,理想汽车的IPO之路也将箭在弦上,小鹏也被传出赴美IPO已进入倒计时。成王败寇,在造车头部实力继续确立身位优势时,博郡,拜腾,赛麟等造车新军的轰然倒塌也几乎在一夜之间发生。

泾渭分明的节点,以蔚来,理想,小鹏,威马为首的造车四强急于向市场表明出货量和造车毛利即将转正的决心与事实,在理想这样造车半年毛利转正的舆情助攻下,造车头部实力开始陷入为下一轮融资做财报口水战的相爱相杀之中。

毛利率的锅新势力想背起来

“2020年很多人问我今年销量目标多少,我说我们销量目标不好说,但是我们希望销量增长的情况下,毛利率转正,起码看得到曙光在前面,这种增长才是容易持续的,不然持续经营能力会有问题的。”近日,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向外界透露,“在毛利率为负的情况下卖的越多亏的越多,容易陷入死亡陷阱”。

而把业内著名的“成本杀手”逼得必须要出来以正视听的是美团创始人王兴,为了给自家项目造势,王兴称:“未来造车新势力仅能存活3家,分别是理想,蔚来,小鹏。”

威马不在此列,这引发了沈晖亲自下场与王兴隔空喊话,表示愿与王兴打赌,威马会是前三之一。心知肚明的王兴自然没有接下赌约。为什么,因为王兴和李想赶在了蔚来之前,向市场拿出了一季度效果执行书。

数据显示,2020年Q1,理想实现毛利6828.8万元人民币,毛利率为8.02%,车辆销售毛利率为8.45%,实现净利润为-7711.3万元人民币,净利率为-9.1%。尽管理想依旧还在亏,但毛利转正已被看作是造车新势力的一个不小的突破,且这是理想ONE半年量产初期的成绩,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理想拥有实现自我造血的潜力,给了市场不小惊喜。

而在王兴背书的理想汽车先发制人后,有能力表态的不止并不止威马。

蔚来创始人兼CEO李斌日前表示,从交付量来看,2020年二季度创下了截至目前的最佳季度业绩。据蔚来CFO奉玮透露,二季度交付量超过预期,‘有信心实现毛利率和运营效率目标。由于二季报尚未公布,在2020年蔚来一季度财报中预测中显示,其二季度交付量将达到9500-10000辆。今年Q1,蔚来亏损收窄时,毛利率依旧为负,综合毛利率为-12.9%,整车销售毛利率为-7.4%,李斌早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就表示,二季度‘整车毛利率肯定超过5%’,整体毛利预计超3%。“

成本控制也是资本市场卖点

逼得头部四强之三都站出来表明立场,根源在于造车新势力的”朋友圈“实在太费钱了。已经在美股立足的蔚来早一步看透了市场的杀伐,当下闷声找钱,但刚拿到王兴投资的李想不这么想,他要证明。

对于”烧光84亿元造不出量产车”的拜腾,李想在朋友圈转发《拜腾烧掉84亿元》的文章时是这样评价的:“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理想ONE上市发布会不到200万。”不仅如此,李想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自己对于成本和费用控制的严格,而他的根本意图,还是在前辈李斌面对市场交过学费后,希望以创始人的身份角度向外界释放信息,理想造车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一位新能源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蔚来汽车此前之所以频繁被外界质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毛利率在相关车型量产7个季度之后还尚未转正,也就是卖一台车的钱没有办法覆盖这台车的成本。

对于当下的造车新势力而言,毛利率为正则意味着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我造血”的功能。此前,巨额亏损叠加资本市场的观望情绪一度导致蔚来资金链紧绷,而李斌这次在被李想和王兴“将了一军”后,显然没有沈晖式的失落,究其原因,据蔚来内部人士称,在二季度部分月份,蔚来的整车毛利已回升正数,只是因为二季度报表未出,尚未公布。照此结论,蔚来汽车在8月份来临时显然还希望给予市场更多的消息刺激。

现金为王总不会错

没有像李想,沈晖一样跳出来,李斌当下的信心,一方面是蔚来的毛利率转正希望给的,一方面是近来六大行的百亿授信给的。7月10日,蔚来中国与工农建中以及招商,兴业等6家银行的安徽省分行、合肥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6家银行将向蔚来中国提供104亿元综合授信,以支持蔚来中国业务的运营与发展。

据相关资深银行业人士称,用标准话术来说,授信是指银行向客户直接提供资金支持,或对客户在有关经济活动中的信用向第三方作出保证的行为。蔚来此前在海外市场的可转债或者增发。当时价格是3美金每股(前两笔可转债定价为3.07美金每股,第三笔是3.5美金,增发价格是5.95美金每股),但现在的股价是15美金每股。

“股权放弃掉之后,要再卖回来,价格就不是3美金,而是15美金。股权每下降1%,就是1亿多美金的市值,对蔚来来说,这样融资就相当于让渡了一亿美金,成本是很高的。”上述人士称,但当下政府出面,企业从采购零部件到卖出整车形成回流,资金在中间只是过一个账期,这对造车新势力显而易见是更合理的。

从面临“1美元”退市风险,到市值再破百亿美金,蔚来走出“重症监护室”为身边的造车朋友圈都打了针鸡血。

7月11日,理想汽车正式提交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最高募集资金1亿美元,远低于蔚来两年前的10亿美元IPO规模。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理想汽车已进入静默期,无法针对上市相关问题进行回应。

与理想汽车一样,小鹏汽车也在推进IPO进程。小鹏汽车原计划去年底累计完成300亿元融资,但当年11月的C轮融资完成后至今,小鹏汽车融资总额为170亿元,虽有10亿元贷款加持,但相比300亿元的目标差距不小。

威马方面的融资情况,沈晖披露,,“今年本来确实计划在海外进行D轮融资,但是由于疫情的突发情况,目前进展受到一定阻力。”他话里有话说,在国内仍有不少大基金对威马感兴趣,包括一些地方政府。“也不用避讳,很多地方政府对我们有兴趣。”沈晖称。

但从蔚来近期的动向,及其他各家头部实力各自的融资表态可以看到,接下来除了美股市场有风险的ipo诱惑,要用好来自中国的钱,还得做好生产,供应链采购,日常运营,因为这些由地方注资的钱都有人看着。造车企业们正如7月的魔幻造车季呈现的现实一样,该出局的还得清场,该留下的除了要美化账面数字还要实实在在干几件正经事。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