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运城农商行上半年利息净收入“腰斩” 收入结构失衡致盈利下滑近两成

王仲琦 冯樱子 2020-8-8 20:11:56

本报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日前,山西运城农商行发布2020二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截至今年6月末,运城农商行资产规模达到253.99亿元,负债总额237.8亿元;其中,吸收存款173.64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116.54亿元。资产负债规模在存贷款增长的带动下,出现不同程度的扩大。

不过,该行资产扩表的同时并没有带来营业收入和利润的上升。

二季报披露,今年上半年,运城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2亿元,同比下降16.56%;实现净利润0.94亿元,同比减少19.66%。其中,在营收中占比较高的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小幅下降;而利息净收入同比腰斩,直接导致运城农商行上半年营收和净利双降。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运城农商行第二和第三大股东山西骏达木业有限公司、运城市凯达印刷包装有限公司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就是俗称的“老赖”,同时两家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公司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期间,在运城农商行尚有1.3349亿元的关联贷款未清偿。

对于上半年经营下滑及关联贷款等问题,运城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没有予以正面回应,而是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些问题等请示了领导以后再答复。”但截至发稿为止,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上半年营收净利双降

今年上半年,运城农商行营收和净利双双下滑,而收入结构失衡是主要原因。

从收入构成来看,运城农商行营业收入主要包括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以及投资收益等。数据显示,投资收益一直是运城农商行的主要收入来源。今年上半年,该行投资收益2.21亿元,同比小幅下降0.11亿元,降幅4.74%。该行中间业务收入一直没有起色,从2018年开始便处于亏损状态,今年上半年也不例外,截至6月末,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105.62万元,较2019年上半年亏损幅度有所收窄。

除了投资收益和中间业务收入外,运城农商行的利息净收入下降的幅度更大。半年报显示,该行上半年利息收入3.05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9.76%;利息支出2.62亿元,同比增加5.22%。在利息收入和支出的共同作用下,该行利息净收入0.43亿元,较2019年上半年陡降0.46亿元,降幅51.69%。

显然,无论是减少的绝对数还是降幅,运城农商行的利息净收入对营业收入的下降都起到了主导作用。今年上半年,运城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2.62亿元,同比下降16.56%;

在营收下降的同时,运城农商行对营业支出进行了一定控制。具体开看,该行的营业支出主要由业务及管理费、资产减值损失构成。截至二季末,该行业务及管理费支出0.7亿元,同比减少14.63%;资产减值损失支出0.63亿元,同比下降13.7%。受此影响,运城农商行上半年营业支出1.38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12.66%。

从上述数据来看,虽然今年上半年运城农商行压降了营业支出,但营业收入下滑幅度更大,结果导致净利润同比下滑19.66%至0.94亿元。

除此之外,记者注意到,运城农商行明显“偏科”,营业收入结构失衡严重。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该行营业收入达到7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3.82亿元,投资收益3.14亿元,二者相差并不悬殊。但2016年,该行利息净收入2.21亿元,投资收益升至4.97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9.39%和66.09%。接下来,该行利息净收入一路下滑,到2018年末,利息净收入仅为0.66亿元,占全部营收的比例仅为12.72%;同期投资收益虽然也小幅回落,但一直保持在4.5亿元以上,2018年投资收益为4.67亿元,占比高达89.98%。

去年,随着监管部门关于“回归业务本源”、扶持本地实体经济建设的指导要求,运城农商行的收入结构出现明显变化。2019年末,该行利息净收入达到1.4亿元,占比升至24.1%,而投资收益占比依然达到77.97%。

进入2020年,运城农商行收入失衡的状态再次反弹。上半年利息净收入占营收的比例为16.41%,投资收益占比上升至84.35%。

老赖股东贷款逾亿元

2019年度报告显示,运城农商行前身为运城市盐湖区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成立于1989年10月26日,2008年1月27日改制为运城市盐湖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2年12月27日,再次改制为山西运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运城农商行下辖1个总行营业部,40个支行、6个分处理处;共有12个企业法人股东及692个自然人股东。

截至2019年末,运城农商行持股比例超过5%的股东分别是运城市御苑置业有限公司、山西骏达木业有限公司(下称“骏达木业”)、运城市凯达印刷包装有限公司(下称“凯达印刷”)。持股比例分别为9.92%、8.33%和6.6%。

引人关注的是,运城农商行多名股东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单,并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而该行第二、第三大股东骏达木业、凯达印刷位列其中。

天眼查显示,骏达木业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在2017年-2018年期间,6次被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名单。

此外,天眼查还披露了骏达木业的19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的信息。时间最早的一次是2015年5月6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显示,该院于2015年5月6日立案执行申请人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骏达木业“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一案,因骏达木业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本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骏达木业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骏达木业及(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 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李家祥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第三大股东凯达印刷共有4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凯达印刷和骏达木业一样,也有19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的信息,最早的一次立案时间在2016年10月31日。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显示,本院于2016年10月31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李某某申请执行凯达印刷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因凯达印刷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该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 ,对凯达印刷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凯达印刷及(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陈维凯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记者注意到,骏达木业和凯达印刷在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期间,都与运城农商行有关联贷款。该行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骏达木业关联贷款余额为8550万元,凯达印刷关联贷款余额4799万元。截至2018年,骏达木业尚关联贷款余额为8769万元,凯达印刷关联贷款余额4800万元。2017年,运城农商行的年报中没有关联交易的信息。

值得关注的是,骏达木业和凯达印刷在运城农商行的入股金额为8400万元和6660万元,持股8.33%和6.6%。其中,骏达木业关联贷款余额已经超过其在运城农商行的投资额度,凯达印刷关联贷款余额也超过投资的70%。此外,该行在年报中没有披露关联贷款的类型、是否有抵押物和担保方。

不仅如此,天眼查还披露了运城农商行3条股权出质信息。记者发现,3名出质人均是个人,在2019年2月19日同一天将1932万股出质,质权人同为山西临猗农村商业银行股。其中,出质人景宇峰除了是运城农商行的监事外,还是山西中财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运城分公司和运城市合盛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的负责人和监事。目前,这两家公司的经营状态显示为注销。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